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黄河之水青海来


□ 喻 尘

在大河之畔生生不息的子孙们一直在寻找着母亲河的乳汁从哪里来,又有着怎样的遭际,对母亲河源头的寻找经历了千年百载,是跨越了时空的中华民族接力之旅。
卡日曲和约古宗列曲的黄河正源之争,纷纷扬扬,此起彼伏。虽然尘埃已经落定,但余音仍然绕梁。

约古宗列盆地里的三眼泉源喷涌而出,
黄河诞生了
“项立志是1952年8月去的黄河源,他是第一个吃螃蟹的,第二个可能就是我了。”谈英武已经从南水北调西线工程设计总工程师的位置上退下来了,但这位70岁高龄的老“黄河人”说起46年前的那次探源“历险”,仍然是掩饰不住的激动和兴奋。那一年,原本学习天文的他25岁,并因为自己的爱好从紫金山天文台调到了黄河水利委员会(以下简称黄委会)。
新中国成立后,对黄河源头的探求最早可以追溯到项立志、董在华率领的黄委会河源查勘队,他们曾经历时两个月,按1/25000地图勘测了河源地区和通天河支流色吾曲入口处,并对当地藏族群众进行了访问。这次考察后形成的报告指出:“黄河是源自约古宗列曲”、“鄂陵湖在上,扎陵湖在下”。由于年代久远,谈英武对那段历史的寻访,还是止步于对项立志、董在华等人的屡屡寻人不遇。在他的印象中,2003年,项立志在黄委会出现过一次后,就再没有消息了。
1960年,由于在黄委会勘察设计一队第一大组任副大组长,谈英武带着40来人在四川、青海、甘肃三省交界处勘测南水北调西线引水线路。谈英武回忆说,“我们是1959年进入到这一地区的,任务是勘察从玉树附近的金沙江引水到积石山的贾曲入黄河的线路。”
这年8月,时任队长的陈圣学来到第一大组,与组长屠铭华和谈英武商议具体工作,“陈队长想让我带几个人勘察一下鄂陵湖、扎陵湖,如有可能到黄河源,勘察从通天河调水到两湖和河源的可能性。”
8月的一天,一辆嘎斯卡车从四川省石渠县城惟一的一条大街上开出,经青海省玉树,向黄河源第一县玛多进发。
谈英武挑了4个测量人员和一个炊事员,成都军区某部派了一位副排长带4个战士随队保护。他们随身携带的装备很简单,一件皮大衣,一条狗皮褥子,两三袋大米,两顶帐篷,8月是高原天气最好的季节,但严寒和高原反应仍然是他们遭遇的最大难题。
三天后,玛多县出现在了这支考察队的视野中。“我们从县上雇用了12匹马、5头牦牛,又找了两名藏民做向导。”在谈英武的回忆中,从玛多县城前往两湖的日子应是8月20日,一个天气晴好的日子。两天后,他们到达了两湖地区,“那天晴空万里,湖边有放牧的藏民,下午下起了冰雹。”人迹罕至的两湖地区充满了神秘感,让初来乍到的考察队员觉得空寥的高原有些恐惧,浪花拍打着湖岸,白云之下,寂静无边。
队伍继续向前,在马背上颠簸了一天之后,一条不大的河沟连贯着几十个海子出现在他们面前。考察队顺着狭长的河谷地带继续向上走,藏族向导说,再向上的路他们也没有走过,海子不知道深浅,马不能跑太快。“我现在回忆起来,好像只有在一个地方见到过帐篷,叫麻多生产队。”时间冲淡了记忆,停留在谈英武印象中的那个麻多生产队就是后来被称为黄河第一乡的曲麻莱县麻多乡。在当年源头惟一的“生产队”帐篷边上,考察队还住了一个晚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