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电影感知的心理机制


□ 黎 萌

提要|自心理学家杰姆斯·J·吉布森以来,当代科学在感知运动这一问题上获得重大突破,其成果在视觉艺术研究中带来革命性影响,对当代电影理论中认知学派及其理论原则的形成具有决定性影响。本文着重分析新观念对基于“视觉暂留原理”的传统电影理论的冲击,以及在电影制作和研究方面不容忽视的意义。

混乱和误解占了上风。我们被要求去设想一种内在于头脑中的装置,它类似于用来为外部世界照相的装置……我们都明白快照是什么,我们也都明白,电影是一系列快照。要是有人告诉我们,一部电影呈现给我们的就是一系列通过所谓“视觉暂留”联结起来的视网膜上的快照,我们当然会深信不疑。但是,我们错了。
——杰姆斯·J·吉布森1

引言

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认知电影学派兴起,在当代电影理论和视觉研究领域形成了重大影响。与已往的理论流派或者思潮相比,这个学派的主要特点并不在于强调某种美学观念,或秉持某种意识形态立场,而是有着更大的雄心——在当代科学的背景下系统地改造传统电影理论。认知学派以“科学主义”、“理性主义”为旗,尽管这两者都是当代人文主义思想批判和攻击的对象。当然,抽象地谈论科学与人文的关系毫无意义,尤其在这两个概念的范围都没有界定的情况下。但具体地说,当代科学是否能为我们理解电影、研究电影提供新的起点?认知学派做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们的一个基本出发点就是:在电影理论中拒斥传统的“视觉暂留理论”。
生活中,“视觉暂留”是一个被广泛运用、几近常识的概念,即物体在人们的视网膜中成像,而在物体移开后,这个视网膜影像还会延续0.1秒左右的时间。这个概念在电影技术和艺术领域具有最核心的地位,因为人们历来认为,电影之所以是“运动”的,正是由于利用了这种视觉暂留效应——因为事实上存在的只是一幅一幅静止的画面。毫无疑问,电影技术的发明过程正是以这一原理为指导的,从静态摄影到活动摄影的技术演进过程,就是利用视觉暂留原理来使静态影像产生运动效果的过程。这一观念虽然根深蒂固,但随着当代科学的发展,它受到了越来越多的质疑。这个原理究竟错在什么地方?继续相信这个原理、或者拒斥这个原理,是否会给电影理论带来实质性的影响?这种科学问题对于电影实践有无直接的意义?要直接回答这些问题是困难的,因为它们不仅涉及相关领域的研究和实验得出的结论,还涉及到人类对自己的视觉能力的重新认识。本文将略述半个世纪以来研究者们在这个问题上艰难的甚至不无痛苦的探索历程,再回到视觉暂留和电影运动的问题上来。

无法看见的“看见”

人看见一个东西,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但是,一个令人多少有些沮丧的事实是,“看见”本身是无法被人所看见的。
我们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描述自己的视觉经验内容,却无法直接描述视觉本身。科学在客观世界的研究中突飞猛进,但在研究人自身的感知能力方面却是步履维艰,原因就是,我们能够观察世界(看、听、触等等),但我们的观察能力本身不可观察。当然,我们可以对人体进行“硬件”方面的研究——细胞、神经元,各种生化反应。但是,人类的感知和思维能力是否能最终还原到生理、物理的层面上来说明,还是争议重重的事情;即便理论上可以在生物细胞的层次上说明人的一切,我们也不能等到把每个硬件都弄明白之后再来解释自己的感知和思维过程。好在人类还有一种能力,就是运用各种模型来提出假说,进行推论和验证。我们了解自己的大脑的过程就是这样的:由于我们没法直接地、充分地了解脑的机能,人类几千年来一直在根据最新的技术来构造理解大脑的模型:古希腊人认为大脑是像一架石弩那样运转的。莱布尼茨把大脑比作一台碾磨机。弗洛伊德根据液压和电磁系统来理解它。而英国伟大的神经心理学家谢灵顿认为,脑的运转与电报系统是一样的。约翰塞尔说“承认这一事实,也许在很多人看来不够体面” 2, 但不借助这样的模型,我们很难直观地设想自己的思维、感知系统的工作方式。我们确实通过自己发明的东西来构造解释自己的模型;当我们发现这些模型不够用或者用错了的时候,往往就是对自己的了解进步的时候。
“视觉暂留原理”是错误的,但它是一个深刻的错误。这一原理是以照相机为模型来解释人类视觉的结果。有人会说,“视觉暂留”是中国古人就已经发现的现象,跟照相机有什么关系?前面已经说过,这里的问题不在于描述某种视觉现象,而在于如何刻画视觉经验。中国古人有对这一视觉现象的朴素的认识,但并没有据此来构想视觉经验运作的方式,否则今天的视觉暂留原理也许会以走马灯为模型。巴赞曾经描述过西方人在造型艺术中追寻“真实”的视觉效果的历史。然而人们对视觉真实的理解,跟那个时代人们的视觉技术手段是直接相应的——几何学发达的西方人,很早以前就把平面投影的几何法则理解为视觉经验发生的原理;随着直线透视法的发现,人们开始把光线汇聚于眼睛的情形理解成一个“视觉金字塔”或者“视觉锥体”,“那些线条的一端聚焦于观者的眼底”3。而照相机的发明,不仅是追求视觉真实的结果,也为人们理解什么叫做视觉真实提供了直观的模型。人们认为,照相机拍到的正是我们看见的东西,照片复制的正是我们在那一瞬间的视觉经验。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