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古神学的集大成者


□ 黄 勇

  托马斯·阿奎那是位在西方文明史上产生过,并在某种意义上还在产生着巨大影响的精神巨匠。特别是在教会内部,托马斯的学说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他的著作被当作基督教神学的典范。天主教会的教士法规规定,凡有志献身于教会工作的人必须化两年时间研究其哲学,四年时间学习其神学,并要求教授们必须根据这位“举世无双的教师”的方法、教导和原则从事教学。一三二三年,托马斯被封为圣徒,一五六三年被命为“天使博士”,从而成为经院哲学的最大权威。事实上,一直到托马斯时代,被基督教会视为至高无上的理智权威和永不枯竭的思想源泉的是四世纪时的基督教柏拉图主义者圣奥古斯丁。他在基督教思想界中的形象是如此崇高,以致神学家、坎特伯雷大主教安塞伦仅因自己未曾说过一句奥古斯丁没有说过的话而感到荣耀万分。在其他一些基督教思想家那里,甚至还可以经常看到如此有趣的论证:因为这是奥古斯丁说的,所以是真的。奥古斯丁能享有这样一种特殊地位,原因很简单:基督教本身包含着柏拉图主义的崇高精神,新旧约全书与柏拉图对话有许多吻合之处,而奥古斯丁就是打着柏拉图的旗号出现的,在他的著作中,如阿奎那所指出的,浸透了柏拉图学派的各种学说。
  相反,托马斯所推崇的作为非逻辑学家的亚里士多德在当初倒是基督教会的大敌。他的许多学说,由于与基督教信仰直接违背而屡遭教会禁止。如一二一○年巴黎教区理事会议决定,严禁公开或私下地讲授亚里士多德的自然哲学。一二一五年经教皇特使批准的巴黎大学章程也明令禁止传授他的形而上学和自然哲学著作。一二六三年,面对越来越强大的亚里士多德主义思潮,教皇乌尔班四世还重申了一二一○年的禁令。就是托马斯学说本身,由于倡导亚里士多德主义,虽未被指责为异端,却在一开始被认为是危险的。有些学说因被认为是在给敌人发放通行证而属受禁之列。例如一二七○年,多米尼克会和圣芳济会的许多成员,特别是佩卡姆,就激烈抨击托马斯的实体形式单一性理论,认为这有违于奥古斯丁和安塞伦的圣旨。托马斯关于世界必然是单一的、质料是个体化的原则、天使可以被个体化等学说也被列入一二七七年三月七日巴黎主教斯蒂芬·坦皮尔谴责的二百一十九个学说之中。在紧接着的一二七七年的三月十八日,坎特伯雷大主教罗伯特·基尔沃特利在牛津再次谴责了托马斯关于实体形式的单一性和质料的被动性学说。上述的巴黎禁令只是在一三二五年才被取消,而牛津禁令始终未被正式废弃,只是后来人们不再加以重申罢了。
  那末托马斯何以能取代奥古斯丁而成为基督教会最大的官方哲学家呢?在十三世纪,长期以来为人们奉若神明的基督教柏拉图主义者奥古斯丁的神学和哲学受到了多方面的冲击,其在基督教世界至高无上的地位开始被动摇。这主要是由于大量亚里士多德著作及后人、特别是阿拉伯人对此所做的评注被引入拉丁世界。面对其一部部自然哲学、形而上学和心理学巨著,基督教思想家们发现,原来温文尔雅、和蔼可亲的作为逻辑学家的亚里士多德突然变得陌生了。他们为其思想的广博、深刻和体系的融会贯通而惊叹,同时又为其许多学说与以奥古斯丁学说为代表的基督教神学直接冲突而害怕。于是,在对待亚里士多德问题上,因而也是在对待传统的奥古斯丁问题上,思想界内形成了分庭抗礼的两大派别,一派是以格罗西塔斯特、哈勒斯的亚历山大和圣·鲍那文多拉为代表的具有保守倾向的奥古斯丁主义者,另一派则主要是以布拉班特的西格尔为代表的阿维洛伊主义者。前者死守住奥古斯丁的旧摊子,视亚里士多德哲学,特别是其形而上学理论为异端邪说,毒蛇猛兽;而后者则全盘接受亚里士多德的学说(当然是根据他们自己理解的亚里士多德),即使是那些与宗教信仰相抵触的,如直接导致否定灵魂不灭的理智单一性理论、直接导致否定上帝创世的世界永恒性理论、直接导致否定上帝保佑的决定论,等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