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月


□ 李尚财

小月
李尚财

  我想,这事光自己同意还不行,得征求小月意见。不过这事的确不大好开口,我咽了一大口唾沫,鼓足勇气对小月说:“你愿意嫁给我吗?
  小月一愣,脸立刻涨得通红:“我们是兄妹。”
  “以前是。如果你同意,就按母亲的意思,这次我们就把婚事办了,”我掏出打火机,点了一根烟。“不同意,让我再考虑考虑。”小月的嘴巴动了动,嘀咕了一串儿什么。
  九江遭遇水灾的第二天,被肺癌折腾了一年多的母亲走了,抱着一个深深的遗憾走了,她没有亲眼看见我同小月成亲。自从医院诊断出母亲肺癌晚期后,她已经不止一次提起这事儿了,还让小月打电话到部队提醒我。两个月前,我回家看望母亲时,她就说妈支持你的事业,可是你跟小月的事总不能老拖着呀。的确,母亲很支持我的工作,这些年再多的苦再多的累她受了,一个人默默地撑起了整个家。起初我对母亲说,我肩上的一毛二还没有淬上过战功,这事情既然已经定了,推后—点也一样。母亲就表现得一脸沉思样儿,说也成。可是没几天就又不成了。我就照例说再推一推,母亲说那就再推一推。就推到了现在。这一次不同了,母亲是躺在病床上对我说的,我就说结束下一步防汛演练,立即回来同小月办婚事。母亲嘴角里露出了微笑,算是同意了。母亲终究还是没有等着这一天,我正在一线与洪魔搏斗时她走了。我是冲锋舟战斗队,连母亲最后一眼也没能见上。
  “这事母亲怎么说?”我盯着小月,不得不明知故问。
  小月沉默了半天,泪水从她眼窝里涌了出来。我的牙一酸,口气软了下来:“先前不是说好的么?”
  “我们是兄妹。”
  我们是兄妹。她说我们是兄妹。一条坚强的理由被说了三遍,我一时也语塞了。
  “于小美个儿高,又漂亮,你选择她吧!
  小月让我娶于小美,也就是另外一个女孩。我感到一阵不自在。这是什么道理啊,我越想越觉得有点儿滑稽。这事情还川得着准来强调的么。小月这是川于小美试探我的真实想法呢,还是根本就不问意嫁给我,母亲走后这才正式表态?
  “我说的是你跟我。我们的事。”
  “可是你喜欢的是于小美,我知道的。”
  我就搞不懂了,怎么硬是把我和于小美一块儿扯。我脑中冒出了一个露着肚脐眼,拉着一条柳枝儿的高个儿女孩。事情有点儿远了,女孩的眼睛和鼻子都模糊了。我不由得看了小月一眼,还记得于小美呢。
  “我怎么就非得娶于小美?”我双手拍打着膝盖,盯着小月迫问,“我就说,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母亲病后,于小美多次来家里探望,还提了一大堆儿好吃的东西过来,”小月两手比起形容一大堆的手势,眼角里露出了笑意,“于小美整个就跟母亲儿媳一样!”
  我白了小月一眼,我就搞不明白了,当初你不是为于小美翻给我一个白眼么,现在怎么义把我往人家那儿推了。于小美是你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不要的吗?这不是胡闹么,莫名其妙。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