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们这个时代的秘史


□ 冰 竹


对于我来说,最好是去搞一个假文凭,巴兰大学的。我听说有了这所大学的文凭会很风光。你从报纸上或者从你的日常生活中经常看到听到这类事情,那些拍马溜须不干实事的官员因为形势所迫,通常会弄到一本豪华响亮的假文凭;他们还风风光光地出现在电视荧屏上。所以你就会想当然地认为我可能就是这类人物。
我想弄到假文凭的目的是为了爱格。爱格说过,我至少也得是个大学本科。其实,我是一个小偷,一个有了许多年偷龄的小偷。只不过是我的生活境遇稍微发生了一点点改变而已。我想得到一点虚构的荣耀和一点心理补偿。正是由于我的小偷生涯,我看到了或者听见了你所不能看到或听见的一些事情。我之所以将它说出来,是因为它在我心中多少有些意味。
李延,男,47岁。巴兰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发表《关于卡夫卡的文学创作构想》和《马尔克斯与〈家长的没落〉》等论文多篇。出版有论文集《文学的重构》,《小说的原初体验》。
千万别误会,我不是一个文学爱好者。它是我从教授李延家出来时,顺手牵羊从他的书桌子上带出的一本杂志上看到的。我记不清楚那是第几次行窃。从教授的屋子里出来的那天,我拿着他的钱去了杨湾小区的一家牌铺,在那里打了几天的牌。我除了偷东西以外便无所事事,靠打牌混混日子。我赢了不少的钱,并非我的牌技好,是我的火气好。每当我急需某一张牌的时候,那张至关重要的牌便被我取了过来。同我一起打牌的三位女子开始联手对付我,但也无济于事。晚上九点二十五分,我有些支持不住,胃开始剧烈地蠕动起来了。于是我对女人们说,去吃饭吧。
赢了钱就想走人?坐在我右边的女子说。
右边的女子穿着一件褐色低领的紧身衬衫,两只乳房松弛而硕大。她叫赵小娥,三十八岁。
总不能无休止地打下去吧?山高路远,绿水长流。我说。
后面的那句话也是我从教授那儿偷来的。那天晚上,我翻遍了教授的书柜,试图找出他放钱的地方。后来,书房墙壁上挂着的一块“山高路远,绿水长流”题辞的檀木匾进入了我的眼帘。檀木匾做得精致,上面的字肯定是一个很有名气的书法家写的。我从电视剧《康熙大帝》那里得到了启示,“正大光明”的匾后藏有康熙遗旨。我取下“山高路远,绿水长流”,从一块松动的砖片里取出了一笔数目不小的钱。
算了,别打了,我的精神也有些不济。坐在我左边的女子说道。她叫张翠花。她的眼角有一团白色的眼屎,都两天两夜没回家了。回去老公还不知怎么说呢。
这下好了,我终于有了可以走脱的机会。
散摊后,张翠花提出要吃一顿。我说请她们的客,赵小娥却回了一句:废话,你赢了这么多钱不是你请客还有谁请?她说话的语速有些快,显得很不耐烦。
我带着三个女人走进了桃源酒家,一家位于滨湖西路档次居中的酒店。我们找了一张靠近窗边的桌子坐下,还是按照打麻将时的位置坐着,赵小娥坐在我的右边,张翠花坐在左边,刘阿桃坐在我的对面。我叫酒店的小姐过来。三个女人不等我说话,自作主张地点了一桌丰盛的菜,分明是想敲我一下。当然,我也无所谓,反正总是她们捐的钱。我问她们是否喝一点酒。赵小娥第一个响应,她说,当然要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