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教案


□ 莫怀戚

    教案

        莫怀戚

      莫怀戚 男,重庆师范大学中文系教师。多部中篇获《当代》文学奖,长篇《经典关系》获《当代》拉力赛年度总冠军。

有一个男人,在世间过得好好的,却准备出家了。过一个七天,他就要住进庙里。
他已经对着他的佛像说了很多话。他的佛像供在他的书房里,他自己知道是在书桌的正中央。说“自己知道”,是因为那一尊像并不是实实在在地摆在那里的——那个位置上其实什么也没有。而且,说佛像,也只是一般中国人的习惯说法,在他心里,那可能是如来佛,也可能是观世音菩萨,还可能是圣母玛利亚。东方的神,西方的神,其实是一样的;而且,是不是就称他们为神,也没有一定。说上帝,说造物主,说上苍,说天老爷,说安拉……都一样。
就是说,一切,全在于一个人的内心。形式并不要紧。形式都只是人类的想象。人怎么可能知道上帝或者天老爷的模样?蚂蚁能说出人类的模样吗?所以他明白佛祖在心中——但是一定要真正的在心中。他也明白有的人也这么说,有的还老是爱这么说,但目的是在敷衍。让敷衍的去敷衍就是了。
他是一个大学教授,教哲学的,已经教了不少的年份,人也满了不小的岁数了。他不是说得很清楚为什么要出家。真的,他对自己也不是说得很清楚的。他只是不知从哪一天起,渐渐地就有些向往,越来越向往……
当然别人是要向他探究原因的,他只是说那是我的向往。说了这句诚实的话以后,就不再开口了。
他说,主啊,我在你的面前是没有秘密的。我的所谓思想,都是你的意思。哈姆莱特说“倘若一切都是命中注定,那么思想还起什么作用?”思想本来就没有什么作用。秘密起源于思想,那么秘密就起源于主。所以秘密不在我这里,秘密在主你那里。我之所以说秘密是秘密,是因为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其他人不知道。今天我要将它们说出来,还给主。我要腾空我的内心,从此不再牵挂它们。
它们一共有三起。不严重,主,要论起来呢,根本就不算个事,细想起来呢,还有些有趣……为什么说有趣呢?就是真相——真相是永远不为人知的。我就是想到这个,觉得很有趣的。
主啊,这些年来,我煞有介事地做了许多事,说了许多至高无上的话。其实没有一点用处,白白消耗学生的青春和我自己的盛年。细想起来,只有三起事情是有益的,就是对三个女学生:我帮助一个注意修剪自己的鼻毛,让一个本该不及格的及了格,教会了第三个喝烈酒、吃生蒜和用竖笛吹奏巴赫和圣·桑合写的《圣母颂》。
而这一切与我是个学者毫无关系,只与我是一个男人有关系。
我就是想到真相只在我这里,那么我所喜爱的人永远都被我极其巧妙地骗过去了,永世不得知晓,才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心情。一切都是主的安排,那么,就在这里还给主了。


哲学系解散以后,我住进了东山的寺庙。一般人盛传我出家了。所以,有时候我回到市内,熟人看见我还是以前的样子,就有些疑惑。也有人不揣冒昧,问你是不是出家了?我则很轻松地反问:你知道什么叫出家?然后不让他再问,掉头走开。
我面对众佛。我不是僧人。但我知道自己的虔诚——就这一句,不用再说什么了。
我面对众佛,我说,我做过很多人间学问,都是假的。现在,在我接受了学生的建议,不再进入学校里的任何其他院系,而是来到了这里的时候,我对众佛如是说。

鲁沂

我是在学生名册上看到这个名字的。那是在课堂上,我要抽问了。我先问,愿意回答的请举手。没有人举手。这种情况我早已习惯,但还是很沮丧。就是我们中国的学生都不愿意主动起来回答问题。每个人都寄希望于老师抽到别的同学
于是我就浏览那张名册。一般的情况是,谁的名字比较奇特,我就抽谁。看到鲁沂这两个字时,我停住了。我想这应该是一个山东人,山东女孩的名字。而且,她还应该是沂蒙山地区的。
我叫,鲁沂。在其他人轻轻松一口气的躁动中,她立刻就站起来了。好汉,我想,山东好汉。因为,一般被抽到的学生,总是慢吞吞地,低着头,弯着腰,在内心叹着“怎么偏偏我倒霉”的气,勉勉强强地站起来。而且基本上站不直,像一条巨大的蚯蚓。但是鲁沂的站起来,有一种“既然该我,就没的说了”的意思。这就是好汉。
结果我的问题变成了“你是山东人吗?”她说是呀。我点点头,说嗯,不错,你坐下吧。学生发出手榴弹爆炸般的笑声。我一想,也笑起来。这堂课也就完了。
我喜欢山东人。武松是山东人,诸葛亮也应该是山东人。我从小到大读的书看的电影,对山东人的描写都不错。解放战争,山东老百姓用独轮车浩浩荡荡支前,让解放军打败了中央军——这种历史镜头我看过数不清的次数。我的祖辈属于国民党阵营,是解放军的手下败将,但奇怪是,我偏偏喜欢帮助解放军打败了我祖父的山东老乡。山东也有很多坏蛋的,但是他们在我心里扎不下根。我无法解释,但事情就是这样。在现实生活中,我一碰上山东人就往跟前凑,套近乎。
分享:
 
摘自:当代 2006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