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衣食无忧


  我做了八年乞丐后,在石坎村的那个凉亭里对老爹说,爹,我想叫你爸爸。那时,老爹正拿着半个面包兴奋地啃着,听到我的话,他迟缓地转过头来,我看到他布满血丝的眼睛朝我眨巴了一下,接着又眨巴了两下说,不行!爸爸是城里人的叫法。我问,爹和爸爸不都是父亲的意思吗?老爹又迟疑了一会说,那你也不能叫,城里的孩子有爸爸,没爹,我们乡下的孩子有爹,没爸爸。

  我好像有点明白了,爹和爸爸还是两种人,关键是爹做不了爸爸。我从此就打消了叫老爹爸爸的念头。八年了,我和老爹一直在城里和乡下的话题上讨论。据他自己说,他进过城,对这一点,我深信不疑,不然他怎么讲得出那么多城里的东西呢?他说城里人进门就吃红烧肉,出门也吃红烧肉,大街上全是烤熟的鸡鸭鹅,城里的乞丐个个都是大胖子,为什么?

  老爹眼珠乌溜溜地看着我,你想想看,为什么?

  我想了很久,不敢肯定乞丐天天能吃鸡鸭鹅,而且还能吃成胖子,摇摇头反问老爹,那是为什么呢?老爹打了我一嘴巴说,笨!有得吃呀!

  我为此不止一次地向老爹要求进城去要饭,老爹总说,再等等。他似乎在等一个什么人,我常常看到他默默地坐着,眼睛看着远方,我也朝那个方向张望过,只看到石坎村前那条烟雨蒙蒙的小路。我想,或者有一天那条路上会出现一个人,然后我们就可以进城去了。

  我问老爹,那是一个什么人?老爹总是恶狠狠地瞪我,可每次凶完以后,他就给我讲一个故事,那是一个我听得会背的故事:

  “石坎村后有片橘林,一天,一个女人把一个屁大的小孩放在竹篮里,塞到那片橘林底下,孩子哭啦……”老爹讲到这儿总要扭头看我一眼,我会接过他的话说:“那小孩哭起来,山呼海啸的,响哩!”老爹呵呵地笑一下,接着说,“一个老汉听见了,跑上去,看见一只篮子,篮子里面就是那个小孩。老汉左转转右转转,想想是哪个狠心的娘把自己的骨肉扔了呢?万一孩子被狼叼了呢?他看到孩子被一块红棉袄包着,篮子里还有一张纸,写着字,一共七个字——孩子的生辰八字,别的就没啦。”

  每次说到这儿,老爹就骂:“求别人养孩子.米粉都不留一包,这个狠心的女人啊!良心给狗吃啦?养不了就再塞回肚子去嘛……”老爹总要气喘吁吁地骂上一堆,最后就一句话:“老汉终于把小孩抱走啦。”

  毫无疑问,这个孩子就是我,因为每次讲完以后,老爹就告诉我,“这就是你的身世!”我一直不明白“身世”是什么意思,以为身世就是类似这样的故事,但每次听老爹讲这句话,我心底会涌起像谜团一样圆型的惆怅,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有了个莫名其妙的习惯,喜欢一个人偷偷地跑到山上去喊,或许这些不知所云的愤怒,最远能让我那狠心的娘听见。

  喊完以后,我就没有了悲伤。我回到老爹身边就不厌其烦地问他一个问题,当时我真的什么也没留给你?老爹很生气,为了表示清白,他把衣服里三层外三层地剥给我看,说当时捡到我的时候,他还指望有个日后能相认的信物,后来他在我身上仔仔细细地搜了三遍,三遍哪!什么也没有。

  我怀疑当时我娘留了钱,老爹趁着我还没懂事把钱用完了,用完了找谁作证去?何况老爹就一个乞丐,不是一个高尚的人,自己都养不活,还有心思管我这闲事?

  我不明白老爹为什么总是对我重复这样的“身世”,每次他看着我总想培养起我对自己亲娘的思念,他老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问我,你还想你娘不?我摇摇头,说实话,娘是个什么样的东西我一直想象不出来。

  有时候,我和老爹坐在凉亭的草堆上,有赶路的女人经过凉亭,偶尔她们也会歇歇脚,等她们过去了以后,老爹会跟我说,刚才穿格子衣服的人还记得不?你娘就是她那样。久而久之,我觉得所有穿格子衣服的女人都是我娘,那种感觉很滑稽,所以等到穿格子衣服的女人在凉亭里经过,我都要大声喊她娘,有的被我吓一跳,然后朝我破口大骂,有的匆匆收拾起东西,拔腿开逃,我在凉亭里肆无忌惮地哈哈大笑,这种感觉很舒服,像大雪天后开了太阳,抖出一身的鸡皮疙瘩。

  老爹盯着我看上一会,他说,再大点你就不会是这样啦!我说,我偏不!我二十岁了是这样,三十岁还这样……老爹打断我的话说,你没有资格说二十岁三十岁!二十岁还这样,你还是人不?我白养你啦?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不说话了,是啊,人大了多烦呀!老爹总是跟我说,他老了要靠我。这是一个多么沉重的任务,我一想到它就觉得心里喘不过气来。

  第二天,我醒来时,老爹已经出去了,他大概还在生我的气,以前他从来都不丢下我,一个人跑出去的。我爬上了石坎村背后的山,在这里可以看到石坎村的全貌,那些像蚂蚁一样忙碌的人总喜欢在村子的巷子里钻来钻去,黄狗的叫声也从不停歇,我怀疑那些狗一旦不叫就会哑掉。

  老爹又去偷鸡了。在那片长满蕨类的坡地里,他逮到了一只黄泥色的鸡,我看着那只鸡在老爹手里扑腾几下,就被他扭断了脖子。我从山上直窜而下,兴奋地朝他跑去,老爹被我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把鸡飞快地塞到黄布袋中,一看是我,他松了一口气,压低嗓门朝我喊,别出声,快去和泥,到橘林等我!我“哦”地应了一声,飞一样地朝凉亭方向跑,那里原本有一家砖窑厂,做了一段时间后废弃了,黄泥很稠,做鸡少不了黄泥,我每次都到那儿去取。

分享:
 
更多关于“衣食无忧”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