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文化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布宁与他的黄昏恋


□ 程鹿峰



1933年,伊凡·亚历克赛耶维奇·布宁成为俄罗斯第一位获得诺贝尔奖的文学家,他擅长诗歌、散文,中短篇小说写得也很出色。他的作品以描写帝俄时代贵族庄园的衰败,农村艰困的生活而广为人知。他的主要作品有短篇小说《冬苹果》、《兄弟》、《旧金山来的绅士》,中篇小说《乡村》、《苏霍多尔》等。
1870年10月,布宁诞生于俄罗斯南部沃罗涅什的贵族家庭。作为一位知名作家,特别是1933年荣获诺贝尔文学奖后,不仅在他侨居的西方,而且在前苏联他都是名闻遐迩的顶级人物,但是他鲜为人知的私生活,却坎坷、浪漫而颇有传奇色彩。
布宁15岁时狂热地爱上了邻居地主家的女家庭教师爱弥莉娅·费赫涅尔。他在1885年12月15日的日记中写道:“……我的心差点没有跳出来!她是我的!她爱我!噢,我甜滋滋地抓住她的纤手,紧贴上我的嘴唇!她抱住我的头按到肩上,搂住我的脖子,我在她的嘴唇上留下了炽热的初吻!”
情感丰富,容易冲动,动辄失态的布宁,难怪有人说他对“爱情的需要如饥似渴”。
除了少年时期为之萌生爱意的女家庭教师外,与布宁正式结过婚的妻子前后有三位,最后还有一位忘年之交的恋人。
布宁的第一位夫人名叫瓦尔瓦拉·帕欣科。婚后不久即弃布宁而去,留下的纸条上写道:“我走了,万尼亚(布宁的昵称),不要记我仇。”布宁真是痛不欲生,情感脆弱的他难以自制,长时间陷入痛苦之中。第二位妻子安娜·蔡克尼也没有给普宁以慰藉和幸福。他在给兄弟尤利·布宁的信中谈到自己的第二位夫人时写道:“她傻呵呵的,没有什么文化,像一只小狗……”话虽这么说,布宁还是爱安娜的,但第二次婚姻又是一次失败的结合。布宁在短时间内失去了两位心爱的女人。1903年在他著名的诗篇《孤独》中他描写了自己的痛苦。
……昨天你在我这儿,
而你跟我在一起却那么苦闷。
阴雨天的黄昏降临,
我觉得你似乎是我的妻子…
就这样吧,再见了!没有了爱妻,
我孤身一人,也得活到明春…
…我多么想在你身后喊一声:
“回来,我是你的亲人!”
可是,对于女人来说是没有往昔的,
分手了,我就成了她的陌路人。
算了!生上炉子,喝上两盅…
多好啊,要是有条狗在身旁。
这些诗句就是布宁的“阴暗的林荫道”(布宁曾写过《阴暗的林荫道》诗篇)。绝望的布宁沮丧地踽踽独行于他的“林荫道”上。然而他仍抱着希望,寻找着,爱情始终是他的指路明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世界文化》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世界文化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