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这是一个最爱他人的民族


□ 罗康隆

  撰文/罗康隆

  历史上侗族是一个没有经受过大的战争或大的自然灾害的民族,侗族文化不断在“扩散”,而不是由于天灾人祸的“迁徙”。侗族的文化扩散历程,造就了侗族人热心互相、热爱公益与互助扶弱的民族共性。

  我第一次去侗族乡村做田野调查是1984年,那时我刚读完大学一年级,利用暑期进入侗族村落——黔东南从江县的信地村。当地村民当时很封闭,问了我很多问题,甚至包括“当朝的天子是谁”。记得当时虽然是炎热的夏季,但山村里十分凉爽,晚上还需要盖上厚厚的棉被。白天,男人和小孩大多在风雨桥上玩耍,偶尔看到妇女在田间地头劳动。妇女的劳动量要比男人大,这是我当时难以理解的。侗乡的生活习惯、思维方式乃至建筑、服饰、节日等,都让我感到十分新奇。于是,我开始走上从事侗族研究的道路。

  我对侗族社会的研究尽管有20多年了,但仍然不敢做出一个明确的结论,因为我唯恐自己的研究结论对不起侗族的优秀文化。为了加深对侗族文化的理解与把握,二十余年来我每年都要到侗族村落做调查,我的足迹快要遍布三分之二的侗族村寨了。即便这样的行走,我依然难以对侗族文化进行深刻的理解与把握。从1995年开始,我选定了一个侗族村落作为长期观察的“田野点”,这就是湖南省怀化市通道侗族自治县的阳烂村。之后我发现一个“田野点”没有参照,对系统理解侗族文化显然不够,又在2005年把贵州黎平的黄岗村作为第二个观察点。有了这两个田野工作点,使得我对侗族和侗族文化的认识与理解有了更大的把握和话语权。

  “赞美他者”是侗人自省的力量源泉

  湖南省怀化市通道侗族自治县的阳烂村,坐落在一个低山峡谷中,背靠山脉,面朝河流,是一个典型的山脚河岸型侗族村落。河流自西南向东北围绕村寨蜿蜒流过,其入寨处为寨头,出寨处为寨尾,寨头有石墩水泥桥,寨尾风雨桥守护村落“福气”。寨中吊脚楼层层叠叠、鳞次栉比,鼓楼、戏台点缀其间,显得十分庄重,古井、芦笙坪更具特色,房前屋后密植瓜豆,果木满园,花黄果绿。水流之处,稻禾青青,鱼塘满布,塘上葡萄、瓜豆沿架而垂,白鹅水鸭在池中嬉戏。这样的村落布局结构并非天然偶成,它蕴含着侗族独特的民族信仰和审美原则。

  侗族人讲究“风水”、“龙脉”,他们相信一个村寨的“风水”、“龙脉”与村寨的兴衰有着直接的关系:风水好、合龙脉,村寨就能够人丁兴旺、风调雨顺、粮食丰产。侗族人按照自己的信仰和审美原则,在风水漏、龙脉阻的地方千方百计地进行修补,诸如修桥、立亭、建察门、栽树、改道、引水等方式,使得村落成为风水好、合龙脉的地方。侗族民众无论是建村立寨,还是起房建屋都严格遵守这一原则。

  赞美他者是侗族文化的一个品性,通过对“他者”的赞美与颂扬,检视自己的缺点与不足。侗族文化形成了一套赞美的机制,在侗族地区家族一村寨之间的赞美活动极为频繁,这是我在侗族家族一村寨之间的“月也”、“赛芦笙”、斗牛等大型活动中得到的认识。侗族社会赞美活动都安排在农闲季节,农忙末期或是农忙一过,就有一些人多势众的家族或家族一村寨向其他家族或村寨发信号——“送约”,要到某寨“多月”,也就是集体访问。一般“送约”与“接约”的家族或家族一村寨是有深厚友谊的。一旦某寨接到“约”以后,族长或寨老立即会召集族人或村民商议,如何迎接对方,做好充分准备。发出“送约”的寨子,前往参加竞争的主要为男女青年,组织成数十人乃至上百人不等的戏班、芦笙队、歌队、讲款队、说礼队等。

  一到约定时期,接“约”的村寨就要设置路障,“拦路”或“拦门”。把守“拦路”或“拦门”的人选必须是漂亮且能说会道的女性,要么是英俊潇洒能唱能说的后生。对方获准进寨以后,双方要在芦笙坪比试吹芦笙,跳芦笙舞,相互对歌、比赛背诵款词及侗族史诗等。接“约”的村民们杀牲设宴,隆重款待,有吃有剩,以对方有人大醉为快。村民为了显示自己的大方、热情、殷实,还要把对方“抢”到自己家里,要把家里最珍贵的食物拿出来献给对方。整个过程充满了“荣誉”的观念与“夸富”的色彩。

  侗族村寨之间的这种赞美活动极为频繁,以本寨为中心,朝着一个方向逐寨逐寨地去“赞美”。他们的赞美无所不包,可谓叹为观止:有赞美村寨风水好的、鼓楼高大古老的、姑娘漂亮的、老人健康的,还有赞美水井、石板路、寨门的,甚至还有赞美鲤鱼、赞美稻田、猪牛的。

  “互助扶弱”是侗族社会的运行机制

  在侗族村落里,高耸的鼓楼、精巧的风雨桥、典雅的寨门、别致的戏楼、青幽幽的石板路、长流不息的水井……所有这些建筑,都是侗家人世世代代自觉勤事公益的结晶。当我最初走进这些公共建筑空间的时候,这些建筑周围写满的密密麻麻的名字让我十分震惊,有的建筑上写有多达上万个名字,少的也有数百上千。这些名字后面不仅记下了各人所捐的资金,还记录了所捐的劳力、木料、石材、瓦片等。有的书写在木牌上,有的书写在纸上,有的刻在石碑上。其实他们的捐款都十分有限,多的不过百十元,少的只有几元钱甚至几毛钱。在侗族地区,所有的公共建筑单靠一个村落完全可以建成,但公共建筑体现的理念是“团结”,通过建设公共建筑,来缓解个人之间、家庭之间、家族之间、村落之间的矛盾,是润滑社会关系的润滑油。因此,一旦有一个村落新修或维修公共建筑,四邻八方的村民都要解囊相助。这样的风习代代相传。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这是一个最爱他人的民族”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