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地方小事物


□ 泉溪(哈尼族)

沙 坝

突然在眼前铺开一片银光

大的石头,小的沙粒和芦苇花

全在一群陌生人的面前展开

风管不到他的地盘

水管不到他的江山

一粒粒细沙组成的世界

照亮我们肉体里神的灵光

有绿草,有星光,有晨曦

只是在大沙坝,人们很难找到

梦中的海市蜃楼,一日三餐

大荒地

再没有比这更土的说法,大荒地

再没有比这更见外的说法,大荒地

为你匹配一个名字,为你开辟一条道路

这是人们的随意,也是人们的出尔反尔

……许多年过去了

你还拥有那个“大荒地”的名字

如今屋宇林立,车马喧嚣

写下“大荒地”的人,在书法的意气中挥洒

在速度的轻快中回望来生

天上写着——没有生荒的地,没有嫁不出的女

大荒地,被我一个外乡人看见

十年前的人

我每天都要相遇一个十年前认识的人

思茅,这是一个崭新的边地小城

虽然默不作声,像云南山地上那些随处可

见的

一块找不出名目的石头

而我已在思茅客居十年之久

十年前,我在一家医院做清洁工

清晨总要到医院门口吃早点

汗水、泪水和喘息忽略不计

十年前的人,她就站在母亲身后帮衬

苹果脸,白皙皮肤,乳白色的热汤气

总熏到她的镜片上。多纯净的人

已经长到十七八岁的枝头上

日子总会有许多的后来——后来

我离开医院到云南各地漫游

漫游的时光里我又想到了那年一碗碗早点——

那张苹果脸总在眼前晃。等我回来

是十年之后。街道永远崭新着她的方向

我数数香樟树,不多不少

还是我走时的108棵

每天,我从这条香樟树街道走上去

她走下来,在固定的位置我们总会相遇

但她不再是那个卖早点的十年前的人

从思茅到版纳

在高速路时代,从思茅到版纳

提前预定了我的蓝色心情,春天在眼前

我还是怀念骑马时代,千水万山

都在马蹄下悠远,你我情真意切,翘首以待

思茅,版纳,在地图上都是地名

高快客车犹如孩子手中的弹丸,目的地立等即可

从思茅到版纳,一个人的单相思

一个人在热风中的孤注一掷,破釜沉舟

从思茅到版纳

有一个人开始洗心革面,弃暗投明

关于酒的胡思乱想

酒瓶与酒杯之间的距离有多远

恐怕没有人测算过

估计李白没有

杜甫更无闲心,那么

酒杯与酒杯之间的距离

恐怕也没有人去测算过

一杯酒置于一张桌面

只剩孤单、落寞、无助

一群酒杯之间

只有狂欢、喧嚣、热闹

世界之外,或许只有另一杯酒

能真正读懂它的安静、满盈与充实

橡胶林

一棵树与一棵树之间

保持着矜持、尊卑、左右对称

它们不是真正的森林

它们的世界,被规范出秩序、谁生谁死

森林世界,是一个活的世界

是一个会呼吸的器官,江山和帝王

橡胶林,挤出来的是奶

它们固定了有形的物质世界

但它们永远看不到,摸不着

田 野

突然从半山腰挂出一片田野

有水光,有蕨菜,有蛐蛐的呻吟跳跃

一片田野要有水光闪烁,要有蒿草缠绕

像一个女子,要有蝴蝶拥围——

是田野就要有男人耕耘,这颠扑不破的真理

在一个男人下山之前,敞开胸怀

泥土鲜红,稻麦翠微,只有农人和牛

和田野混淆——这远远近近都是农人的家

园和亲戚

我离开田野已经多年,但田野的水光依旧

闪灼了我的眼睛,一下,两下,三下

这片田野即刻从眼前退回到桌上的台历中——

这幅摄影作品被人命名为

希望的田野——而我两眼空空

收不回神来

梅兰村

到底种下了多少梅花和兰草

到底动用了多少水土和滋养

一个名字覆盖了你所有的地盘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小地方小事物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