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风背后是一种经历


□ 嵇立群

  二○○七年以来,为恢复高考三十周年而作的回忆文章不断见诸报端。偶尔读到一篇《北大法律系七七级那班人》——那批人,当初来自四面八方,如今已经是星光灿烂,这使人慨叹不已。然而,更牵动我心思的是此文中一段并不显眼的文字。文中说:“当时法学著作很少,大量都是阅读文学、历史、政治著作,马恩的著作,大家都读过,而且不是一遍两遍”,“教员和其他教学资源的匮乏,反倒使北大的法学教育显得格外宽松自由”。甚至有人“在婚姻法考试时交了自己写的一篇小说以求代替,没想到任课老师也欣然接受”。我蓦然感受到,当时的境况与今日工业流水线般的课程设置、似乎周密严苛的学术规范、各种体制化的科研流程相比,已经是两重天地了。
  由此我联想到了一个现象——文风的差异。七七级、七八级或许再加上七九级大学生,这是经累积而被浓缩了的一代人,近三十年后,他们已是社会中坚。许多人都注意到,这一代知识分子的文风,从整体上看与后一代人的文风有着显著的差异。
  前一代人的文风大多或平实或厚重,即便是学术性的文章,也极少晦涩难解。其中的不少人善于以深入浅出的文风、灵动开阔的思路做普及传播,也渴望自己的文字被更多的人读懂。其文字背后,有更多的社会关注。但这代人也有缺陷,他们整体发展的局限在于学理基础的残缺。
  而后一代人的文风更加学理化,呈现出更强的学术性,其文字背后,有更完整系统的学术训练与学养累积。但其文风的倾向,更趋于常人难懂的“专业”风格,极端者表现为自言自语的“名词轰炸”,以至于以生涩的“语言隔离墙”造成极高的阅读门槛。有时,看似深奥的文字背后,也常常隐藏着惊人的无知,因为稍离“专业”便两眼一抹黑。
  其实,这文风差异的背后是两代人的不同经历。
  前一代人,上山下乡,工厂农村,耽误了上学读书的时光,但这代人与工农大众一起历经磨难,其融化在血液里的底层感受,化为了自己特有的人文关怀。这是任何“田野调查”或“抽样分析”所不能替代的一笔情感与思想的财富,进而也影响到这代人的文风。
  从读书的角度来说,两代人各有其特点,各有其视野的开阔之处。三十年前是一个读物贫乏、国门未开的年代,从这一点上说,那一代大学生有先天的思想和视野的局限。但是,正如《北大法律系七七级那班人》文中所提示的,那一代人,专业书不多,教育资源贫乏,却因而什么书都读,一个不囿于法律专业而广泛涉猎历史、哲学的人,其思想视野怎能不更开阔呢,一个攻读法律却还热衷文学的人,其文风怎么能不更富文采呢!这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后一代人,从一开始就赶上了改革开放和教育大发展。不少人一鼓作气从小学读到博士,精于专业,四海访学,在思想淡出、学术凸显的年代更是如鱼得水。从这一点上说,这代人阅读甚丰,学术视野开阔。但是,这“开阔”背后也有其局限。他们在应试教育和专业细化的攻读中一路走下来,专业娴熟而匠气渐增。攻读法律学位的人,谁有时间和热心挑灯夜读历史书哲学书呢?有几个有本事以近乎作家的精彩文字讲讲自己的专业呢?专业精深的代价,是失却了上代人虽粗略但文史哲贯通的气度。如是,视野看似开阔,终了却常常逼仄,这多少有一些遗憾。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