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9年苦寻,解开出走女儿的仇母心结


□ 摇 摇



1990年12月9日,福建南平市巨口乡东村35岁的陈娇英经历了人生中最大的不幸:丈夫撒手西去,留下年仅13岁的女儿许晶和两个年幼的儿子,生活一下子陷入了困顿。
1991年夏,许晶告诉母亲说她要辍学去江苏泰州的姑姑那里打工。陈娇英抹着眼泪,送女儿远行。许晶记着母亲的叮嘱,每隔一个月就写一封信给母亲报平安。在泰州给姑姑做了一年多帮手后,她跟新结识的小姐妹到广州海山餐厅当服务员。随着许晶离家的日子越来越长,她写给家里的信越来越少。
1995年秋天,许晶满18岁了。她写信让母亲在家乡为她办身份证,并告诉母亲,她和一位马戏团的驯虎师合伙在一处公园租下一块地皮,现在急着签合同,需要5000元钱。陈娇英帮女儿办好了身份证,又东挪西借了5000元钱给她寄去。不料钱寄去后,许晶从此音讯全无。问遍了熟识的亲友,都说没有联系。当时,村里接连发生了两起十七八岁的女孩在外打工被拐卖的事情,陈娇英听后心中一紧,女儿会不会也被拐卖了?
夜里,陈娇英屡屡从噩梦中惊醒,她哭喊着女儿的名字,一颗心像被大石头压住:不行,我要去找女儿,哪怕天涯海角也要找回女儿!
1996年3月15日,陈娇英卖掉一头猪当路费,匆匆赶到广州,循着女儿留的地址,一路找去,也未发现女儿的踪迹。想起许晶说过准备一起投资的朋友是“天和”马戏团的,她又一路打听来到了广州动物园。但是,昔日的演出地点,除了马戏团的旧海报随风摇曳,已经杳无人影。有两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迎上来,热情地告诉她,她们知道马戏团的地址。陈娇英感动得给了她们50元钱,可从黄昏寻到深夜,仍是毫无踪迹,陈娇英这才发觉自己受骗了。当晚,她在街头窝了一夜。
天亮后,陈娇英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去深圳,她给自己鼓劲:“只要我在这世上活一天,就要找到女儿。”
为了节省费用,在深圳,陈娇英过着流浪般的生活,一碗粥或者两个馒头就是一顿,露宿街头更是常事。3月20日,花光了钱的陈娇英不得不开始了乞讨生涯。陈娇英小时候曾摔断过右膝髌骨,因为家里穷,没有钱接好骨头,这条腿始终僵直得不能弯曲。右腿不能弯,她只能一条腿跪在路边乞讨,靠一路讨饭回了家。
回家后,识字不多的陈娇英认认真真地写下寻人启事,深夜里,提着糨糊罐,四处张贴,希望有一天从广州打工回来的老乡能为她捎来女儿的消息。
1998年12月20日,陈娇英带着儿子迈进了福建日报社,两天后,《福建日报》以《寡母苦寻爱女泪花流》为题报道了陈娇英的凄楚际遇。3个月后,有个读者打电话告诉陈娇英,他刚从湖南郴州回来,好像在那里看到过天和马戏团演出。这真是天上掉下来的好消息!陈娇英激动得发抖。她开始筹集路费。有一天,听说当地有个矿泉水公司效益不错,陈娇英连忙上门求助。老板看她路都走不稳,实在可怜,动了恻隐之心,丢给她200元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婚姻与家庭》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婚姻与家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