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比夜色温柔


□ 董玉明

疤脸正咧着嘴和几个司机哥们聊天,一个女孩已经拉开他停在路边的桑塔纳,靠在后车座的阴影里,疤脸立刻把手里的烟屁弹到一边。哥们来活了。他说。
疤脸将车子发动后,才漫不经心地问女孩上哪,然后侧身回望了一下后座。他怪异的笑脸在幽暗的街灯中显得有点僵硬,女孩并没有在意他的表情,她的心思大约正停留在窗外。去东大岭。女孩的声音听上去有点潮湿。疤脸果然在一瞥之间看见了女孩正用指尖擦拭着眼角的泪花。疤脸本来想问问她是否带够了打车钱或者去那么远的地方干什么,随即又把脸转向了前面。管那么多干嘛?疤脸在车窗上瞄见自己带着几分恶相的脸。大半夜的有人敢坐我的车就不赖了。而且还是个女的。他又想。
车子在大街上一路行进,窗外扑朔迷离的夜色让人有点不知所措。疤脸胡乱地说了两句什么,女孩并不理他。女孩正从情感迷失中走出来,似乎对疤脸有了几分警觉。她自言自语地问:这车上怎么没有防护网呢?她随即将身体靠在车门边,手里紧抓着小皮包,像要随时跳车奔逃一样。疤脸用尽可能温和的语调说:天这么晚了,你一个人走路可要小心些呀。他隐约地感觉到女孩在颤抖。他再一次回头善意地咧了咧嘴。
女孩年纪不大,短发向上翻翘着,晶莹的双眸中闪动着—丝恐慌。她紧抿着双唇,连呼吸的声音都清晰可闻。疤脸大脑中掠过一阵悲哀。要不是那年他与两个打截出租车的小子动了手,让人用刀给花了脸,他才不会带着这么一副让人恶心让人讨厌的鬼面孔呢。他特别想把这种心酸的感觉跟后面的乘客说说,不过还是知趣地把烟叼在嘴上,把话咽了回去。车突然停了,一个膀大腰圆的大个子不由分说地打开车门,满满地塞进副驾驶的位置上。他喷着酒气对疤脸说:去东大岭。
疤脸和女孩同时说车里有人了,你找别的车去吧。大个子这才注意到车后真有人,他想了想说:她去什么地方?女孩抢先说:去我男朋友家,在前面。大个子并没有下车的意思,半是商量半是要挟地嚷着:这大半夜的哪有什么车呀,快开吧别磨叽了,少不了你的钱。外面果然已经是黑漆漆的一片,这地界常常发生交通事故,而且也有过打截出租车的事情。疤脸在女孩抱怨的斥责声中重新起动了车子。
大个子这时才有机会看看疤脸,他这一看也显出几分不自然来。他回头瞄了瞄女孩,脸上也带着不阴不阳的笑容,女孩像躲避瘟疫一样把已无血色的脸转向窗外,车内死寂—片。突然谁的手机响了,大个子和疤脸一起向腰间摸去,女孩这时非常不情愿地从小包里掏出一个精巧的手机,用小心谨慎的声音跟手机里的人说:我马上就回家了,你放心吧。到家我给你打电话,OK。然后她抱紧双臂试图不让自己再度颤抖。他们终于看见了亮光,是一座路边的加油站,女孩再也不想坐下去了,她胡乱地塞给疤脸二十元钱,就推门下车走掉了,只剩下大个子和疤脸呆呆地愣在那儿。
十分钟后,大个子进了家门,他没有弄醒妻子和儿子,而是把肚里的东西呕吐了出去,然后悄悄地爬到了床上。他想:那个司机长得真吓人哪,这小子别是想使坏吧。疤脸那时正在路上跑空趟,他有点困了,他咧着嘴巴哼着不成调的曲子,心里胡乱地想:后上车那小子不像什么好人,那女孩吓得够戗,她可别把我也当成了坏人。......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