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酸菜血肠


□ 宋晓杰

  步行街上,欣欣砂锅店开业了。十点十分,是“胜利”的标志嘛,听我们老板说,是特意挑了那个时辰。果然,开局就够喜气。礼炮响过,仪式还没搞完,就餐的人们就一涌而进。这个城市的人有爱凑热闹的毛病,不管是饭店还是商店,刚开业会兴隆一阵子,人气旺一些,新鲜过后会如何,是红火下去,还是关门闭店,完全看它们的造化了。那天是大周末,又是入冬以来第一次降温,那种情况下开业,岂不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
  直到下午三点多,餐厅里才清静了些,我头不抬眼不睁地收了五个多小时款,眼冒金花儿,饥肠辘辘,只想快点儿吃一碗大米饭、喝点儿酸菜汤暖暖身子。好在这时候接班的玲玲来了。
  因为还有零星的顾客在就餐,我们店员只好找个僻静处就餐,这是店里的规矩。于是,我就找了靠近调味区的一个柱子后面狼吞虎咽起来。汤足饭饱之后,我才有心思回过神儿来看看餐厅里的各色食客。
  在我的斜对面,坐着一个老人。他也像我一样要了米饭和砂锅酸菜血肠,不同的是,他的对面,还放着一副碗筷,像是在等人。老人一筷子也没动,看得出他等得很认真。嘴里“儿子、儿子”地叨叨咕咕些什么话,我也听不清。他等的人大概是他儿子吧。我忽然也想起我的儿子,早晨我出门时,儿子指示过我:妈,我自己在家好好写作业,不过,下班时你要记得给我买肯德基!没办法,现在的孩子,什么都讨价还价。
  一个多月后,餐厅的营业就正常了,人也没有先前那么多了。但是,老人还是隔三岔五地来,每次来了还是点同样的饭菜,这样就引起了我的注意。那天,他坐的位置离我的收银台很近,我才听清他的话。“儿子,吃吧,吃吧,咱爷儿俩,天天吃血肠儿……”而他的对面依然还是空无一人。最后,他只动了几筷子就蹒跚着走了,而对面的儿子终于还是没有来。我在心里犯着嘀咕。
  我终于还是忍不住好奇对玲玲说了这事,“那我们就管他叫‘酸菜血肠’吧。”玲玲叮当当地笑了一阵后说,“你不知道,他是我们大院从前的邻居,一个疯老头儿,他儿子早死了……其实,那小子根本就不是老头儿的亲儿子,是他在火车站捡破烂儿捡来的弃婴。十几年他们相依为命,想想都不清楚他们是怎么活过来的。那小子死前在一个饭店打工,端盘子,拿了顾客吃剩的几片血肠儿,想给老头儿带家去,结果被老板发现了,说偷了饭店的东西,就被开除了。那小子也不敢回家,在外面转悠到半夜,可能是太累了,又有点儿伤心,不敢进屋,蹲在家门口就睡着了,谁知第二天早上被发现冻死了……”
  知道这样的来历,那天他交款的时候,我就小心翼翼地说:“大爷,您一个人吃不了这么大锅的菜,换个小砂锅吧。”
  老人歪着脑袋认真地说,“吃得了,吃得了,呆会儿我儿子还来呢。”这时,我看清他的眼神儿里有一种病人才有的凝滞的东西,不禁心里隐隐难受起来。
  日子过得真快,接近年底时,店里又忙起来,像刚开业那几天似的,我和玲玲不得不上整天的班,我在忙乱中不知怎么竟然想起了老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