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尹马的诗


□ 尹 马

   原名尹朝勇,1977年出生,1996年参加工作。已在《诗刊》、《星星诗刊》、《绿风》、《滇池》、《诗神》、《时代风采》、《青年文学家》及各类地方报刊杂志等发表诗歌、散文500余件,在校时曾主编民刊《骑手》、《星星草》。现在云南昭通市镇雄县政府办公室工作。

  打铁

  再过一些时候,我就会打完一座村庄

  湿地里的石头 被大风搬运

  那些提前到来的铁的元素

  在呐喊。急促的风箱里

  不断推拉的手

  能隐喻什么?

  我在自家的茅屋里打铁

  我在泥土变硬的谎言里打铁

  在祖先的遗训里打铁

  在看不见的命运里打铁

  第一锤,我打自己的身世

  在那些铁的事实面前

  我的贫穷通俗到一粒短小的钉子

  我的祖辈如尘埃一样,经不住

  记忆的锤炼。第二锤

  我打故乡的经脉,那些错杂的阡陌

  在金属面前,被迫卖给雨水和盐

  身后是父亲,左右是看不见的秋天

  第三锤,打散落的雪片

  四溅的火星,烫伤了我的徒弟

  和女人。第四锤

  打自己的骨头,燃烧的火苗

  手中的锤,瞬间瑟缩成黄昏中的纸币

  被不断偷走的冬天

  我在自家的茅屋里打铁

  左一锤打自己脆弱的灵魂

  右一锤打时光中孤独的背影

  抚琴

  抚琴之人坐在琴声中

  他抚摸过的流水

  淌在一首狭窄的诗里

  抚琴之人在秋天

  他谱写过的每一道阡陌

  在呜咽的琴声中被盲孩梦见

  我丢失了的故乡,最初的家园

  在你四散的琴声中

  能找回吗?

  抚琴之人手握城市的灯火

  和我的悲伤

  他吟唱过的黄昏

  一个孩子置身其中

  大地是一座黑暗的琴箱!

  爱人

  她走远了,在街边,夜晚是一只肥硕的虫

  可为何还有暧昧的歌声经过

  我似醉非醉的生活?

  爱人回来吧!就在昨天

  我还和你相爱 连街边被人踩旧的落叶

  都知道你不可能逃出自己的孤独

  当一些陌生的人擦你的肩

  掠过你裙影里破碎的花边

  我们世俗里美好的生活从什么时候开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彝良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彝良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