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风尘坦途


□ 阿扎提·苏里坦(维吾尔族)

  我熟悉很多热爱文学的人,虽然他们看起来各自不同,但我信赖他们。如同我深信一颗饱满的谷粒是记录一滴汗水的另一种方式,艰苦的劳动必得收获。即便田野荒芜,尘世的收获渺茫,笔耕者还有一方心田可拥有。那些欣然奔赴在文字道路上的人,他们是怎样的一群人呢?他们有着赌徒般纯粹的气概,如阿赫玛托娃在深夜静候那手持诗笛的缪斯,她等待着她的来临,好像生命十分危险,以至于荣誉、青春、自由她都愿拱手奉上。他们的创作或许只是出于对文学对美的迷恋,萌生于被一则短章或一抹晚霞点燃的美的情愫。选择文学是选择了一条大道,一条通向真善美的坦途。
  大道必多阻,风尘且处处。一条正确的道路同样有可能伴随着一路风尘。对于民族文学的创作者,风尘多少卷携着来自地缘的沙土,有时它们会横亘在创作者的眼前,阻碍他们放眼更广远的世界。这是社会、经济、文化的差异影响到创作者观念、视角的差异。差异也可以带来动力。在物理学上,落差造成物体间能量的不均衡,从而产生运动。放在文学创作领域,差异的存在同样可以激发创作的力量。对于少数民族作家,用好差异而不是迷恋差异将决定你在这条路上走得多远。
  在途中,有时风尘的表现是盛大华美的,像某些人造景观刻意堆砌的盛大现实,以浮躁为砖,用名利作基,初出僻地的创作者很容易慑服于虚假的繁荣,但所相非相,包括那些装点的鲜花如今是颂歌的旨句,明天可能就会随风速朽。这样的成就与真正的文学坦途背道而驰。不要轻易被虚幻的华美所迷惑,根植于你脚下的土地,记录你熟悉的生活。
  最是绵延的风尘或许并不是外在的影响,它久居在我们的内心。缺乏同道的孤寂,对于坚守的质疑,打我们心底吹起的风尘难以止息。途中人所执正确的心念,是夜行人最可凭信的明灯,钱起说过“禅心顿自明”,这是僧家的开悟,创作人同样需要化度。善用对文学的热爱,这是一团注定混杂的力量,它不是短暂的热烈或旁观的冷静,用它点燃内心的明灯,小心地看护直到足以照亮你创作中最黑的夜。
  道路虽阻却从不少希望,文学究竟能承诺给我们什么?这实际是创作者对自己的承诺。人们说,想改变道路首先改变目的地,又说,对于没有方向的人来讲,什么风都是逆风。让我们来审视创作者的目的,墨西哥裔女孩桑德拉写诗读给病危的婶婶,婶婶说“继续写,因为它将使你自由”。写作终于使桑德拉父母打造家庭妇女的计划落空,写作使桑德获得了人格的独立和自由。
  我曾在南疆的一小小村子见识了另一种值得尊敬的写作。一位维吾尔族农民用比对待庄稼更虔诚的态度写了整整一麻袋的文字,从一朵阴云孵化一粒种子到一棵树独当一面风沙,文字为我们呈现了同样地忙碌着的一个村子。它高高地坐落在天空之上,俯身照看这个黄泥土地的小村,通过一管笔,从深厚沉郁的母体中汲取升腾的力量。这位朋友并不想发表他的作品以此换得什么,他引给我看他的文字就像查看他们粮仓一样自然。
  和这位朋友一样,还有许多创作者,他们因有着的各自的信仰,根本不去追问世俗的目的,但却目的明确,他们的创作是喜悦和丰实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