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心灯


□ 马一川

  下午两点差一刻,金山小学预上课的音乐声又准时响起。凭窗东望,沿河路人行道上已经白衬衫攒动。刚刚看完一本台湾作家黄春明的《泥土的滋味》,随之而来的是一种难以自抑的感动。

  我也油然想起了自己的启蒙老师。那年九月,在烟竹学校开学半个月后,父亲终于说服校长同意我入校试读,条件只是我从家里自带桌椅。

  那是一个云净风轻的日子,一大清早母亲把我叫醒了,用完早饭,父亲对我说:“从今天开始,你也可以跟别的孩子一样上学了。”然后,父亲用肩扛着一条高凳、以手提着一条矮凳,母亲为我背上事先准备的书包,我跟在父亲后面就从家里出发了。初秋的早晨,乡野间一片郁郁葱葱。一路上沐着清辉,闻着鸟鸣,十几分钟后学校就到了。穿过大木栅校门,我们来到一间教室门口。父亲放下凳子,向着书声琅琅的教室高喊:“何老师!”不一会儿,我看到一位笑容满面的女老师迎了出来,十分热情地招呼我们:“来了啊,来了好。”说完她拉过我的手,拐向另一扇门口。这是一个约七八平方的隔间,临窗一张书桌、一把椅子,里面一张单人床,而墙角堆满了高高低低的书籍和作业本。何老师抱我坐到椅子上,自己半站半蹲地看着我问:“你知道学校开学这么久了,你才插进来,为什么吗?”接着她又说:“这是因为你离入学年龄还差了四个月,按照规定学校不能接收。所以现在你还没有纳入正式学籍,只能算是旁听生,不过我要求你跟其他同学一样,各个方面都能严格要求自己。”然后她就挑了一套旧教材送给我。

  自此我正式迈入学校的门槛。不一样的生活开始了,我朦朦胧胧地感到,这种机会得之不易又与众不同。因此,虽然我单独坐在教室后边的一个角落,不使用学校的桌椅,但是我上课却十分专心,也能认真地完成各项作业。何老师对待每一个孩子始终既关爱又严厉。每天第一节课,何老师第一件事总是抽查家庭作业。抽到没有完成的同学,就一个不漏地叫到讲台上,然后逐个逐个地用尺子罚打手心。最初三四周,我几乎每次都要被何老师抽到。当惩罚结束之后,何老师则反过来拿我和其他认真完成的同学在班上通报表扬。到期中的时候,何老师征得校长同意,让我也参加了考试。在那一次考试中,我脱颖而出考了双百。校长知道后很高兴,破格把我纳为了正式生。不久,何老师调整座位,把我编到了前面第二排,又让我把自己的凳子搬回了家里。

  有了学校的课桌凳,也就有了同桌。我的同桌不仅成绩不好,还经常上课开小差、不完成家庭作业。但是与很多其他同学相比,他又自有一种魅力,游戏花样也更丰富。我最早即是从他那里学会了玩纸牌、“管打捉贼”、中国象棋。座位调整不久,何老师开始重点抽查“落后生”作业,但持续两周同桌皆“安全过关”。对于他那样的“野孩子”, 能迅疾取得这样大的进步,我的确感到既钦佩又难以置信。一天下午放学时,我忍不住问了同桌。没想到同桌听了,自信满满地说:他发现了一个规律,能够确定何老师什么时候会抽查谁的作业,什么时候不抽查谁的作业。还竭力劝我不妨一试!经他一再怂恿,我也决定按照他的推算,当晚不做作业玩它一次。然而该我倒霉,翌日抽查作业时,我第一个被何老师“缉拿归案”,先面红耳赤罚站到讲台上。等到打手心时,刚好又倒过来我被排在最后。我有意无意地看到,似乎每位同学都是不轻不重地打三下。轮到打我时,却听到何老师提高音量说:“你可得打十下,并且不能哭,哭了翻倍。”果不其然她说到做到,打到后面,我的手心都红了,疼痛一次比一次厉害。因为有言在先,尽管眼泪到了眼眶边上,也不敢哭出声来。这样受罚后整整一天,我都心神惶惶、踧踖不安。下午放学时,何老师将我又叫进她的办公室,但是到了办公室,第一件事情她却从抽屉里面掏出了一颗冰糖给我。在我童年的印象中,只有在过年才能吃到糖果。何老师极温柔又很小心地问:“老实告诉我,你觉得老师打得对不对?”我点了点头。然后何老师又说:“你这次没写作业,是不是受了柯林的影响?老师打别人三下、打得轻,而打你十下,打得重,你知道为什么吗?老师把你和柯林编在一起,就是想让你从好的方面影响柯林,而不是让柯林从坏的方面影响你……回家吧,把老师说过的话好好想想。”

  秋尽冬来,转眼到了期末,全乡组织“统考”。一年级也不例外。统一命题、统一评卷、不同学校老师交换监考。考试那天,上午考语文,下午考数学。当数学考完交卷的钟声敲响,柯林趁着监考老师不注意,突然提出要和我互换试卷。我未及多想,糊里糊涂地,便答应了柯林的要求。过了一星期,我才知道考试出问题了。成绩通知单一发完,何老师即刻将我和柯林叫进了办公室。门一关,她严肃地说:“这次期末考试,你们两个知道犯了什么过错?”柯林耷拉着脑袋,我也吓得不敢吱声。何老师又严厉地瞪了我一眼:“你看你这次,语文考一百分,数学不及格。而柯林数学考一百分,语文不及格。老实告诉我,是谁先提出交换试卷的?”我战战兢兢地,一五一十地交待了。何老师又把目光移向柯林:“看你,平常不用功,考试时就尽打歪主意。这回好了,你们两个数学科一起作废。马一川,你一定要记住,以后不管碰到什么事都要先做判断,能做不能做,是非曲直,清清楚楚。柯林,你也要记住,以后不管干什么都得靠自己,不能耍小聪明,更不能拖人一起下水。”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心灯”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