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倒单


□ 梁小哥

●梁小哥

  1

  光天化日的,于文丽晾晒的长筒透明丝袜说没就没了,这是第四双了。于文丽不知道为什么人家只偷她的袜子,为什么同样高档的内裤和胸罩却还在微风中飘着?这是一个奇怪的问题,于文丽知道她的丝袜对某人或某些人不是透明的,是有颜色的。一种让心跳加速、让头脑眩晕的颜色。这颜色就像阳光一样无色但很刺眼,归根结底的原因是这种无色光由七种鲜艳的单色光组成。

  十年时间说起来蛮长的,但过起来很短。三十八年都可以弹指一挥间,十年,放一个闷屁的工夫。在淮城的蟒蛇河大桥上,人们每天早上都会看到贾真我手里捧着一堆报纸,站在桥中央,不喊不叫。他只会时不时地重复一句话,我不是假的贾真我,我是真的贾真我。无论你买不买报纸,无论你机动车还是非机动车,都要减速慢行,不在乎这么一点时间。在淮城也只有贾真我一个人这样卖报纸,傻傻地站在桥中央,望着一个方向,但销量不差,最重要的是没人说他。偶尔有不知道好歹的小贩,也站在桥中央卖东西。总会引起一片骂声,傻逼,快滚,你阻碍交通了。再不走的话打电话让城管抓你。同样是人,差距咋这么大?起初他们都不明白,但渐渐地懂了。

  知识改变命运,老师讲的,没错。

  往事犹如一杯苦咖啡,这话太他妈的小资了。往事对贾真我来说就如一颗肿瘤,随着时间推移越长越大.只有苦痛,没有值得回味的香。这颗肿瘤不知道压迫到贾真我的哪根神经,使他老是对一句话情有独钟,我不是假的贾真我,我是真的贾真我。他就像在念一条咒语。有人说,贾真我是典型的自闭症。

  关于得自闭症前的贾真我是个什么样的人,王海卵和他的老婆于文丽最清楚。他们三个人是同学并且是好友。

  贾真我本来是他们那一届成绩最好的学生,可参加高考的第二天,因为贾真我太粗心把准考证弄丢了。在反复寻找无果的情况下,门口的外监黑下脸来,不让他进考场。贾真我望着早准备好的手表,希望它上面的指针能停下来,可感觉它们好像比平时更快了。按照规定,开考半小时后不管谁都进不了考场了。贾真我慌了,他开始语无伦次了,我是贾真我,我不会是假的贾真我,我是真的贾真我。上次市联考,我是我们学校第一名,不信你去问考场里的学生。外监说,我其实也相信你是真的贾真我,你联考是学校第一我也信,这些都可能是事实。但摆在眼前的事实是你没有准考证。我是教历史的,只看史实,不管辉煌还是失败,都会成为过去,孩子,从头再来吧!我希望明年还能看到你参加高考的身影。贾真我看着手表,半个小时已经过去了,他崩溃了,我不是假的贾真我,我是真的贾真我。贾真我狠狠地把手表摔在地上,手表终于停了下来,可是有什么用呢?时间不是某个人的,它是上帝的,人是不能主宰它的。

  当贾真我快被保安架走时,他平生第一次有骂人的欲望,他想骂那个外监老师,可不知道他姓什么。

  于文丽搞不清贾真我为什么会这么粗心,昨天考完前两场,晚上她和贾真我还有王海卵一起坐在草坪上聊天。贾真我表现得很兴奋,他能把试卷上每道题目都背下来,还对他们讲怎么解题。于文丽和王海卵好像两个傻子一样望着贾真我,不知所云。看来贾真我已经胸有成竹了,也许再过几个月他就要离开淮城,去一座大的城市,上一所好的大学,一去不回。于文丽打断了贾真我说,真我,你要是考上好的大学我们还是朋友吗?贾真我的眼睫毛一眨一眨,像个姑娘,于文丽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当然王海卵你也是。于文丽的脸通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