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有脸皮和无脸皮


□ 如 意

导演:乔治·弗朗叙/主演:皮埃尔·巴拉斯、埃里达·维利

医生这个职业很容易让人产生两极分化的联想。往好的方面想,当然是天使,因为他们救死扶伤,实现人道主义;往坏的方面想,那便是冷酷无情,杀人不眨眼,就像本片里那位备受人尊敬的医生,背地里却在做着剥去活人脸面的实验,别说用镜头拍出来,就是把这故事说给人听,胆小的女孩子也会毛骨悚然。
话说在巴黎郊外的一幢别墅里,住着著名的医生格纳斯赛教授和他的女助手。据说四年前,教授的夫人去世了,不久,他的女儿又失踪了。这在旁人看来,真是造化弄人,教授即使再有名誉、地位和金钱,他也不会幸福。
教授研究的是器官异体移植,现在时兴的换肝换肾在理论上都属于教授的研究领域。教授经常不动声色地为他的学术成果举办演讲,听者有的佩服得五体投体,有的则不由得对教授心生恐惧——依他的那套理论,是不是还可以把人的皮剥下来换了?那也太恐怖了!
事实上,教授就在做着剥皮的勾当。他的女助手没事开着车就在巴黎街头游弋,她的视线专门落在那些容貌漂亮的年轻女孩子的脸上。一位来巴黎打工的名叫埃德娜的靓丽女子就被女助手盯上了。女助手先用小恩小惠赢得了埃德娜的信任,继而说她可以帮埃德娜找到安身之处。这样,埃德娜就上了女助手的车,车子直接开到了教授的别墅。
就在埃德娜满眼狐疑地打量着这一幢空落落的大House的时候,教授出来了,他用蘸有麻醉药的毛巾捂住了客人的嘴。可怜的埃德娜顿时不省人事,成了一具任人宰割的活尸。
“活尸”很快被抬上手术台。教授披挂上阵,在助手的协助下,很快把埃德娜的面皮血淋淋地揭了下来。
以后的几天,教授显得情绪很好。不久,教授的脸色又阴忧了。只有女助手从他的脸上读到了“失败”两个字。
别墅的一间房子里,失去面皮的埃德娜苏醒了。当她得知自己的脸皮被人揭走了,痛不欲生,跳楼自杀了。
女助手又开始寻觅新的对象。此时,警察当局已经注意到有年轻女孩子失踪,他们特地派了一个女犯人波来特,让她将功抵过地到教授的医院,故意引诱教授和女助手犯事。结果,波来特果然被女助手用车拉走了。要不是波来特及时醒来,从手术台上爬起来逃走,这帮愚蠢的警察还不是把人活生生地送进了火坑?!
波来特一逃走,教授的恶行肯定要败露,他和他的女助手便难逃法律的严惩。事实上,解救波来特和惩罚教授及其帮凶的恰恰是教授的女儿克瑞斯蒂娜。她没有死,她在一次车祸中毁了容,教授之所以剥人的脸皮,就是想把别人的脸皮移植到她的脸上去。可惜教授的实验没有成功。克瑞斯蒂娜一次又一次看到教授剥人家的皮或者拿狗做剥皮移植实验,她实在于心不忍,就拿刀捅死女助手,救走波来特,释放笼中的实验狗咬死了自己的父亲。
事实上,影片的叙事与我的叙述在次序上很有些出入。我把克瑞斯蒂娜放到了最后,给观众设了一个悬念,影片是一开始就让观众看到戴着面具的教授女儿。它的悬念性就削弱了。我在想,如果本片让西区柯克来导,教授女儿一定会在最后露脸。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