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信马由缰


□ 老 海

  新家
  
  新家,准确地说是新居,或者新房。新墙,新地,新门,新窗,新厕所,新厨房,新家具,新电器……除了我和妻子不新外,一切都是新的。
  人们之所以要批判喜新厌旧,正因为喜新厌旧是人的通病。是人性所在。其实喜新厌旧没有什么不好。黑格尔说,凡是存在的,都是合理的。那么,凡是人性的,也是正确的。或者说是不能和不应诟病的。喜新有什么不好吗?新房子,新衣服,新食物,新媳妇……没有哪个人不见了新的东西两目放光,眉开眼笑。喜新没有什么错,正像我们评文一样,要求写出新意,千人一面,自然“难看”。事实上,如果人们个个守旧不喜新的话,社会就不会发展了。所以说,批判喜新厌旧还主要指在婚姻生活上。正因为喜新是人性的诱惑所在,所以喜新厌旧者层出不穷。那些有条件的贪官富商包“二奶”成风,像割韭菜一样,割掉一茬,就再长出新的一茬,而且还更加茂盛。没办法,既然是人性的东西,就难有办法根除它。正像一位风蚀残年的老诗人在会议上可爱的实话实说:美丽的女子谁人不爱?我之所以没有包二奶,坦白地讲,不是不想包,而是没有包的条件。也就是没有那么多金钱。没有雄厚的资金为娇妾小蜜买昂贵的首饰,时尚的衣服,更别说豪宅香车。所以说,事物都有两面性。我之所以至今能够从一,没有绿枝出墙,或者引狐入室,皆因我是个“穷光蛋”而已。如此,该不该为之“庆幸”?
  但我还是喜新的。而且是非常。比如说,我现在就非常喜欢我的这个新家——物质上的新家。这不仅是新的总比旧的好看,还因为从无到有都是我一点点儿地建设,即便是室内装修,也是我一次次跑建材市场,和建材老板和安装工人讨价还价之后弄起来的。其间经历了多少次和多少种的因质量缩水和时间不守而引起的焦躁、气愤、骂娘甚至几近精神崩溃的磨砺?那些个面目狰狞的岁月不说也罢。可不管怎样,半年时光,从夏至冬,房子终于装成了,我住了进去。无产者自有无产者的风格,以最小的代价争取最大的效果,简洁大方到了大方简洁:白墙,黑(胡桃)门;没有吊顶,没有灯饰;不含甲醛的木制家具,显着松木、香柏朴素而优美的木质年轮;坐进可躺可卧的雷达沙发椅,看着平面直角的液晶壁挂松下电视的清晰画面,墙角处几盆植物蓬勃着生机——橡皮树,龟背竹,白鹤芋,屋子里充盈着盎然的绿意……几多的舒适,惬意到了心花怒放。
  这时候,在礼拜天或节假日的宁静时刻,最好不要出门,关了手机,闲庭信步地走进书房里去。琳琅满目的书架让小小的书房洋溢着书卷气息。抽一本自己喜爱的书躺进可以前后晃动的藤编摇椅,在光线充足的落地窗前,怡然自得地晃动在冬日的暖融融里。沉浸在页页纸馨中,咀嚼着字字珠玑,灵感突涌而至,于是一跃而起,坐在同样简单至极的木条休闲电脑桌前,在键盘上手指跳舞般地敲打:我爱我家,我爱我的新家。沐浴在这金黄色的阳光里,置身在这绿色植物的环侍间,嗅着书架上散发的阵阵油墨香,听着秋日私语,喝着老妻端来的热茶,写下我喜爱的狗屁文字……那份人间自然享受,相信连皇帝也未可比。这样的生活,没有“二奶”也罢。那“奶”真的那么好吃么?我对此表示怀疑。
  
  感悟
  
  一个朋友。我的朋友大都是文人朋友。我的这个朋友自然也不例外,一个县的文联主席。他原来是个副乡长,因一时疏忽,妻子生了俩孩。因超额生育,被免了职。于是心灰意冷,弃官从文。开始写小说散文。那时我还在那个市里当杂志编辑,便很自然地和他认识。第一次见面是在酷暑天气,他却穿着长袖长裤,可谓衣帽整齐。后背被淋漓的大汗溻得透湿。我说这么热的天为何捂得这么严实,他说这是对编辑先生的尊重。他拿了一篇小说来让我看。写得还不错,地方语言运用自如,只是在人物塑造和主题开掘上还差点儿火候。我按惯例先表扬了优点,尔后再指出毛病。他连连点头称是,表示心悦诚服。说回去按照我说的意见去改,会很快再送过来。我对此不以为然。我见过许多作者,当面毕恭毕敬,其实心里不服,结果是一去不回。当然,这样的作者终难成大器,我也乐得清静,懒得理他。我想他大约也是这种作者中的一个。不想过了几天后他还真的来了,仍然是衣帽整齐地大汗淋漓。这就让我惊异,我说你把稿子寄来就行了,这么热的天,亲自跑来太辛苦。他说没什么,还是当面聆听老师教诲的好。如是者二三,我彻底改变了对他的看法,折服于他的抗热能力,和对文学锲而不舍的精神。人是一种感情动物,这个定义想来没人会有异义。一来二去,我们便成了文学朋友。他不断隔三差五地过来,从高温酷暑到冰天雪地。我们或坐而论文,或饮酒高歌,颇对脾气。他的写作在我的指导下进步很快,不仅在我们刊物上连续发表,在外刊上也频频露面。甚至还打进了省级大刊。不到一年时间,他竟在豫西的文学圈里小有名气。他往我这里跑得更勤了,我们俨然成了莫逆之交。
  他们县新换了县委书记。县委书记的爱人在我们这个市宣传部工作,平时也喜欢写些小文,所以我们也颇熟识,她还多次对我的文章表示欣赏。这样他再来时便提出我能否给新县委书记的爱人说说,恢复他的工作。不管哪个局委都行。我碍于情面,说说说也行,但没把握。他撇了六百块钱购物券让我送她。我去找了县委书记爱人,说了他的情况,夸了他的才华,说他在文学创作上很有潜力。应该人(才)尽其用。县委书记爱人答应帮忙推荐,却坚决不收礼券,我回来退他,他又坚决不收,说权当我的辛苦费。害得我追出好远,在风中飘来飘去。最后我只得拿他的购物券为编辑部买了个吸尘器,算作他慷慨解囊赞助文学事业。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9年第07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