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慰问


□ 齐占海

  “小李呀,今天你代表咱们科和我个人去河西村慰问,这个村是咱们农业局直属帮扶村,一会儿你去买点东西带着!”张科长说。然后从兜里掏出五张皱皱巴巴的百元大钞,说:“你去买四根猪肋条砍成两段、一个猪头、两个破碗,再买两根大葱,见到刘村长不要多言多语,这小子可不是省油灯!”

  我接过钱就要向外走,张科长大声说:“等等,有个条儿,交给刘村长!”说完他大笔一挥写了几个字。

  一个多小时后,我们来到河西村村部。村干部热情地和我俩打着招呼。一位个子高高的、黝黑的脸庞、目光深邃的中年男子迎了上来。他一把抓住我的手说:“我是这个村的村长,姓刘!”我说:“张科长派我代表科里和他个人慰问你们来了,带点礼品不成敬意!”刘村长说:“欢迎!欢迎!”然后回头招呼:“三老猫,你们几个把慰问品拿下来。”几个小伙子应声走到车近前,把几样东西搬了出来。叫三老猫的小伙子小声嘀咕:“这个领导真抠!别的领导来慰问,拉一车好东西!”另一个小伙子说:“有猪头有猪肋条,还有两棵葱、两只碗,还要什么自行车!”正和我在一旁说着话的刘村长,转过头说:“等等,什么猪头、猪肋条?让我看一下。”他走到车前仔细地看了看,立即把脸撂下向着城里的方向说:“你个老张,用这个羞我!真是太损了!”我怔在那儿,不知村长何出此言。刘村长转身问我:“除了这些,还有别的没?”“还有一个条子。”我说。刘村长打开条子一看,满脸阴天立刻转晴:“这老张,年年不让我出血就不是他了!”我刚想解释一下,刘村长却把纸条递给我,上面写着:“若是嫌少就吃掉,让我小李造个饱!”刘村长笑着说:“感情你们来慰问,只是让我们乐了一下,然后再用肚子把‘慰问’带回去?服了!”我“哦”了一声,心想,张科长安排得就是周到,可这安排让我有些不自然。

  刘村长向值班室方向大声说:“瘸老李,今天就吃张科长送来的东西!”应声过来一位瘸老头。刘村长对他交代几句,瘸老李拎着东西走了。

  刘村长招呼我进屋,因为涉及到年底检查,我看了看“新农村”建设基础资料,发现别的科室对应的资料整理得十分完整,而涉及我们科的却杂乱无章。我说:“刘村长,这资料怎么没弄好呀!”刘村长笑嘻嘻地说:“你们科就给拿这么点东西,我能整啥样呀!”我说:“年底了你们也不想评个先进村?”刘村长说:“不用,我们是贫困村。整得太好就不好了!”说完爽朗地笑了起来。我拿着资料不知所措。刘村长说:“别管了。你也管不了。一会儿你就管好肚子就行了!”

  临近晌午,瘸老李回到村部,告诉饭已做好了。刘村长带我们左转右回地来到一农户家,一副尽地主之谊的派头,大大咧咧招呼我们进屋、上炕、围着炕桌喝茶,趁等饭的空闲,我对刘村长说我去一下洗手间。刘村长听后,招呼大婶,“快去给城里的领导端一盆水洗手!”我急忙扯了一下刘村长衣袖说:“大哥,误会了,我要去上厕所!”刘村长啊了一声,接着说:“什么洗手间,茅房得了!快点,等你吃饭呢!”我急忙说:“你们先坐。我马上就完事。”我来到屋外,四处转了转。刘婶家三间大瓦房盖得真是气派,纯粹的四间砖瓦彩钢房,下厢房也是采用“一面清”砖瓦结构修建。园子里种了多种蔬菜:茄子、豆角、大葱……绿油油的,我真是纳闷儿,这张科长非让我买这两棵葱干什么呀!这村里哪家不种葱呀?离水井不远的地方种了一垄柿子,分外显眼,红的粉的黄的,一蓬蓬的。房前栽着几株葡萄,虽然还没有成熟,坠在头顶,一串串的令人喜爱。我又向大婶家邻居的院子看看,房子建设都是有模有样的,看得出来,这河西村家家光景过得都不错。前几个月,我在离市区较近的几个村蹲点,有些老乡家还住那种“干打垒”的房子,论生活质量,这个村真是不错。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