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故人故事


□ 郑 因

  田伟人
  
  田伟人本名田维仁,因其身材高大、壮硕,喜欢穿白底黑面的圆口布鞋,草绿色军裤,白衬衣,天晴的日子,常背一顶白灿灿的麦秸杆编织的宽边大草帽,帽沿上有鲜红的五个大字——为人民服务,他到生产队视察,见了汗滴禾下土的农工,就情不自禁地扬起膀子招呼: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极其地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很有伟人风范。
  农工们便私下叫他田伟人。
  农工们欣赏并景仰田伟人,私下里常猜测、打赌:“我赌一斤红苕酒,你们信不信,田伟人肯定是毛主席的亲戚!你们看他那一招一式,哪一点不像毛主席!”赌了十回八回,没有哪一回见了田伟人敢上前问一声:“你是不是毛主席的亲戚?”于是那一斤红苕酒就永远是一斤红苕酒,不曾变了酒鬼们的排泄物。农场农工来自五湖四海,藏得有龙,卧得有虎。有的说共产党不兴搞替身,当年蒋介石的替身有八九上十个。马上有人抬杠:斯大林不是共产党?二战时斯大林的替身不少于一打。那时没有如今的特型演员一说,他们的话题就少了“大款”、“暴富”、“走穴”、“逃税”、“挥挥手十万”、“说说同志们好二十万”、“到底谁接见谁”等等内容。
  想不到“炮打资产阶级司令部”来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一夜之间,农场3万余名农工心目中所敬仰的田书记田伟人,成了地主阶级的孝子贤孙。造反派去抄田伟人的家,发现他家里还辟有一间佛堂,供奉着二尺高的观音菩萨。经过拷问田伟人的母亲——一个又白又胖的老太太,得知老太太一辈子吃斋念佛,她的遗腹子田维仁,即便做了共产党的副局级党委书记,每年观音菩萨的生日、母亲的生日、自己的生日,每个生日都要随母亲给菩萨磕头、上香、吃斋。田伟人生就那么一副伟人形象,让他抱那么一尊二尺高的观士音佛像游村窜街,不像那么回事,造反派就给他剃了光头,又在他唇上画了两撇八字须。
  我父亲有一段时间在总场政治部负责刻印《农场战报》。那时我家就住在与田伟人家相隔一口水井的另一排红瓦屋里。我一看见田伟人的独生女儿梁卓娅在井台边剖鱼,就拎一只小桶去提水,蹲在那里看梁卓娅脖子上绕了几圈的大黑辫子。我头上的黄毛小辫细得如一根老鼠尾巴,于是便对梁卓娅的大黑辫子看不够。梁卓娅比我大两岁,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她总逗我:“看什么看!看到眼里拔不出来了!”我就小心翼翼地笑着,讨好地说:“看你剖鱼哩!”她就说:“好吃佬,不给你吃鱼,不给不给就不给!”而梁卓娅的母亲,看见我母亲就说:“你养了几好个姑娘哟,晓得几巴家哟!我家柴禾垛旁边的棉梗,被她今天一抱,明天一抱,捡得干干净净!”母亲听了这“表扬”,总要训斥我:“再不要捡田伟人家的棉梗了,再捡要剁你的手!”我却总是记不住。他家后门口的棉梗堆得山高,而我家门前的柴垛像个小坟包,又不是到他家柴垛上去拿,掉到地上的,我不捡人家也会捡的呀!也许是因为我总捡他家掉到地上的棉梗吧,1961年建“劳改队”,1963年我们一家就从总场下放到劳改队来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