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读《破壁记》


□ 何 庄

  我读长篇小说《破壁记》(陈登科、肖马合著,人民文学出版社版)而悚然有感:这是真实的纪录,这是血泪的诉说,这是对沉痛的历史教训的探求。
  十年浩劫,墨面万家,大地沉沦,人间何世。人称是历史的大颠倒,民族的大悲剧。近年以来,许多文学作品取材于此。我想,这并非作家们有意沉湎于往事的悲怆,而是因为文学只能是生活的忠实反映,只能是作家所感所思的结晶。历遍大千世界,谁曾见这样的光明与黑暗、正义与邪恶的大搏斗,何尝见文明与人性遭受如许酷毒的摧残。一切历史的沉渣泛起,恶臭喷天,旋舞而且升腾;一切美好事物被投入炼狱,在魔怪的狞笑中被炮烙,被车裂。然而人间的良知却仍未泯灭,人民的抗争如地下熔岩,熠熠奔流,遂有“四五”革命的大爆发。这里有恶与丑的极致,也有善与美的极致。种种世态,种种人情,无不在令人目眩心战的动荡中显出善恶美丑的本相,这自然就成为文学丰富的题材。而这一切,又并非自天而降,而是有着极为深刻的历史、社会的原因。绝处逢生,痛定思痛,为了使悲剧不再重演,为了记取教训,清除污秽,奋然前行,人们必然要从多方面来探求。这种探求,就给文学带来了重大的主题。这方面的短、中篇小说已大量问世,于文学勃兴的大浪潮中异峰迭起。但是,在较广阔的规模上反映这场搏斗,并从历史的发展来探求生活的某些规律性的长篇小说,由于需要有较多的熔铸的工夫,一时似乎还少见。《破壁记》也许是最先出现的一部。
  有一种说法,仿佛认为旧时代为父母守孝,也不过三年,目前需要的,应是发愤图强,高歌猛进,种种伤怀往事,又何必重提呢?我想,倘仅止于哀苦,而并无鼓舞,那自然是不足取的。然而,文学写作不同于守制,倘向严酷的岁月寻求历史的教训,激发斗争的勇气,坚定前进的信心,却仍然非常需要。
  《破壁记》便是明证。
  此书以被“四人帮”禁锢七年之久的某市委书记安东为线索,写他自一九七四年春获释复职,到一九七五年秋又重新锒铛入狱的一段经历,从而展开了较为宽阔的生活画面。这一段时间,正是十年浩劫中革命者和人民大众同“四人帮”交战十分尖锐激烈的日子。写这一段,更可见善与恶搏斗的执着和艰苦。为了展示某些人物的品格和命运,小说上溯到旧社会;为了探索悲剧滋生的渊源,则又回叙到所谓“一天等于二十年”,社会主义生活准则开始遭受破坏的狂热年代。这就使小说具有某种历史的深度。
  即使是最荒诞的恶梦,也难以设想人间竟被这样地颠倒。战争年代就出生入死,献身于党和人民的革命者,如安东,还有他的战友昔憬、程璞、周钢等人,居然忽而成为“无产阶级专政”的罪囚;而往昔的敌人,如特务许立、诈骗犯方绍武等人,却摇身一变,成为“革命造反”的赫赫显贵。多少勤劳善良,对人民有贡献的人,如昔憬的妻子、在旧社会曾备受凌辱的女艺术家秦斐;朝气蓬勃,一心建设新农村的田义寿;心灵手巧、多才多艺,为发展生产四处奔波的养蜂人田嫂;秉性耿直、朴质善良的生产队长耿长贵;刚直不阿,废寝忘食地苦钻革新的技术员范一舟;多少可敬可亲可爱的男男女女,无不遭到悲惨的命运。小说更以饱含感情的浓墨,写出了一代青年遭受的荼毒和戕害。如无辜成为“现行反革命分子”的昔霁;惨遭蹂躏或备受折磨的女青年李秀萍和郑芸;以及被林贼选为“妃子”,屡受侮辱最后自毁面容并死于非命的柳萌,和因为知道“四人帮”的罪恶,终于在蓄意制造的冤狱中被灭口的青年军人史桢;真是斑斑血泪,遍地冤魂。
分享:
 
摘自:读书 1980年第09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