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教案


□ 莫怀戚

    教案

        莫怀戚

      莫怀戚 男,重庆师范大学中文系教师。多部中篇获《当代》文学奖,长篇《经典关系》获《当代》拉力赛年度总冠军。

有一个男人,在世间过得好好的,却准备出家了。过一个七天,他就要住进庙里。
他已经对着他的佛像说了很多话。他的佛像供在他的书房里,他自己知道是在书桌的正中央。说“自己知道”,是因为那一尊像并不是实实在在地摆在那里的——那个位置上其实什么也没有。而且,说佛像,也只是一般中国人的习惯说法,在他心里,那可能是如来佛,也可能是观世音菩萨,还可能是圣母玛利亚。东方的神,西方的神,其实是一样的;而且,是不是就称他们为神,也没有一定。说上帝,说造物主,说上苍,说天老爷,说安拉……都一样。
就是说,一切,全在于一个人的内心。形式并不要紧。形式都只是人类的想象。人怎么可能知道上帝或者天老爷的模样?蚂蚁能说出人类的模样吗?所以他明白佛祖在心中——但是一定要真正的在心中。他也明白有的人也这么说,有的还老是爱这么说,但目的是在敷衍。让敷衍的去敷衍就是了。
他是一个大学教授,教哲学的,已经教了不少的年份,人也满了不小的岁数了。他不是说得很清楚为什么要出家。真的,他对自己也不是说得很清楚的。他只是不知从哪一天起,渐渐地就有些向往,越来越向往……
当然别人是要向他探究原因的,他只是说那是我的向往。说了这句诚实的话以后,就不再开口了。
他说,主啊,我在你的面前是没有秘密的。我的所谓思想,都是你的意思。哈姆莱特说“倘若一切都是命中注定,那么思想还起什么作用?”思想本来就没有什么作用。秘密起源于思想,那么秘密就起源于主。所以秘密不在我这里,秘密在主你那里。我之所以说秘密是秘密,是因为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其他人不知道。今天我要将它们说出来,还给主。我要腾空我的内心,从此不再牵挂它们。
它们一共有三起。不严重,主,要论起来呢,根本就不算个事,细想起来呢,还有些有趣……为什么说有趣呢?就是真相——真相是永远不为人知的。我就是想到这个,觉得很有趣的。
主啊,这些年来,我煞有介事地做了许多事,说了许多至高无上的话。其实没有一点用处,白白消耗学生的青春和我自己的盛年。细想起来,只有三起事情是有益的,就是对三个女学生:我帮助一个注意修剪自己的鼻毛,让一个本该不及格的及了格,教会了第三个喝烈酒、吃生蒜和用竖笛吹奏巴赫和圣·桑合写的《圣母颂》。
而这一切与我是个学者毫无关系,只与我是一个男人有关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