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蜇伏


□ 田洪波

  

  父亲呷口酒说,其实从一开始我就觉得他有点怪,只是没把他的事往深处想。

  父亲的脸变得凝重起来,他是我们艺术剧院的场记,个头不是很高的一个壮实小伙子,每天演完戏他都是最后一个离开。那阵子,剧院上演保留剧目《风雪夜归人》,与这台剧有瓜葛的人都忙得团团转。

  父亲继续说,这样的状态下,一场戏演下来谁不想早点回家休息?我是更夫,我早看在眼里了。可偏偏他就怪了,好像总有处理不完的事,要么和大家一起走,然后会说忘了什么事再返回剧场,一待就是很长时间,要么就磨磨蹭蹭很晚才走。

  父亲说,他可能是当时全院最辛苦的一个,我那会儿也理解他,心想做什么事都不容易,他走时我还会叮嘱他注意身体。

  我无言地听着。

  父亲深深叹口气,有几次我拿了酒菜想找他叙旧,可剧场的门根本打不开,我当时想敲门来着,又怕给他添什么麻烦。后来有一次,我仔细趴门缝听了听,隐约觉得有人在说什么,你猜是什么人在说话?

  我懵懂地摇头。父亲瞄我一眼,剧场里能听得到的只能是台词了,我虽然没多少机会看完整的《风雪夜归人》,但我还是能听出有人在模仿剧中主人公说台词,而且说得声情并茂的。

  我眼前一下亮堂不少,是那个场记?他说台词干什么?父亲摇头说,我也不明就里呀,听了几个晚上,发现他每次说的台词竟是不一样的。

  我默默揣摩,没有头绪,倒是父亲揭开了谜底。我把这件奇怪的事和一个同事说了,同事笑说,哦,他以前是学表演的,可能是想过演戏的瘾吧,然后笑着走开了。

  原来是这样。父亲说我心有安慰,一是这是个正经人,二是这是个有上进心的年轻人,只是他心里的苦没人知晓,也怪难为他了。每场戏做场记,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别人在舞台上风光,你说这心里得有多压抑?

  我恍然大悟,如今还有这样的人啊?

  父亲别有深意地笑,你爸我不是看不明事理的人,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我有些傻傻地盯着父亲,你揭穿了他?

  父亲拍一下我的头,我哪里会那么鲁莽,有一次他过完戏瘾,我把他留了一会儿,给他酒喝,安慰他一些人生要把握机遇的话,也不知他听没听进去。

  他当时眼睛都瞪圆了,不知是惊讶我知晓了他的秘密,还是感叹我话说得深奥。那之后有好几天再没偷着回过剧场。

  父亲说,我接下来就是找导演,和他说了场记的个人情况,希望他能给他上台的机会。导演问我他是你什么人?我说是远房亲戚。不知是我的话起了作用,还是机会终于眷顾了他,演男三号的演员突然患病,导演就真的让他救场了。

  谁也没想到,他把那个男三号的角色演得惟妙惟肖,分外出彩,博得观众长时间的掌声,连导演都伸大拇指。

  那几天,场记不再躲着我,而是感激地见着我就笑,走起路来显得特轻盈。可惜好景不长啊,转眼男三号痊愈了,场记又回到他的轨道上,不过看得出他已经很满足了。

  那之后,他又开始偷着溜回剧院。作为场记,他已熟悉每个人的台词,他又开始自娱自乐了。

  父亲说,这时候我就不能再找任何人了,我要做的就是为他保守这个秘密。可我还是忍不住好奇,我偷偷配了把钥匙,在一天晚上悄悄打一条门缝。我看到场内漆黑一片,只有舞台上灯光炽热地亮着,场记一个人正站在舞台中央。

  父亲大口地喝下一口酒。他穿着男一号的戏服,完全沉浸在戏中,慢慢往前移动两步,双眼含泪,然后说出一连串抑扬顿挫的台词。他眼里的泪开始积聚,我不知是剧情需要,还是他真实的心声。我凝神屏息,真怕惊扰了他的梦。

  父亲感慨地呼出口气,如果仅仅这样下去,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生活中的一个普通插曲罢了,可这孩子分明命不好啊!

  父亲说,那正是夏季最热的几天,舞台灯可能打得太久,不小心把天棚引燃了,大火一下就控制不住了。偏偏那天我喝了点小酒,反应迟钝地半天才闻到刺鼻的烟味。

  我的心揪了起来。这时父亲说,等我意识到着火时,火势已经很难控制了,我磕磕绊绊地去喊他,可浓烟已经完全不允许了。

  父亲眼里浸上一丝泪,不知他是根本没想跑出来,还是奋力救火来着,总之,他烧得很严重,最终被送到医院抢救。

  后来警察找我了解情况,我只能如实回答。他现在还没痊愈出院,本来他期盼有机会上戏,不想一场火灾也在等着他,福兮祸所伏啊!

  听着父亲的话,我打了个寒战。

  【责任编辑:徐曦[email protected]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蜇伏”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