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京的坛


□ 王松波

有太多太多的东西———且用“东西”这个词吧———北京都是独树一帜的。
坛文化在北京也是独树一帜的。
北京原有九座坛,这是从秦牧的《社稷坛抒情》里知道的。“九”,一个透着至尊意蕴的数字,古人在《素问》中不是就说过“九”是“天地之至数”吗,“九”是一个大得不能再大的数,因此又常常用来表示虚指的极多之数;而“坛”字,也是一个透着神秘感令人生敬畏之心的词,她的本义是“祭天神及远祖之所”。“北京”,“天地之至数”,“祭天神及远祖之所”,这些都令我对北京的坛肃然而生敬意,发愿如果有一天能来到北京,一定要遍履北京这九座坛。但数来数去,却只数出了六座———天坛、地坛、日坛、月坛、社稷坛、先农坛。于是,我每每在思慕北京,思慕北京的坛时,怀一点点困惑:另外三座坛,去哪里了呢?
终于,我来到了北京,并且有足够的时间把京城仔细地阅读,我阅读的第一个主题就是———坛,北京的坛。真是开卷有益,我终于找齐了九座坛———原以为是一座坛的天坛实是两座坛———圜丘坛和祈谷坛(也就是祈年殿);而先农坛里还有一座太岁坛;另外皇家园林北海里还有一座先蚕坛,这样就是九座了。
我不知为何对北京的坛有那么浓厚的兴趣,这或许是因为秦牧的那篇文章,或许是因为天坛那阔大的气派,金碧辉煌的色彩,卓越超凡的构造,以及神秘的氛围。因为我最初走入的就是天坛,或许还因为这些坛相互之间都有着紧密的联系,它们展示了一种历史、现实、自然、人文以及中华文化之间的关系。因为仅从这些坛的名字上,我们就可以领悟它们的内涵,天、地、日、月、政权、农桑、年岁,哪一样不是和我们的生活密切相关?自有人类以来,我们便头顶着天,脚踏着地,看日升日落,看月圆月缺,企盼着天下一统,江山安宁,祈求着五谷丰登,有衣有食,岁岁平安,因而,这些祭坛便反映了一种现实。当然,它们都是有着浓重的神秘色彩的,形成了一种祭坛文化,这种文化紧密地和统治者,和政权,和强化对人民的统治结合在一起。
从建筑的位置上,我们也可领略一种文化。天坛在城南,地坛在城北,这就是“天南地北”之说;日坛在城东,月坛在城西,这又含“朝日夕月”之意;而社稷坛则是在紫禁城之右,根据的是“前朝后廷,左祖右社”的规制,紫禁城之左就是太庙;先蚕坛设在皇家园林北海里,似也有一定道理,因为祭祀蚕神的是皇后,蚕桑是女人们的事,在后花园里祭祀蚕神便也顺理成章;至于先农坛的位置我是纯靠自己的臆测了,它位于天坛之西,皇帝在那里亲自耕作,祭祀神农氏,并求值岁之神太岁保佑岁岁平安,这似乎和在天坛祭天、祈谷密切相关,再说面南为尊,皇帝总不能把他的那一亩三分地放在别的地方。在看了天坛和地坛之后,我深刻感受到了一种“天圆地方”的寓意,天坛的圜丘坛、祈年殿、皇穹宇都为圆形,而地坛则为方形,诚可谓“天似盖笠,地似覆盘”。特别是祈年殿,这座鎏金宝顶、蓝瓦红柱、金碧彩绘三重檐的圆形大殿,像伞一样,逐层收束,似在努力地接近着天宇。这些建筑在数字的运用上也奇偶分明,圜丘坛和祈谷坛的台阶每层都为九,各为三层,而地坛的台阶则为八,共两层,同样,日坛的台阶也为九,月坛应为八,但月坛的坛台早就荡然无存,已无法计数,不过先农坛也为八,这是说耕种也和土地有关,盖天为阳,地为阴,日为阳,月为阴,奇数为阳,偶数为阴,九又被称为极阳数,因而传统文化中的阴阳观便在这些数字里得到体现了。同样,阴阳五行之说在社稷坛也有所表现,三层方坛之中覆有五色土,黄土居中,东青、西白、南红、北黑,并分别配有土、木、金、火、水五神,真是天下之地“莫非王土”了!......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