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国画教学中的“线”


□ 陈 军


国画<a href=教学中的“线”图片1" />
内容摘要:本文由线的具体形态到线的精神性的论述,围绕国画教学中如何完成线的物质和精神性的统一而展开探讨。
关键词:物质性线的审美属性精神性

在国画教学中,“笔”实际是用笔,笔的结果是线条。本文试图从线的物质性与精神性的统一入手,探讨“线”的教学,进而理解艺术及艺术问题。

一、线的物质性,线的具体形态

线是什么?自然界中有没有线?国画中的线条与具体世界是什么对应关系?这是在国画教学中首先遇到的问题。
线的具体形态是线的第一层面,而线的独立审美性是线的第二层面。曲线美是指女性的身材好,而挺直的腰板则是赞美青年男子健壮的体魄。直线与刚直相联系,曲线与柔美相关。正如布洛克所说: “正是直的线、僵硬的棱和尖锐而突出的角,才使一件物体成为棱角分明的东西。”当我们说一件物体“紧张”或“敌对”时,完全是因为我们看到它具有僵硬的线条和突出的角。“十八描”是中国人的创造,它使线条的运用达到了顶峰。 线作为中国画的一个重要特征,体现了中国人特有的审美趣味。
绘画中的线条,既是画家借以表达情感,构成画面的一种媒介,又是其使用媒介的结果。绘画中的线条,是一种媒介物在结合中所留下的痕迹。因此,线的独立审美性还体现在由于运用不同媒介所产生的不同美感上。中国写意画,由于生宣纸及笔墨等媒介不同于西洋媒介,便产生了与西洋画极其不同的艺术面貌。
当然,对媒介的理解,还可参见阿恩海姆对媒介的论述,他写到:“‘媒介’这个词的含义,不仅仅是指材料的性质,还指某种文化或 某个个别艺术家所特有的表现风格。”这样我们便知道线条所负载的审美含义远远不只它表面所呈现出来的。线条虽然具有独立的审美价值,但在绘画中,却决不可能单独存在。
线条是画面整体的线条,其审美性服从画面而起作用。正如前文所说,曲线用来赞美女性的柔美,而同样的美在蚯蚓身上却体现不出来,不是曲线变了,而是曲线所处的整体变了,这是教学中的又一难点。
作为轮廓线的线条,可以从两个方面考虑。首先,轮廓线是画家为标示客体而使用的媒介,它在结构上与客体具有异质同构的性质。轮廓线指向现实物,我们从轮廓线认识了对象。阿恩海姆说 :“艺术创造的是一种与现实事物在结构上等同的事物,而不是对它们进行复制,线条是有运动行为通过一定的媒介产生出来的事实时,我们就会发现,这种一度的轨迹(线条)本身,实际上是对于人所知觉到的形状的最直接和最具体的再现。”另一方面,轮廓线又有其独立的审美性,在现代派的作品中,轮廓线主要不再用来标示物体(对物体的再现),而是借助对象轮廓变化的丰富性而取得画面线条的丰富变化。同时,由于创作主体的不同以及不同主体的创作状态,又必然引起线条的丰富变化。因此,对线条的理解不可能离开创作主体而存在。

二、线的精神性——线条打上了主体的烙印

线具有精神,是因为体现了主体的情感。在线条教学中,学生如果能够透过线的表面,体会到这种精神和力量,就是线条教学中的又一次升华。如画家保罗·克利有句名言:“用一根线条去散步。”道出了线条的本质在于它的情感意味,即表达画家精微的感觉和细腻的情绪。
线条作为主体进行表达的一种重要媒介,无可避免地打上了主体情感的烙印。颜真卿的《祭侄稿帖》中那满纸飞舞、苍劲有力的线条体现了他痛失侄儿的悲愤心情;而在凡·高的绘画中,他用那神经质般迷乱的线条来描绘他眼中的世界,从这些线条中我们体会到了他强烈的情感世界。虽然我们探讨国画中的线条,但油画世界却同样给我们以启示。当然,中国绘画由于更注重用线、用墨,中国画中线条所负载的主体情感尤甚,因此,中国画中才有借笔墨遣情之说。我们能从诸如吴道子直到陈淳、徐渭、石涛、八大山人的绘画中,体会到主体是如何通过线条来传达情感的。
国画,尤其写意画,线已经从勾画轮廓而上升到对线条本身质量的关注,这与西方绘画,尤其是写实绘画有着很大的区别。因此,在教学中,应使学生更多地体会线本身的力量,体会主体的精神性,而不被形所束缚。对于这一点,日本理论家中川作一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只有不用作表示人和物的轮廓,自由地划线,才会出现线条的表情或精神。康定斯基所说的“内在共鸣”就是从绘画形态中感受到的那种情绪的体验。如果不将线条和色彩从对形的束缚中解放出来,线条和色彩就永远不会放出耀眼的光芒。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5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