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竿风月万竿情


□ 卢 苇




我不会钓鱼,也不迷恋钓鱼,但我喜欢坐在水边看朋友在钓鱼时眉飞色舞地谈论钓鱼。你想,人倚半江澄碧,竿动万千风光,绝尘俗,抚清纯,脑空心净,目远气灵,放浪形思,无拘无束,“临川欣投钓,得意岂在鱼”,该是一种何等美妙以至于不可言传的的境界啊。
所以,当朋友说出钓鱼是一种智者的运动的话时,我立即心悦诚服。我以为,这种智者的运动大致有两种形式,一种是掌握钓技,勤于实践,以求达到健身益寿目的的形体运动。一种是借景抒情,托物咏志,以求丰满兼善天下的抱负的思维运动。前者简单明白无须多说,后者复繁多变内容最助谈锋。请看以下诸语:“钓人不钓鱼,七十得文王”是姜太公的大智慧;“为将道业为芳饵,钓得高名直到今”是严子陵的高智商;“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是改革者孤芳自赏矢志不渝的表白;“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却又是一类孤独者的一己愁思,无奈的羡鱼之后接踵而至的往往就是化蝶鼓盆的虚无了;“严陵台下桐江水,,解钓鲈鱼能几人”粗看似在说古,细思实为喻今,画眉深浅无君可鉴,心中是早已充满了被人遗忘的困顿和凄凉的悲哀了,与那桐江钓鲈何干;“围棋已访云石生,把钓先寻急鱼滩”这是一种能人活法,是一种由急公好义堕身入急功近利的活法。套用眼下一句时髦话语来说,那就是抓住机遇,瞅准方向,尽情去享受每一分钟;“少年壮志悲寂寥,未忍沧江下钓钩”这又是一种活法,是一种斗士的风采。敢于直面失败的惨痛,明知终将寂寥却又偏不改初衷,是一种勇把青春赌明天的活法。诸如此类富有智者情趣的话语还有许多许多,如“闲来垂钓坐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老妻画纸为棋局,稚子敲针作钓钩”、“觅居行山影,披蓑钓月痕”、“一朝脱却金钩去,摇头摆尾再不来”、“太公钓鱼,愿者上钩”、“野老不识秤,只看钩上鱼”等等等等,每句话都勾勒钓者的一种形象,每句话都表达智者的一种思维,所以可以断言,在某种特定的意义上,钓鱼已远非只是一种简单的休闲活动,它其实已经成为一种因人而异,因时而变,蕴含丰富生活哲理的人性的陶冶和磨炼了。
然而,尽管钓趣万千,其乐无穷,我自己却只喜爱那其中的一点点散淡,向往着今朝弄扁舟,散发钓秋月的轻松快乐与自由自在。
岸堤长柳,塘堰绿荷,斜风细雨,明月轻云,故乡垂钓的智者们描绘的是一幅什么样子的画图呢?
我愿慢慢地走近它去细细地品味观赏。



晚唐诗人杜荀鹤有《溪兴》一首,其中写道:“山雨溪风卷钓丝,瓦瓯篷底独斟时。醉来睡着无人唤,流到山前不自知。”醉眼迷蒙的诗人神弛形散,连自己所乘之舟已被风雨从山后推到山前也茫然不知,真是写尽了钓鱼者无争无求的旷达闲逸了。
然而,倘若只是以钓论钓,心志均不在鱼的杜氏钓法当然毫无价值可言,真正值得一提的倒是咱们汉江钓者别具一格的钓技了。
汉江钓鱼,一般有静动两种钓法。前者坐而持竿,心如止水,意在眼前数尺,是真正的垂而钓之。后者立而挥竿,心随钩去,神系中流十丈,名为挎钓俗称挎鱼。两者相比,挎钓似乎更能动人心扉,引人遐想,强人体魄。因为,同样的面对着水动鱼动,垂钓者是以静待动而后起钓,挎鱼者却是以动求动先出钓。后者比前者已明显地多了冲刺性的主动了。而万事万物凡能生生不灭者,其根本原因恰恰就在于此。如今,汉江河上垂钓者寥若晨星,其钓法的日渐式微,也并非主动地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挎钓的先进性。......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