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武训传》的冒险:“批判与歌颂结合”


□ 吴 迪

在《武训传》批判 35年之后,孙瑜总结经验: “《武训传》一方面评述武训‘兴学的失败’,同时又用一种夸张的艺术手法歌颂他为穷孩子艰苦奋斗一生的‘精神’。这种‘批判结合歌颂’的艺术手法是一个冒险的探索,可能影响主题思想的准确体现。”应该说,孙瑜的总结是有道理的。但是,他还没有说到点上, “武训不足为训” (夏衍)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换句话说,在新中国的语境下, 《武训传》的出现是一个异数。这个异数的出现固然是“思想混乱”的结果,同时也是“批判结合歌颂”的胜利。
“批判结合歌颂”的艺术手法虽然蒙蔽了审查者的眼睛,但是,也造成了政治话语与个人话语的矛盾冲突。这一矛盾冲突首先表现在历史观上。按照意识形态的要求,人民创造了历史,阶级斗争是推动历史发展的动力,阶级合作是统治阶级缓和阶级矛盾的策略,它只能拉历史倒退。 《武训传》显然违反了这一规定。它既反对阶级压迫,又肯定阶级合作。请看影片前半部对阶级压迫的描写:7岁的武训拿着自己挣来的钱和一本《三字经》,走进私塾学堂,恳求私塾老师收留自己念书,老师怒气冲冲抢过小武训手中的钱和书,大骂着“滚!岂有此理,滚!”将小武训赶出大门。青年武训在张举人家扛长活,举人承诺一年给他六吊工钱。武训受苦受累干了三年,从来没有想过领工钱。一日,家乡的大叔找他,告诉他大娘病了。武训恳求东家发给他三年工钱给大娘看病。张举人打开账本,大笔一挥: “庚辰三月支九吊,辛巳二月支九吊”,然后,拿着假账告诉武训,他的工钱全支完了。武训哀求他,做事要凭良心。举人大怒,命打手赵熊将他捆起来痛打。如果编导沿着意识形态的规定走下去,后面的故事就应当是阶级的反抗,就像几十年来我们司空见惯的模式一样——受压迫者忍无可忍,逼上梁山。然而,编导写的是武训,他要尊重历史,尊重武训。也就是说,他的个人意志和他所选择的叙事客体使他必须坚持另外一种历史观。
于是,我们看到了影片后半部关于阶级合作的描写:行乞30年后,武训拿着积攒的钱,来到当地的著名士绅杨树坊进士家。在杨家门前跪了三天,感动了杨进士。杨进士将他扶起,答应帮他办义学。于是,杨进士召集了三四十位士绅商量如何共襄义举。年轻的士绅郭芬怒斥张举人对武训的诬蔑,率先为义学捐款,士绅们亦为武训的苦操奇行和大公无私所感动,纷纷解囊相助。站在一旁的武训,颤动着花白的胡子,欣喜得老泪纵横。二十间瓦房的义学完工, “崇贤义塾”建成了,武训请来了方圆二三百里学问最好的崔准出任老师。开学典礼上,崔先生向学生们讲话: “没有钱的穷孩子们,你们今天能在这里念书上学可真不容易啊!你们要好好用功,不要辜负了武七老先生,他讨了 30年的饭,扛了30年的苦活,才修起了义学。你们都是庄稼人的孩子,庄稼人因为不识字,从小苦到老,所以你们一定要好好地念书、识字,也免得被别人欺负,也可以懂得圣贤的道理。”杨树坊、郭芬、崔准是士绅阶层的代表,士绅阶层是统治阶级中的一员,统治者与被统治者居然走到了一起,共同致力于免费教育,以改变穷人的命运。这是在宣扬改良主义的历史观,在这种历史观看来,统治阶级,至少其中的某些阶层并不像意识形态规定的那样坏,他们有良心、讲人道,关心弱势群体,很愿意为贫下中农服务。也就是说,压迫阶级与被压迫阶级之间有着共同的道德,共同的人性,共同的需求,他们一道创造着历史。因此,推动历史的不仅有阶级斗争,还有阶级合作。
尽管编导后来按照意识形态的规定告诉人们,武训和义学被地方长官和清廷所利用,兴学失败了。但是,杨树坊、郭芬、崔先生的形象仍旧感动着人们。很多批判文章钩沉索隐,不遗余力地论证杨树坊是当地的恶霸地主、民团头目,是镇压农民造反的刽子手的原因就在这里——只有把杨树坊这个支持义学的代表简化、丑化成一个完全彻底的阶级敌人,规定中的历史观才能成立,郭芬、崔准等士绅的阶级合作才会变成“伪历史”,武训的投降主义罪名才能落实。
两种话语提供了两种历史观,两种历史观有着不同的政治选择。以阶级斗争为历史动力的历史观自然要选择革命,而承认阶级合作者自然要赞同改良。因此,影片在提供了两种历史观的同时,也提供了对革命与改良的不同阐释。孙瑜和他的同事们、领导们以为,加上周大造反这一条线,就可以使影片符合意识形态的要求。然而,这一文一武之间的关系却成了陷影片于政治灾难的陷阱。片中有两处周大与武训的对话——周大杀出牢狱之后,到破庙里拉武训人伙。周大劝武训: “武七,你跟咱们一块去当响马吧!这个世道不是咱们穷人过的啊。我们要杀,杀尽这些狗官恶霸。”武训迟疑地问: “杀?杀行吗?杀,他们这么多人,也杀不光啊!我看还是办义学要紧啊!”周大莫名其妙: “义学?”武训解释:“义学,让穷孩子都有书念。”周大明白了:“好,武七,你来文的,我来武的,咱们一文一武,让这些狗官恶霸知道我们老百姓不是好欺负的。咱们再会吧!”武训办了第一所义学之后,去买粮救济饥民。路上遇到了周大带着的一伙响马。周大对武训说: “七哥,听说你办了个义学,真了不起,可是庄稼人单凭念书就干得过那些狗官和恶霸吗?不行的,小心他们骗你。”武训: “骗我?”周大抽出锋利的马刀,用两个指头弹得钢刀锵锵地颤响: “要凭这个!”武训: “全靠杀人行吗?”周大: “可惜我没有一个好头子,好好地带我们干!洪秀全到了南京,上了宝座,就忘了我们穷人……可是我们还得干下去!”周大一跃上马,在马上兴奋地挥臂: “造反哪!大家一齐干吧,总有一天,这天下都是咱们穷人的!”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