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喧嚣中突围


□ 李 南

  在当今崇尚金钱的时代,快节奏的生活、快餐式文化的消费、互联网的介入,无疑都在一点一滴地消蚀着诗歌的抒情本质。在这样一个时代,诗歌该如何生存下来,如何介入当下并进行有效的突围?

  笼统谈论中国当代诗歌,话题似乎过大过泛,实为我的才力所不逮。下面仅结合我的写作,谈些不完整不成熟的体会。

  很长一段时间,诗人们纠结在“写什么”和“怎样写”的细部上。这其一关乎内容,其二关乎技术,接下来又是“好诗的标准是什么”等诗歌审美层面上奢望统一。而所谓“民间写作”与“知识分子写作”又是从诗人身份与写作姿态上进行了界定与划分。再加上诗人的社会身份不同、所属地域不同、历史因缘形成的圈子不同,凡此种种,几乎囊括了诗歌写作中诗人所面对的所有分歧。

  回首近百年来的中国诗歌历史传承,我认为,中国目前并不具备新诗的小传统,换句话说,新诗的传统还很微弱。我们所有的新诗资源,无一例外不是嫁接(杂交)而来。前些年的各种政治运动,使新诗基本处于断裂和停滞状态。打开国门后,各种哲学思潮和艺术流派一股脑儿涌进来,让人不免眼花缭乱。惠特曼曾说过一段令人深思的话,“对于任何一个国家包括美国来说,只有当它把自己所代表的一切体现在创造性的诗中,它的完整性与成就伟大的标志才显示出来。”

  自白话诗写作以来,历次诗歌的前行,无不伴随着精神的解放、语言的革新、创造能力的爆发。在当今崇尚金钱的时代,快节奏的生活、快餐式文化的消费、互联网的介入,无疑都在一点一滴地消蚀着诗歌的抒情本质。在这样一个时代,诗歌该如何生存下来,如何介入当下并进行有效的突围?

  对此,每个诗人自有每个诗人的理解。据我自身的写作经验和写作状态,我认为,实现自身的突破,至少应该在以下几个方面作些尝试:

  大胆地向世界诗歌学习。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我们的前辈诗人、译者从土壤上改良了中国诗歌,使中国新诗具备了雏形。直到80年代初期,大量的西方文化涌进国门,我们才发现自己这些年一直停留在冷兵器时代。不用说西方诗学理念对我们的冲击,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就单单是五花八门的诗歌技艺,也能带给我们感官上的享受。进入新世纪以来,相对成熟的诗人仿佛才感受到世界文化的强大影响力。反观我们自身的写作,却一直存在诸多雷区。一是自身被无形的枷锁所束缚,二是中国独有的文化钳制。“怎么写”似乎没有人去干涉你了,但“写什么”仍未得到彻底的解放,而在欧美国家,这个问题早已经不是问题。可以说,世界范畴内的多元化写作为我们打开了眼界。近些年来,不仅仅是欧美诗歌,还有阿拉伯国家、拉美国家,甚至非洲国家都大家辈出,令人目不暇接,看到了我们从未尝试过的表达与思辨。这正是我们的欠缺。

  汲取传统文化精髓。从《诗经》到唐诗宋词,我们的先祖无疑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文字,那些广泛的题材、丰富的情感表述及艺术的表现力至今今后人们只能望其项背。唐诗对于今天的诗人而言,是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峰,但每个今天的中国诗人却又没人能够绕过它,做到视而不见。那么新诗应该向古典诗词学什么,怎么学,哪些值得保留并光大,哪些需要舍弃并把其负面影响控制在最小化?这是个与个人悟性、修为相关的问题,也是一个汲取与扬弃的认知过程。

  正确理解当代性。物质文明的进程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为人类打开了新的感觉与经验,而新诗发展不可能停留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水平,甚至也不可能保持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水平。那么,是不是把现有时代的标志性“器物”简单写进诗中,就表明了表达了“当代性”?我认为这是个谬论。秘鲁诗人巴列霍在论及新诗的当代性时这样说,现代生活所提供的物质,必须被精神所汲取,再转化为一种新感性。尽管诗中不提“飞机”,但是它却以隐蔽的和无声的,然而有效的和人道的方式拥有其飞机的激情。这才是真正的新诗。除此之外,我以为新诗的当代性必须反映当代人所拥有的情感方式、表达方式,在诗中能够感知到诗人所生活的时代特征。

  强化独立性与异质性。拥有创新精神,这句话的频率太高了,几乎要成为过去时,但创新体现在诗歌写作中却是不可缺失的元素。正如阿波利奈尔所言,新的一切都在于惊奇。但同时一切探索、试验和创新都是冒险的,诗人们面临的是对自我的挑战,是对从语言到精神内核的革新,这需要耐力和自信。创新与把握当代性是交集的。诗人的独立精神与诗歌品质的独特是确认一个优秀诗人的标志。真正的诗人不是御用文人,他可以对一切指令性写作说“不”,甚至拒绝他内心抵抗的一切事物。他需要凭借他独有的生命体验来建立起强大的精神世界。诗人作品应如诗人本人一样,带着自己独特的个性,使人们从众多同质化的诗歌歌唱与喧哗中指认出来——仅仅因为他的写作是绝对的异质化写作——诗的题材与诗写手法的双重异质,从而,把文本的边界推向更为广阔的境地。不仅如此,一般来说,他在生活和创作中都会保持鲜明的姿态,不会被现世的利益所侵蚀,不会为愚蠢的赞美所陶醉,他对一切事物有自己的理解与认知,有自觉的警觉和抵制。

  承认并保持诗歌的抒情本质。如今诗歌的多元化写作已成为事实,没有谁来限制你只能这样写,不能那样写,因此,诗歌的表述方式也是相对自由的。但值得警惕的是,不论什么样的诗歌表现方式,诗歌的本质依然在于它的抒情性。至于抒情性的强弱甚或方式方法,与诗人的情怀、气质甚至血型有关,与诗人对生活与诗歌的感悟能力有关。我个人认为,抒情在诗歌中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素质,这一点无需多言,尽管“去抒情化”已经成为一种时髦的炫技之道。

  责任编辑王秀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在喧嚣中突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