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弃石”偶得


□ 王兆胜

王兆胜

  一九六三年生,山东蓬莱人。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获博士学位,现供职于《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已出版学术著作《林语堂的文化情怀》、《林语堂大传》、等十部,在《中国社会科学》、《文学评论》等刊物发表论文百余篇。同时从事散文创作,著有散文集《逍遥的境界》《天地人心》等。

  那年,我到洛阳讲学。讲座结束后,主人间我想到哪里转转?我说想去看看奇石市场。主人不解,反问道:“那有什么可看的?还不如逛逛名胜古迹呢!”我说:“天下的名胜古迹太多,看也看不完,何况洛阳有代表性的景致早已看过,所以想一人随便转转。”拗不过我的执着,主人只得随我所愿。为确保我的安全,又想一同聊天,主人一定要陪我同去。

  春日的阳光变得分外明丽和妩媚,它仿佛由杨柳的柔顺、玉兰的华贵、牡丹的娇艳、孩子的笑容编织而成。走在洛阳的街巷里,脚下就有一种阳气缓缓升腾,仿佛踏在弹簧之上;心中也如饮了玉液琼浆一般,有沁人心脾之感!而石市空旷院落里堆积如山的石头,更让我眼前一亮,如入宝藏库府一样激动。

  看着我如痴如醉在院落的乱石堆里欣赏和寻觅,不少石商走过来围住我。他们一面笑我“没见过世(石)面”,一面邀我到屋里欣赏。因为,经他们之眼,已将名石佳作收藏起来,而散落于院子里的就是没多少价值的“弃石”了。但我却不这么看,我喜欢“人弃我取”,尤其从一大堆“弃石”中能寻到我中意的佳作。在不断的寻寻觅觅中,我得到两块石头,并以极便宜的价格买下来。后来,我为它们分别起了好听的名字:一是“石包石”,一是“玉开花”。

  “石包石”约有四斤重,它的高、宽和厚分别为21厘米、9厘米和6厘米,其状如酒瓶,也像一个凛然而立的将军。酒瓶一般呈圆形,而此石则呈方形,尤其是被包的内石向上伸出,颇似酒瓶之“脖颈”,这就显出了它的奇妙与珍贵!此石呈砂岩的灰色,上面点缀着芝麻般的小白点,只是内外略有不同,内里比外面深了些,也粗糙了些,这就显示不同的层次与力度。因外面一层石头将、内石包裹了,颇似一件大衣外套披在身上,而伸出的“脖颈”也就像将军之头一样虎虎生威。难能可贵的是,此石方中带圆、粗中有细、规则中又有变化。这就带来了它独特的视觉美、把玩的便利和从中不断悟道的可能。因为外面的细腻润泽,犹如磁器般美妙,所以视之抚之如玉,也如婴孩的肌肤;方中有圆和圆中带方,又分明让我感到了世界和人生的内涵与智慧,方中有力而圆中有通。于是,一阴一阳中寓含着“道”;此石虽非名石质地,但它质地坚硬,且在“石”中包含了更为坚硬的石头,可谓集天地之灵气与神奇于一身。常言道:“石之美者谓之玉。”又说:“石中玉。”此石虽非玉石,但石中有石,也算是石中有“心”吧?再者,此石或站或卧、或前或后、或正或倒,内石均为“人形”,那么,有石中“人”必有“心”也。因之,我常让“石包石”立在书案上,它既有孔武之相、又有玉人之姿,可谓光彩照人、不同凡响。

  那块“玉开花”更重,约有16斤,其长、宽、高各有26厘米、18厘米、19厘米。之所以称之为“玉”,就在于它有“玉质”。其色彩由黑、黄、白构成,或单独呈色,或交错杂陈,且三色都有玉质的感觉,细腻而光润、通透而内敛。所谓“开花”,指的是其状如花开,它仿佛是一朵三色杂陈的牡丹含苞待放,饱满、光艳、生动而又楚楚动人。在依稀可辨的花瓣中间,有一个凹地,可容水、可放物、可蓄气、可聚财、可含德。而其边缘则爬着一只黄身黑头的金龟,另一边则卧着一只晶莹透明的玉龟。如将此石翻转过来扣在平面,它看上去如蚌、如龟、如螺、如帽,极得丰富内敛、韬光养晦、安如磐石之致。有趣的是,在如龟的伏卧中,其周身有多只龟于其上,或大或小、或黄或黑、或动或静。另外,背部也有一凹处,其中有蟾蜍一只,黑色、光润,潜身于底,仿佛修炼成仙的高僧。我想,此石来自洛阳,它是不是牡丹的化身,否则何以如此气度不凡、出神入化?在风和日丽的春日,我常将它搂在怀中.细心地抚摸。于是,其周身的黑、白、黄以及色彩的交融处,都在厚厚的包浆中泛着花开样的光泽与美丽,令人有心醉神迷之感;有时,我又喜欢在阳台上,借着明媚的阳光,将它高高地举起,并让它慢慢地旋转,仿佛有微风吹拂,于是欣赏它的低首、弯腰、抬头,以及一颦一笑。洛阳牡丹,包括天下所有美丽的花卉,就如同美丽的青春岁月一样,它们都会随着时间的流水变了容颜,甚至随风凋落、入地为泥;然而,我这块“玉开花”石则不同,它会永远保持着自己的质地与美丽,开放在天地之间。只是不知道,在未来的岁月里,它将归于何处,花落谁家,主人又会是谁?

  在得到这两块“弃石”,也算是“奇石”后,我随店主登门入室,遍阅他们的藏品,有的还带我入其“密室”,让我领略和购买他们的精品和镇室之宝。像一只小狗、一只雄鹰,还有一尊菩萨,我都不感兴趣,因为其价格动辄以千、万元计,而一旦简单地只用像什么来欣赏石头,那就失于肤浅和狭隘!其实,奇石欣赏一是要象形,二是要神似,三是要在似与不似之间,更重要的恐怕是,它其中包含的天地之大道及其神秘。还有,我喜欢和欣赏奇石往往不以“价格”高低,更不以“众人”喜好为标准,而是用“平民”的眼光,用“人弃我取”的态度。试想,当以极其低廉、似乎是白给的价格,在被人弃放的一大堆石头中,得到我的至爱,那种心情与感受是最快乐和幸福的,而满足与美感也往往就蕴含于其间。这也可能就是在收藏领域中所谓的“捡漏”吧?

分享:
 
摘自:海燕 2012年第12期  
更多关于““弃石”偶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