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白色气球


□ 吴 君

这一年的小影才六岁,日子枯燥得要命。但小影从来没有认为自己有不干家务的特权,虽然她是一个得过小儿麻痹症的孩子,不用去耕地,但拾柴禾剁鸡食煮猪食,还有削土豆皮儿和摘芹叶子之类的活儿是她的。每天一定要等到把这一些事情做完了,才有可能去外边玩一会。
这样一个小傻瓜一样的孩子,在过了年之后,突然看见她家里招了一个房户,这让她很高兴。终于可以有人一起玩了。她不想跟自己的弟弟妹妹们在一起了,因为他们除了一天到晚跟她抢吃的就不会别的了。
房户在东北那个地方就是房客的意思。房户是一个山东人家,像这样的山东人在这个村里到处都是。后来小影长大的时候甚至想,这是一帮笨蛋、窝囊废,有这么多自己家乡人还不造反,顺便也就把村子改成山东村。当然这就是后话了。可是那个时候谁会想这样一些不着边际的事儿呢?吃饱了饭也还没冻死就算不错了。
这一年,村里许多人都参加了武斗,就连小影的母亲这个没有一点文化的女人也有了不愿意回家的意思。在村里人还没有思想准备的情况下,她突然间成了另外一个女人,似乎没有一个人明白她到底要干什么。虽然她只是把黄而枯燥的头发用夹子别在了脑后,但人好像换了一个,说话的语气和双手的动作就像是一个城里指挥人过马路的警察。小影虽然没有见过真警察,但在电影里她可是看过的。本来也就是一个不怎么爱孩子的女人,这一下更好了,家里的孩子这回就好像更不是她的了,她竟然一天到晚连饭也不回来吃了。
秋天的时候,那些闹得最欢的人被抓到公社去了,没有办法,小影的母亲只好回家,但除了吃饭,她再也不愿意从炕上起来了。
话说小影眼里的这家房户,男人长着一张特别喜欢笑的脸,有一次小影认真地数了数,发现他前面的八颗黑牙基本上全露出来了。没事的时候,他就笑眯眯地干着木匠活。开始,笑眯眯的样子好像还可以,但是时间长了小影就有点烦了,一天到晚地笑,有什么好笑的呢?小影一家可都是挺愁的,哪有那么多开心的事?所以小影一家都有点烦对面的房户。可是人家也没有得罪你,再说了,笑也不是什么罪。除了男人,这家的女人也经常露出一口黄牙,这更让人烦,但烦归烦,日子还要这样过着。
直到过了一段时间,山东男人的弟弟来了。他是和哥哥一家人住在一起的。
不知是因为他长了两撮小胡子还是因为他姓胡,总之,大家就叫他小胡。不过小影的奶奶背后就叫他老盲流子。他长得很黑,笑起来并不发出声音。他从来不下地干活儿,他最喜欢做的事儿就是照镜子和偷偷地用小影家的菜板压自己的裤线。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能让一条内裆都已经开线的裤子的裤线非常笔直。这样的裤子在过去小影还没见过。总之,小影对这个小胡有着说不清的好感。她经常有事儿没事跑到对面的房子里去,去了就是站在门坎上看小胡。她看小胡修理胡子,看小胡拔鼻毛,看小胡照镜子,看小胡心不在焉地吃饭,看小胡碗上落了只苍蝇,最后她看见小胡装出恼羞成怒的样子拿着一条又黑又脏的毛巾追赶着打,追到了门口看见了门槛上站着的小影他才不追了,他又无声地笑了。总之他的样子不知为什么有点让小影着迷。......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