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诗歌的技术主义祛魅


  杨勇

  1、朴素的力量

  读古人书,我发现我越来越喜爱这样的诗歌。“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天净沙·秋思》马致远)这个孤旅天涯的赤子之怀的小令。全用了外在的客观事物人诗,把它们如实一一摆来,尽了最大的客观呈现,语言简洁而朴拙、直接而硬朗,整个全无华丽的修辞和迷眼的技巧,却让诗衍生出最大的主观,意蕴雄浑、缥缈、缠绵,余味跨跃时空,经久不绝。

  何以如此?其实透过这种所谓的客观,我们看到的是另一种秘密:朴素,朴素的力量没有时间转弯抹角。他没有那种诸如比喻等模糊的修辞来玩味自己的心境,他只是看到,他只是说出,“我来了,我看到,我说出”,看到和说出,就是身体和心灵的和谐的同时在场和同时的喷发,就是生命状态的本身。这种自然而又如参禅的语言状态成就了这首词。

  还有这个写小得不能再小的事物的小诗,“兰生已匝院,萍开欲半池。轻风摇杂花,细雨乱丛枝”。(王俭《春诗》)简朴得很,仿佛作者在随意拍摄,它只是两组境头的组合,长镜头和近镜头,然而这组朴素事物的组合,却有着别样的蕴味,它从微小事物发现了世界律动之真,弥漫着人对春的喜悦和恬静。它的语言是天成的,没有技术主义的媚骨.仿佛诗句就在那儿,而诗人只是发现了它。诗人直接从存在中看到和直觉到它,就随手拈来,但通过诗人的言说却昭示出世界的真相来。整首诗是外境更是心境。境有、意有,因境而有意,有意而境成,意境天然合一,无有丝毫做作。

  一首浑然天成的好诗,就是因其语言、心情,外境处于高度的谐和之中而直指人心,能读来让人怦然心动的诗。

  中国古人实际上很崇尚自然天成的文章,且深谙本真本色的为诗之道。《道德经》中云,“复归于朴”,“见素抱朴”。朴素是自然的本体,是一种大美,与世界合一的大美。而“朴散则为器”,“器”是一种小技巧,人工雕造之艺的产品,是下下的层次了。有时我想,唐诗所以是中国诗歌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峰,有一点就是因为它昂扬着生命的律动,骨子里有“念天地之悠悠”的天人合一的高格,有打击力,生命力天然浑成,而不像宋诗和后来的诗,掉入那种理趣和拈断胡须的技术趣味的雕琢中。

  2、语言的怪圈

  语言表现不了最高的秘密——存在(神),语言在最高的秘密——存在(神)面前是虚弱的,语言只是我们迫不得已的策略,它只是接近秘密的一种方法方式。那种通过语言妄想昭示存在和神的只是海德格尔式的妄想。

  我们写诗歌和散文,都是在生活和现实本身中经历到的一种心态、情感和认识。把它们用语言间接说出来,但那丢失的宝贵东西谁知是多大代价?那体验的人难道不是比诗歌和散文更近于说出的本身状态吗?我们就在存在中,为何还要写诗歌和散文?推而广之,艺术在存在面前又有必要吗?答案很明显,没有。何谓艺术?存在包有了一切,因此最高的艺术就是存在,就是每个人现实的生活。生活就是艺术,处处是艺术,禅家参透了玄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