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普羅米修斯的傅说


□ 筱 敏


普罗米修斯窃得天火下落人世的时候,前面没有金光铺路,后面也不会有仙乐相随。他多少有些仓皇的样子,纵使不是衣衫槛褛,也处处可见磨折的印迹。传说中他窃火的情节有几种版本,一说他怀揣茴香秆埋伏天路旁,当太阳神赫利俄斯驾太阳车从空中驶过,他迅速跃起,掏出茴香秆伸向太阳车的火焰,一说是他辗转去往爱琴海的楞诺斯火山岛,从火神赫费斯托斯的铁工厂偷出一小块燃烧的木片,藏在芦苇管里;还有一说为藏匿火种的并非芦苇管,依然还是茴香秆,因为那东西表皮青而湿冷,内里却是干燥易燃的。普罗米修斯谙熟表与里的奥妙,他将宙斯的一粒火种塞进茴香秆里,然后装作无所事事的闲逛者,甩着一根可能改写历史的青树枝悄然离开了天庭。
现在,普罗米修斯踏在人世的地面上了。在这贫弱委顿的地面上,他瞬时就意识到自己是神。
茴香秆的一头已经燃出了火焰,这窃自天庭的火焰到底是神圣之物,无论地上的风如何阴冷,无论风往哪个方向吹,无论它如何的飘摇,如何的跳荡,却都是非凡的桀傲的姿势。举一簇神圣火焰立于天地之间的普罗米修斯,深深为自身此时此刻的庄严所感动。火焰给他以神的光环,让他看到自己巨大的身影。独一无二的光源使他的身影横过大地,覆盖大地,他头一次发现自己的伟岸,头一次理解自己的使命。这一刻是普罗米修斯看见自己而非看见大地的一刻,然而是大地让他看见自己的。他立在那里,俨然一个先知,一个使徒,一个牺牲,一个救世者或一个解放者,一个王或一个圣。天地之间,一双有火焰闪烁的眼睛,流布着大的兀傲和大的悲悯。
人们不是满合热泪蜂拥相迎,却是四散而逃,一片惊恐,以致大地上乱纷纷响着尖叫、坼裂和崩塌之声,这是先知所不曾预知的。
这些可怜的人,蝼蚁一样卑贱的人,朝生暮死、无所期待、也毫无想像力的人;这些未曾见识过火,更未曾得享过火的福祉的人,这些不辩善恶的人,他们像逃避灾难和瘟疫一样,四下里夺命狂奔。他们对灾难太熟悉了,太恐惧了,这些被灾难压迫得佝偻的躯干,委实无由生出感知福祉的灵性。
人们远远偷望那一簇火,骨节里尽是被风吹透的空洞,发出瑟瑟的异响。那妖魔一样蹿跳的火焰,其状十分骇人。它是向上升腾的,而不像地面几乎所有的物什那样向下坠落。它不仅自己向上升腾,而且莫名所以地拽着周遭的空气向上升腾。它是绝对的不安分、飘缈、激越、张扬、暴烈、既非风的形状,也非水的形状,甚至每每脱出神的掌控, 向四周扑击,舔噬。
更可怕的是,在火光的照映之下,世界突然现出了怪异的样子。混沌而稳定的祖居之地就这么裂了,坍了,平缓的日子竟变得凹凹凸凸,处处是地狱般的深壑和痉挛似的皱纹,连窝棚和山岩都在不安生地晃动,满世界的活物和不活物,都在光和影的魔法中,现出陌生的形。人们在天幕上看见了自己的影子,摇摇曳曳,忽长忽短。人们被吓住了。人们不知道那是魂魄离体而去,还是群鬼联袂而来。人们瑟缩着,又跑来跑去,试图摆脱那些影子。
火焰在茴香秆上一节一节下降,天界的茴香秆如凡间的一样发出毕剥的脆响。普罗米修斯依然举着他的火把兀自立着,他感觉到火苗已经在舔噬他的手,他将听到他的皮肉也同样发出毕剥的脆响。然而那些冻土一样的面孔依然僵硬着,那些佝偻的身躯依然畏缩着。没有人拢一把麦秸秆或松柏枝走上前来,接引救世者普罗米修斯的馈赠。
这是先知普罗米修斯所不能预知的。此时的普罗米修斯,全然是一头可怜的牺牲。
一枝火把,即使来自天界,在万年浑蒙的冻土地带也太弱小了。普罗米修斯最初的悲剧形象,是手执火把孤零零立在冷漠的当世。







希腊的神谱,首先是王权神话,别地的神谱同样也是。较之火焰,神话有更巨大的升举之力,升上天庭的一切,都是超凡入圣的,光耀万世的,毋庸置疑的。天只可以仰望,不可测其高,不可估其渺,不可知其终古。众神在那里出生、格斗、互相残杀、建立秩序,一代又一代王权更迭,一代又一代神王登基,以其绝对权威统治宇宙。
提坦诸神被套上锁链打入比地狱更深的塔耳塔罗斯深洞,宙斯的秩序就建成了。宙斯——这片“明亮的天空”,这位全知全能的万神之神,手执神杖和雷电霹雳漫天巡幸,诗情洋溢地一路造出他的火神、 战神、 爱神、 月神、太阳神……他稳固的神系以及他的神鹰。
建立宙斯秩序的固然是胜利者宙斯及其拥戴者、追随者,但也未必尽然。或许还应该看见那些被压迫者和被奴役者,譬如不幸被罚顶天的巨人阿特拉斯,便是数万年以其受难者的坚忍,兢兢业业用头颅和双臂托举着宙斯的天穹。的确他无从选择命运。这个提坦的英雄,普罗米修斯的兄弟,以其超拔的形象和悲惨的命运,成为天柱,恒久地支撑了宙斯的秩序。他是被迫的,同时也是顺从的,忠实的。普罗米修斯曾经施计,让前往摘取金苹果的赫刺克勒斯接过了阿特拉斯背负的天穹,企图解救他这位兄弟,然而阿特拉斯终究不能弃天而去。或许他恐惧天塌地倾。又或许他什么也没意识到,只在无意识中重新接过了天的压迫,习惯性地回到受罚的位置。他的生存与宙斯的秩序扭结在一起,成为秩序的组成部分,个体的意义便在这恒久的扭结之中隐没,消失。
分享:
 
摘自:海燕 2004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