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燕子的杂志


□ 朱忠甫

朱忠甫

  燕子和我是同事,都在一所小学教书。她身高1.72米,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身材匀称苗条,披肩的长发油黑发亮。她的舞跳得很好,而且能根据一些儿歌,编很棒的舞蹈,屡屡在全镇“六一”儿童节上获奖。漂亮能干的姑娘,后面总是会有一大群追随者,我也是其中的一员,只是不敢向她表白。

  镇上有一位在粮站工作的小伙子,是我们这帮追求者中最勇敢最痴情的人。他每天都要抽空来看她,燕子不愿理他,他就站在教室窗外,看她上课,风雨无阻。那小伙长得又高又帅,斯斯文文,爸爸是粮站站长,条件这样好的人,燕子尚且不爱搭理,我一个穷小子又会有多大机会呢?

  燕子的哥哥在北大中文系读书,经常买一些书籍杂志给她,其中最多的是《北京文学》,因为她哥说《北京文学》虽是一个区域性杂志,但杂志风格和内容大气,可读性极强。我那时是一名文学爱好者,偶尔会在家乡小报上发几首小诗。一个爱读书写作的人,向别人借几本书看看,应该很正常吧!因而,我向燕子借书,外人没有闲话,我们彼此也不会尴尬。

  燕子第一次借我的便是《北京文学》,她拿着杂志,很慎重,说这是她的心爱之物。我心里有点不快,转身想走,但她还是把它塞给了我。看完了一本,她会借给我另一期的《北京文学》。那时,我开始只是享受与燕子接触的过程。后来,却像迷恋燕子一样迷上了《北京文学》。我至今还记得《北京文学》里的一篇小说,题目叫《二蛋上学》,讲的是一个叫二蛋的白痴,居然凭着好手气,从小学一直考到大学。文章深刻地揭示了采用标准化试题,进行考试的弊端。读完这则小说,我和小说中的二蛋他爸一样笑痛了肚皮。讲给同事们听,他们也大叫过瘾,问明了故事的出处,都纷纷向燕子借《北京文学》阅读。而一本崭新的《北京文学》,从燕子手中借出,再回到她手中时,往往面目全非。燕子心痛得不行,接过杂志就会用胶水修补破损之处,把页面褶皱抹平,有时还会给杂志封面套上手折的硬纸保护,看得我等借书之人,羞愧无比。而她架不住我们的馋劲,借出的下一本《北京文学》,却还是同样的结果。

  就在我和同事们沉浸在《北京文学》一篇篇美文中,燕子却忽然要嫁人了,二十岁不到,就要嫁给镇上一位百万富翁的儿子。后来,我才知道,她过得很不开心,她一气之下竟买了两包老鼠药吞下死了。

  燕子让我爱上了《北京文学》,我却再也见不到她了!

  责任编辑 师力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