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白色气球


□ 吴 君

这一年的小影才六岁,日子枯燥得要命。但小影从来没有认为自己有不干家务的特权,虽然她是一个得过小儿麻痹症的孩子,不用去耕地,但拾柴禾剁鸡食煮猪食,还有削土豆皮儿和摘芹叶子之类的活儿是她的。每天一定要等到把这一些事情做完了,才有可能去外边玩一会。
这样一个小傻瓜一样的孩子,在过了年之后,突然看见她家里招了一个房户,这让她很高兴。终于可以有人一起玩了。她不想跟自己的弟弟妹妹们在一起了,因为他们除了一天到晚跟她抢吃的就不会别的了。
房户在东北那个地方就是房客的意思。房户是一个山东人家,像这样的山东人在这个村里到处都是。后来小影长大的时候甚至想,这是一帮笨蛋、窝囊废,有这么多自己家乡人还不造反,顺便也就把村子改成山东村。当然这就是后话了。可是那个时候谁会想这样一些不着边际的事儿呢?吃饱了饭也还没冻死就算不错了。
这一年,村里许多人都参加了武斗,就连小影的母亲这个没有一点文化的女人也有了不愿意回家的意思。在村里人还没有思想准备的情况下,她突然间成了另外一个女人,似乎没有一个人明白她到底要干什么。虽然她只是把黄而枯燥的头发用夹子别在了脑后,但人好像换了一个,说话的语气和双手的动作就像是一个城里指挥人过马路的警察。小影虽然没有见过真警察,但在电影里她可是看过的。本来也就是一个不怎么爱孩子的女人,这一下更好了,家里的孩子这回就好像更不是她的了,她竟然一天到晚连饭也不回来吃了。
秋天的时候,那些闹得最欢的人被抓到公社去了,没有办法,小影的母亲只好回家,但除了吃饭,她再也不愿意从炕上起来了。
话说小影眼里的这家房户,男人长着一张特别喜欢笑的脸,有一次小影认真地数了数,发现他前面的八颗黑牙基本上全露出来了。没事的时候,他就笑眯眯地干着木匠活。开始,笑眯眯的样子好像还可以,但是时间长了小影就有点烦了,一天到晚地笑,有什么好笑的呢?小影一家可都是挺愁的,哪有那么多开心的事?所以小影一家都有点烦对面的房户。可是人家也没有得罪你,再说了,笑也不是什么罪。除了男人,这家的女人也经常露出一口黄牙,这更让人烦,但烦归烦,日子还要这样过着。
直到过了一段时间,山东男人的弟弟来了。他是和哥哥一家人住在一起的。
不知是因为他长了两撮小胡子还是因为他姓胡,总之,大家就叫他小胡。不过小影的奶奶背后就叫他老盲流子。他长得很黑,笑起来并不发出声音。他从来不下地干活儿,他最喜欢做的事儿就是照镜子和偷偷地用小影家的菜板压自己的裤线。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能让一条内裆都已经开线的裤子的裤线非常笔直。这样的裤子在过去小影还没见过。总之,小影对这个小胡有着说不清的好感。她经常有事儿没事跑到对面的房子里去,去了就是站在门坎上看小胡。她看小胡修理胡子,看小胡拔鼻毛,看小胡照镜子,看小胡心不在焉地吃饭,看小胡碗上落了只苍蝇,最后她看见小胡装出恼羞成怒的样子拿着一条又黑又脏的毛巾追赶着打,追到了门口看见了门槛上站着的小影他才不追了,他又无声地笑了。总之他的样子不知为什么有点让小影着迷。
小影就是每天这样都要过去站在门坎子上看小胡,于是她知道这是一个跑腿子,也就是单身贵族或王老五,当然这是现在的说法,在当下这样的人也是一种聪明人或是一种身份。然而在那个时候,这可是一件让人心烦得抬不起头来的事。因为大家都有老婆而你没有,你说这不明摆着是一件让人很难堪的事儿吗?
就这样生活还是偶尔有了一些变化。
有一天的下午,小影发现这个山东棒子家里的小孩子有大半天的时间没有来找自己玩了,这让小影有点受不了。平时这两个小孩子是最不记仇的,即使被小影刚刚推了一个跟头或给踹了一脚,不到一会儿又会来找小影玩了,用小影的话来说就是没脸没皮。而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呢?难道是生病了?小影可从来没有听说谁家小孩生病什么的,倒是听说谁谁家小孩下河洗澡的时候淹死了,或者在外面采野菜的时候给雷劈死了的。死了就死了呗,最多就用一个草席卷到了南山上埋了。
是回关里老家了吗?那可就是一件大事了。到了中午,小影再也不能等下去了,这不是活活气死人吗?
你们有什么理由这样啊?你们不过是逃荒来的人啊!太大胆了!小影心里骂上了。过后小影又生起自己的气了,为什么一定要跟他们在一起玩呢?这样想着并在心里骂着自己,她有点恨自己不争气了,但脚还是走到了这个山东人的家里。她真希望这个路长一点,也可以让自己的矜持维持的时间长一点。然而却只有几步的路,被小影一瘸一拐就走到了。这时她的心咚咚跳动得厉害。当她一脚踢开了门的时候竟然把自己也吓了一跳。让小影没想到的是,他们家里什么也没有发生,只是这两兄弟正蹲在地上全神贯注地对着一样东西,他们的屁股撅得老高,弟弟小山的裤子都差不多随时要掉下来。也正是因为他们的全神贯注,竟让他们忘记了像平时一样对这个小女皇发出那种像对父母一样谦卑的微笑,此刻他们只是拼命地摆弄着手上的这一件东西。而这到底是什么呢?很显然,这是小影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这是一个乳白色的物体,它们非常柔软、细腻,好像涂上了一层细粉。小山用嘴轻轻地吹着,随后,这个可爱的小东西很快就变成了一个大气球。随着这个气球的胀大,她看见了用天蓝色圆珠笔写上去歪歪扭扭的六个字,好像是两个人的名字。在这以前,小影从来没有见过真实的气球,只是她在村里看露天电影见过这东西。这是一种好像让小影做梦的感觉,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可以真正看见它。没想到的是,比村里的穷光蛋都不如的山东人的家里,竟然有一个这么珍贵的东西。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小影和他们一起投入到对这个怪东西的研究和玩味中了。他们本来是一天到晚要像狗一样四处在地里和别人家里找一些比如土豆、茄子还有灯笼果这些东西的孩子,这一个上午他们没有一个人想过别的问题。他们全神贯注地对着这个神秘的东西一会发呆,一会轮流用手去抚摸,有好几次小山弟弟的口水都差一点流到这个宝贝上了。这是一个让人既兴奋又糊涂的上午,他们还从来没有这样过日子,平时她都觉得日子是漫长的,漫长得有点像一天就是一年。直到小影的姐姐气急败坏地来喊她吃饭,小影似乎才缓过一点神来。但是中午的饭吃的是什么?好不好吃?她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就连碗里比平时多了一块肥肉这样重要的事儿竟然也没有特别的感觉。小影这种心不在焉的神态让父亲很不满意:“魂丢了?让黄鼠狼迷了?”这是父亲的话。因为父亲吃过饭就要去南山烧砖了。黄鼠狼是村里人说的作怪的一种妖精。如果这一天不是小影父亲要去南山,小影这样的神态肯定会挨一个沉闷的眼冒金星的大耳光子。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