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乡里故事


□ 侯发山


玉米棒子堆在院子里,散发出甜丝丝的气息。根旺靠墙蹲着,有滋有味地叭嗒着旱烟;娘和香草坐在玉米堆前撕扯着玉米皮儿,一边说着麦大米小时候的闲话。五岁的儿子“嗷嗷”叫着在玉米堆里翻跟头……小院里洋溢着农家欢的温馨气息。
根旺冷不丁儿发现一个陌生的老头站在院墙边,眼睛直直地盯着香草,根旺就喘着粗气,拿眼狠狠地剜这个老头。香草刚嫁过来那阵儿,只是一个小毛丫头,病秧秧的,也看不出什么,可长着长着,一下子就灿烂了:该圆的地方圆,该瘦的地方瘦,脸红扑扑的像个熟透的柿子,又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芍药。两道弯弯的柳叶眉,嘴角微微地向上挑着,好像老是在笑……她虽说是个瞎子,但村里的男人见了,没有不动心的,没有不咽口水的。根旺受不了老汉那带勾子似的目光,猛地站起来,冲他吼道,说你早断奶了,饥了到别处去。
老头嘿嘿地讪笑着,说这闺女的眼睛有治。
根旺这才知道老头是个江湖郎中,他陡然地睁大眼睛,说真、真的,
老郎中走进院子,朗声说道,试试再说呗,我看有七八成把握。
香草一边剥着玉米,一边伸着耳朵听着。她听了老郎中的话,心里暖暖的,一脸的喜不自禁,心说要是我的眼晴能够看得见,该多好啊。
儿子颠颠地跑过来,说老爷爷,只要能够治好俺妈的眼,俺的手枪给你。说着手里扬起一把木制的手枪。
根旺弯腰把儿子揽在怀里,亲了亲他的脸蛋,对老郎中说,只要能治好香草的病,我给你当牛使!
娘却寒着脸,抓起一穗玉米甩到墙角,说哪里来的骗子滚!
老郎中忙讨好一笑,说大嫂,我这药可是祖传秘方……治不好一分钱不要。
根旺的脸也急成了猪肝色,说娘,中不中试试。
娘也不搭儿话,摇着小脚拽着根旺回到屋里,冷冷地说,你撒泡尿照照你那样儿!
根旺莫明其妙,说我的样儿咋了,
娘用指头捣了捣根旺那光光的脑壳。
根旺就用手捋了捋头,愣愣地说长出头发了?没有啊。
娘又捏了捏根旺那皱巴巴的麻子脸。
根旺摸了摸腮帮子,木然地说麻子坑一个也不少。
娘就咬着牙使劲拍了拍根旺的脊梁。
根旺咧着嘴勾手摸了摸驼着的背,茫然地说娘,有话好好说,别绕弯子了。
娘给戗出火气,压低声音恶恶地骂,说你真是榆木疙瘩,香草要不是眼瞎,会跟你?她的眼若能看见,你这模样还不把她给吓跑?到时只怕你这小庙供不下她那尊大菩萨哩。
根旺打了个颤儿脸色跌下来,僵僵地笑了一下。在香草之前,他也说过几门亲事,女方都是到家里看看,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也都无花无果地荒芜掉了。香草尽管是个瞎子,模样挺周正,也不嫌弃他,煮饭洗衣样样都来得,待娘也孝顺,对他又温柔,使他享受到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幸福……想到这里,根旺就硬着脖子,说娘,就算香草治好后不要我了,我也不后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辽河》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辽河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