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沾上“有毒”男友,我如何逃离凌辱的生活


□ 乔淑慎

  沾上“有毒”男友
  
  “今天下午三点,我们在武广附近的一家咖啡厅见面,就算是最后一次谈判吧,把所有的话都讲清楚。如果你胆敢爽约,一切后果自负。”
  这是昨晚梅德发来的一条短信,说实话,他是否真有诚意结束这长达大半年的纠缠闹剧,放我一马,我没有任何信心,但“一切后果自负”这句话,我却深信不疑……
  去年初春,伴随着又一个工程项目的竣工,身为质管部主管的我开始了新一轮的忙碌,我一个人负责竣工资料的编制,工作繁重又枯燥。周五的下午,好友菁菁打来电话,说她有位朋友过生日,大家约好去东西湖玩,问我有没有兴趣。周末正好没事,我一口答应了下来。
  那是我第一次去东西湖,前来接站的有三个男人,大家一起吃饭,然后去唱歌。K歌时,其中一个叫梅德的男人不知从哪儿弄来一些麻果、K粉招待大家。我起初不肯沾,可菁菁说只是刺激一下,没什么,禁不住他们再三劝说,我也尝试了一下。那天晚上,大家玩得很HIGH,觉得又新鲜又刺激,纷纷夸梅德蛮闪(武汉话,很酷,会玩之意)蛮讲味。
  玩到尽兴时,时间已过午夜12点。“上我家休息吧,这么晚走夜路,你们两个女孩不安全。”梅德开了口,他在汉口一家公司做会计,离异,和女儿、母亲一起生活。
  菁菁好像很乐意,回头征求我的意见,我没吱声,觉得女孩子去别人家留宿有些失礼。“别担心,我的女儿和妈妈都在家,不会吃了你们的。”梅德开了句玩笑,把大家逗乐了。
  菁菁用力捅了我一下,马上答应下来。
  那夜,梅德表现出中年男人特有的风度和细心,端茶递水,楼上楼下地忙活开来,连毛巾牙刷这些小细节都考虑周全。临睡前,他还给我们一人一把刀,嘱咐我们压在枕头底下,防身用。
  第二天一大清早,门外响起了咚咚的敲门声,原来,得知家里来了客人,梅德9岁的女儿吵着要上楼来看我们。“两个姐姐好漂亮啊!”小丫头脱口而出。“哪位姐姐最漂亮呢?”梅德一把抱起了女儿问道。“这个穿白色裙子的姐姐。”丫头翘起兰花指,笑笑地指向了我。这时,梅德眼角的余光悄无声息地扫了过来,意味深长。
  那之后,梅德主动和我短信联络起来。说来也奇怪,尽管他绝不是我的理想男友对象,我却不知不觉间和他越走越近。他的体贴细腻让我备感放松,他的讲味又让我觉得蛮闪蛮有面子——每次朋友相聚,他总能弄些麻果、K粉之类的来招待大家。
  当发现我们的距离超出普通朋友的范围时,我不免有些害怕了,思前想后,我先开了口,“我们只是相互喜欢才在一起,并不代表将来会怎么样。”“那是,你父母绝对不会同意你嫁给离过婚的男士,更何况还带着一个伢。”听到梅德斩钉截铁的回答,我的顾虑顿时烟消云散。
  
  噩梦的开始
  
  随着工程项目的结束,我也难得有个小假,在家休息了一个月。那些时,梅德似乎比我更闲,天天跑来找我。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古今故事报·绿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