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观鸟杂记


□ 杨刚 等

  杨 刚①丁由中①王小明①②王正寰①

  自幼我就喜欢鸟,曾经聚精会神地看窗外的喜鹊搭窝。我惊奇于一根根长短不一的树枝居然在一天之内就变成了鸟儿可以居住的小窝。带着这种奇妙的感觉,报考大学时我毅然填报了生物学专业。如今,我已成为一名生物学科研工作者,观鸟也已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在我工作并生活的上海,钢筋混凝土的高楼间、拥挤的道路上和闪耀的霓虹下似乎已经找不到别的野生动物了,唯独鸟类,尽管人们已经把它们的栖息空间压缩得小而又小,它们还是与人们相依相伴着。假如有一天鸟儿也没有了,人类可能就真的孤单了。

  众所周知,上海处于长江人海口,江岸、沙滩、渔场、芦苇地等湿地类型多样且广阔,因此也是很多鸟类南北迁徙的中转站,鸟儿飞累了,常常在这里歇脚、进食。但在上海市区可以见到的鸟种并不多,大多是麻雀之类的伴人种,这主要是因为已经很难在市区内找到适宜它们生存的环境,并且人为干扰太强烈,以至于很多鸟类都不敢接近。大多数的鸟种只能在郊区出现,比较典型的聚集地有南汇东滩湿地和崇明东滩湿地。这些地方都是陆地和海洋的过渡地带,生物资源较为丰富,可供鸟类(尤其是水鸟)取食的动植物种类很多。比如鹬类,就比较喜欢啄食泥滩里、石头下的蚌类等。

  我曾经对鸟类的取食行为进行过一番仔细观察,发现鸟类的捕食技巧各不相同,被捕食的对象也有很多防范策略,颇为有趣。

  比如白鹭和翠鸟,它们都以水中的小鱼为食。白鹭常站在水中,长长的脚一只杵在水里,另一只蜷缩着,脖子也缩起来,像一个大雪球似的一动不动,因此北方有些地方的人也把白鹭叫做“老等”,意思就是老在水边等着。但一旦有小鱼从它的身边游过,它就会迅速伸长脖子,将长长的嘴插入水中,把鱼捉住并且吞下。翠鸟的羽毛颜色鲜艳并且体型很小,常常停在水边的树枝上。它紧紧盯着水面,一旦有鱼儿露头,就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掠过水面,叼起小鱼迅速飞到安全的地方,然后慢慢享用美味。

  在一次调查中,我发现了一只被猛禽吃得只剩下头部和脊椎的白胸苦恶鸟。令我惊奇的是,这只鸟的脊椎骨骼结构居然是完好的,并没有被破坏。后来查了资料我才知道,猛禽捕食时一般都会先把猎物的羽毛啄掉,然后啄食其身上的肉,所以吃剩的骨架是完好的。而其他种类的捕食者(如野猫)捕食麻雀的时候则是囫囵吞枣,不会留下如此完好的骨架。

  在后来的观察中我还发现,猛禽不是每一次捕食都能成功。比如2010年11月,我看到一大群斑鸫,约有100只,远看黑压压的一片,与一只普通篱在天空中周旋。普通篱虽然生性凶猛,但面对这样一大群斑鸫也是毫无办法。如果它攻击其中一只的话,其他的斑鸫会一拥而上,群起而攻之。普通鵟见此局面,只好盘旋几圈后悻悻离去。

  观鸟时间长了,我对鸟的感情也越来越深,总感觉我是懂它们的,应该尽自己所能帮助它们。有一次我在长江边看到一只银鸥,它的脚上缠了一些捕鱼的网线,飞起来很吃力。于是我慢慢地靠近它,想帮它把线解开。那只银鸥紧紧地盯着我,眼神从最初的恐惧到逐渐有了一些信任,但就在我将要触碰到它的时候,它还是飞走了。看着眼前繁忙的上海港,想到生活的这个城市已经成为钢铁水泥的人造“森林”,我心中真是五味杂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自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自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