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杀狗事件


□ 胡增官

杀狗事件
胡增官

昏天黑地下了十来天雨,林子沟小学校长巫振华心里霉斑点点,他都能闻出五脏六腑腐烂气味了。天终于放晴。他躲在房间里想心事,房间的后窗朝着山谷,一屏高山没入云霄,不到中午看不到太阳。到了晚上,谷静山幽,校门路坝下,溪水在乱石间穿行,水流声飘进巫振华的耳朵,像音乐一样伴奏巫振华的心事。
巫振华原是山下平原马子洋村民办教师,书教得好,年年拿学区前三名。他拿到学区第十七个前三名,也就是教完十七年民办的时候,巫振华祖坟终于冒出了青烟。他办妥转正手续从城里回到马子洋天已断黑,巫振华家也不回,又赶了三里路,借着月亮清辉找到他爷爷的墓,在坟头烧了三炷香。第二天巫振华驮着棉被,拎一把斑驳的二胡和一网兜教辅来到离家50多公里外的高山村子林子沟小学。反正都这个规矩,谁转正谁重新发配到偏远的村庄支教三年。全县一盘棋,巫振华是其中一枚小棋子。巫振华离村不离乡,他所呆的乡本来就偏僻,分回家乡的学区天经地义,学区校长丁小山照规矩办事,让他去了林子沟。巫振华在林子沟呆满一年,祖坟又冒了青烟,老校长退休,众望所归,巫振华顶了老校长的位子,做起了林子沟场面上的一个官。眼看快到教师节,巫振华犯心事,荒山僻岭没啥乐子,教师节昨说也得有个过法。他想了一会,没理出头绪,搔了搔头上红褐色长毛,长毛透射出动感的亮泽。巫振华一把摘下墙上的二胡,掇一条课堂上用的条凳出了房间,在架设篮球架的院子里坐定,二胡支在二郎腿上,咿咿呜呜调整龙头与丝弦,声音先是粗糙,继而渐渐柔顺滑溜,猛一甩头,一曲《喜送公粮》便激越欢快地从他俯仰摇摆的上半身流淌而出,汇入不远处溪流里。被月光投射灰白水泥地上的短促身影也随体态皮影似的表演。不久,他的身边便招引几个身影,他们被二胡声吸引来的。往常日子,巫振华拉响二胡,他们也这么自觉聚拢过来,并非曲意讨好,也并非二胡的弦乐如何美妙圆熟,收不到电视的山沟沟,他们极其有限的娱乐就是听巫校长拉二胡。他能拉十几首曲子,什么《良宵》《赛马》,都是欢快的老调,疾雨繁弦,拉的人容易累,拉上两曲就得缓口气。有时巫振华会利用缓气的功夫上传下达,简单布置任务,抑或听听手下反映问题。今晚的听众都怀揣一个共同的目标,打探如何欢度教师节。巫振华歇气的当儿,项素贞开始夸巫校长的二胡水平不逊刘天华。项素贞伶牙俐齿,平常言语刻薄,此时的夸奖别有用意,巫振华听出来了,说你呀,又打什么小九九。项素贞是正牌的师范毕业生,家在市郊的村庄,跟她一拔毕业的同学都分配在平原村,独独她被扔到山沟沟里。第二年新来一个校友叫丁小山,项素贞很快跟他扯上姐弟恋,好景不长,不到一年,丁小山借助他表哥副乡长的力量调去中心校。项素贞和丁小山又维持了一段时间的爱情,终于赶到头。期末统考,项素贞下山改卷子,丁小山不冷不热有意回避她。项素贞打听到他跟幼师戈静处上对象,她藏一根短木棍,砸了丁小山在学校里的房间,门窗碗筷床铺一阵唏哩哗啦。砸完,项素贞卷子不改了,回到山里哭了一场。
转眼,项素贞三十岁,成了老姑娘,她娘为她的婚事没着落寻死觅活要上吊,项素贞依旧风轻云淡,活得没心没肺。
项素贞说,人家县一中过节一人发一千。
听到几声不同嘴巴的啧啧赞叹,巫振华放下二胡,双手叠放膝盖上,做出语重心长的神态。他们立马头皮发麻,别,别给我们上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的政教课。
巫振华哧的一笑,一千块,你问问印老师,刚开学户头拢共不过五千多块,粉笔、纸张、油印都要花钱,我思谋,大伙别发钱,干脆买一条狗开开荦。
他们纷纷赞成,往年过教师节,老校长做主,每人二十元过节费,真不如开开荦,一醉方休。
教师节转眼就到,印云霄一早牵回一条二十多斤重的黄狗,花去三百多块钱。大伙围过来看热闹。黄狗一身淡棕色的毛,身子一耸,头一摆,抖落一根根细毛。那嘴是黑的,鼻尖一块白点,看到人,咧开黑嘴,龇着尖锥似的门牙,一副凶蛮模样。
项素贞蹲在离黄狗半尺远,饶有兴趣盯着鼻尖白点。
印云霄轻喊:“素贞闪开,被咬成狂犬病我概不负责。”
“才不像你,乱咬人。”
众人哄然大笑。
袁浩笑得阴阳怪气。
印云霄上了脸,气咻咻。老师背地里称印云霄抠门鬼,他在学校里会计兼出纳,还兼采买,上面说三个一肩挑,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不符合财务制度,要分摊两个出去。老校长不答应,印云霄要出事我甘愿坐牢。老校长有苦衷,学校留不住老师,老师流水似的换,财务移交来移交去,像什么事,印云霄本乡本土,三十年教龄,二十年民办都没有挪过窝,情况了解,做事刻板,讲原则。再说学校那点钱都在校长肚里装着,印云霄能怎么样?

项素贞领教过印云霄的抠门,暑期县教育局办教师普通话培训班,林子沟小学摊到一个名额,派项素贞参加,按文件规定报名费、资料费、差旅费都能报,巫振华在报销单据上签字同意报销,印云霄愣要卡住差旅费,理由是不符合财务制度,暑期就是放大假,项素贞家在市郊,用不着从林子沟往还,30块报得不合理。项素贞不服气,冷言冷语数落,印云霄嘴上不说,脸上挂住了。项素贞说他“乱咬人”,印云霄听来就是报复。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