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命深处的疼痛


□ 马绍玺(回族)

  自幼年丧母后,阮殿文就像一只孤独的鸟,为了生计,流浪在云南的大小山川河谷间,用自己的方式感受着生命与时间,思考着川流于春夏秋冬的各色事物。阮殿文属于那种有思想和才气的、精神弥漫于万物之中且又善于书写的人。1999年之前,他已经有两部诗集出版,近年又有数量可观的散文发表在《中国作家》、《民族文学》、《散文》、《中华散文》、《山花》等重要文学刊物上,而且这些散文大多受到读者的欢迎,不断被《作家文摘》等各种文摘类书刊转载,并入选全国性的散文精选集。
  阮殿文是用诗人的敏感来书写散文的,但他的散文绝不是当下所流行的“情感加想象”的一类。他的创作灵感来自他脚下的泥土和大地,来自他行走其间的每天都在流逝的时间,他说他只是这一切的一个“记录者”,他甚至说,“我只是这些文字的记录者,真正想说出这些话的人,并不是我,而是现实的我指不出来具体是谁的他们”。他散文的主题极其宽泛,并且由于诗人气质的浸泡而使得文字间闪烁着一种高蹈的意志。在这些文字中我们随处可以遇见宽容、洁净、亲情、忏悔、饶恕、仁慈、赞美、诅咒一类的词语。当然,这绝不是“高贵主题”的有意罗列与展览,也不是追求时髦的背后那无法掩盖的虚弱的影子。如果把阮殿文散文那不易统一的主题当作一条河流的话,那么,这些词语所关涉的内容就只能算是这些散文主题的风景线了,它们就像生长于河岸上的庄稼、树木和村庄一样,共同构成了属于自己的风景。我以为,在这些极容易被读者抓住的主题词语的背后,有着一个不为人们注意的、更能统一他的大多数散文的主题:生命深处的疼痛。
  由于早年丧母,阮殿文对时间的流逝以及时间无法抚平的伤痛有着深刻的体验与记忆。而且这种体验与记忆一直与死去了的母亲和健在的年迈的父亲(有时他是母亲形象的另一种存在)有关。在《母亲的菜花》中他这样写道:
  美好的时光都是转瞬即逝的。离时光最近的我,首先尝到了时光远去的空虚和痛苦。正当又一季的菜花就要盛开时,母亲沿着来时的路去了,回到了她起身时的地方,和我离得远远的。
  这里的“时光”承载着美好和幸福的童年,承载着慈爱母亲参与并耕耘的生活,承载着作者生命中“居家”的感受。然而,伴随着母亲的离去,美好的时光带走了一切的美好,留下的只是一道无法愈合的伤痕,一条从此走上的流浪之路:
  那时我还小,还不知道没有母亲,菜花就不会自己盛开;还不知道没有母亲,菜花只不过是大地上没有获得土壤的种子,不可能在我面前盛开出让我激动的金黄色的花朵;还不知道没有母亲,菜花只不过是没有得到太阳引领的光明,更不可能成为太阳的眼睛,照亮我,照亮我今后的生活。
  这里“菜花”的意象已经类似于朱自清笔下父亲的“背影”了,它凝聚着作者对远去了的母亲的那种近似宗教般的情怀,是作者对生命中仅有一次的母爱时光的追怀。可是,今天,这美好的一切留给“我”的,只是一道时间深处的伤痕,“像一座荒无人烟的村庄”,时时提醒着“我”,折磨着“我”。
  母亲过早的离去让阮殿文更加关注孤独的父亲。确切地说,他把对母亲的爱也投到了父亲的身上。这种关注与亲情让他写下了一系列让人为之落泪的篇章,《父亲相亲》、《父亲没有四千块》、《父亲挑书》可以算作其中的精品。这类作品虽不能说是用血写的,但绝不是用水写的。这些作品首先感动读者的,是弥漫其间的父子之情,是老迈的父亲无论何时何地都替儿子的未来着想的圣父般的情怀与形象。然而,就我的阅读感受来讲,这同样只是这类散文外在的“风景”,真正的内在“元素”依然是时间流逝后生命深处的伤痛。只是,与前面不同的是,这里的伤痛来自人性的觉醒与自我批判。正是对这一主题的独特而又深入的探讨,让这些作品在每一位细心读者的手里显得沉甸甸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