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所谓天涯


□ 周融荣

  几年前,我认识的一对长辈离了婚。那位娇小的阿姨令人想到猫,温和而自矜,笑起来有一点狡黠;叔叔随手画得出宫装美人。少年时的温馨回忆令我替当事人惋惜。
  我多事,多出这段小戏来。我试图描述谢南对朱琰的留恋,但写出来,却成了一种怅惘与豁达交织的告别。喜欢顾城和老鸭汤的是我,几度离开北京的是我,由人民大学散步几小时到紫竹院的是我父母。
  为什么要从谢南的角度诉说一切呢?我并没有自信扮好他的阅历和性别。可是,当刚刚开始幻想这么一个故事的时候,我的感官和思绪,就蜷缩在一件半旧的黑大衣里,踱着闲步,走过北京黄叶纷飞的深秋。我看见一个不再年轻的女人,眼神反常地清澈,天真与固执是她的痼疾,令人心忧,不忍离去。
  谢南是过客,途经故城也途经自己的过去,不可能久留;朱琰则怀抱着幻想不愿前行。我以为我会杜撰一个爱情故事,但实际上,这只是同一人的内心矛盾。谢南占了上风,于是我只能代入他。
  我在金融街的百盛门口见过一个中年疯女人,褪色的红绸裙下,厚丝袜十分平整。她似乎想找什么又找不到,直直看向前,嘴微抿着,特别执着严肃,特别绝望,也特别单纯。
  我被她的绝望触动。也许她并非对自己的境遇一无所知。有些事情真的不可释怀,不可解决,就只能以崩溃来表达。就像朱琰,她明白自己失去丈夫又失去叔叔,必将孤身一人。她对这事实太敏感了,以至反应过激。时间在继续而她不想,于是用双重人格自我欺骗。
  既然有了精神病患者,何不加一个洞若观火的犀利医生呢。王烈聪明尖刻,洞察人心里的痴念,他是我身边两三个人的集合。我与他们争辩题目,讨论人与事,互相嘲笑也自嘲,过后总是舒畅而清醒。谢南与王烈的友谊不需要悉心维护,因为早经过了岁月的筛选,嬉笑怒骂中的理解无法替代。这样的朋友是时间的礼物,我写他,也在写自己的期待。
  谢南与朱琰,十年前也是樽前客;人有忧患,情有凋零,不知不觉连共同生活都不再可能。而今一切都平静下来,旧曲重听,既迷惘又亲切,仿佛真能重新来过。然而,一段关系枯萎了就是枯萎了,残荷再美也结不出莲子。谢南看过夕阳从朱琰身边站起来,仍有眷恋,但我要求他走得平淡利落,连失落也不许泛滥。
  所谓雪/即是鸟的前生/所谓天涯/即是踏雪而无足印的地方
  这是郑愁予的诗句,我将之采纳为天涯的定义。从心理上说,即由放弃而顿悟。一个瞬间,可能就是千里之远。一个同学,寒假后回到学校,某晚,忽然告诉我:“我好像没有那么恋家了,可以去更远的地方。”当然,这个类比很粗略。
  写完小说,改过几次,我不满意,但意识到,问题并不能经修改解决。理想中,小说应该是个光滑的曲面,起伏自然;作者的部分内心则是曲面在某个平面上的投影。这次,我将二者的位置颠倒了,我把立体的思绪直接投射到一个平面上,读者自然只能收到一个二维的不规则图形。但愿这影子,能给观者带来一丝意趣。
  
  “新人自荐”——小说处女作专栏,一批批文学新秀从这里起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所谓天涯”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