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指禅


□ 王立民

  1988年初冬,侄儿结婚,全家都去参加新婚酒宴。

  大哥住在城郊,那时这里叫动力区朝阳乡新发屯。屯,自然觉得远离市区,所以我很少去。

  婚宴在屯子临道一个叫“天目酒家”里办的,酒家不大,也还干净。

  只是酒家中挂了许多画。

  那时,画少用镜框,都用绫子装裱,在酒家里定是长年烟气熏着,看上去很旧。我自然把它当作一般酒家里的装饰。可我擦干了眼镜上的霜细一看时,不觉被画的高格所吸引,是指画,很大气,画山的泼彩,有张蝯意味,画梅的清寒,有汪巢林遗风。再上前一步,画上落款“吴野夫”。

  这乡村小店怎么挂这么多吴野夫先生的画?“这是我父亲画的。”店主是个比我年少的女人,这时见一身着黑棉袄的老人从厨房走出来,身体高大,走路却轻盈着,似飘然而至……

  “吴先生”、“立民哪”,我们惊讶地问候,但并不是很热情。

  那时美术书法界活动不如今天这么繁忙,朋友们见面也不深谈。但我知道吴先生是浙江人,解放前曾在杭州艺专得到过潘天寿的指点,精于指画。他像一个谜,后来不知怎么退休在哈尔滨综合牧场。我在哈师大美术系任教,系里一些老师们对吴野夫先生不大了解,也不太在意,隐约有些微辞,所以我和吴先生也处得平淡。

  其实我还真认为吴先生的画在当时画坛是前列,指画更好。但在黑龙江,他显得孤寡,或者叫孤傲。

  下午,我去了吴先生的家,门口堆着青瓦,听说是吴先生从山东曲阜运来的,准备盖天目山房,也是自己的美术馆的。

  我记得他画室不过20米,陈设简陋,一个画案比家常的写字台大一点,书不多,冷。我去过的北方农村冬天都这么冷。

  我们穿着很厚的棉衣聊天。

  1988年我31岁,吴先生1926年生人,长我31岁,整是62岁。一老一少就在寒屋里长谈,很真诚,聊到天色暗晚。

  我说“吴先生的画正是厚积薄发,处在变法的前夜”,他赞同,也很自信。他讲自己的经历,讲指画,脸上虔诚得很。八五年我入的黑龙印社,好像他对我这些很了解。谈我的印,赠我指书“破石惊天”四个字,真有些当年吴昌硕赠潘天寿“天惊地怪见落笔,巷语街谈总入诗”的情景。谈指画“现在画指画的人太少了,没入画这个画种就很难传下去呀。”

  我们都觉得意犹未尽,可到该点灯的时候了。郊区自己发电,电压不稳,灯更显得时明时暗,中间还停了大约有十分钟。停电时,吴先生眼神凝在窗上,一动不动。

  我们该告别了,他突然站起身,走到画案边,拿起一张和写“破石惊天”四个字一样的纸,比一般的宣纸厚的纸,他说这是浙江富阳山区一个造纸厂手抄的夹宣。用指蘸墨在纸的下方勾出一块大石一块小石,用扁刷吸了笔洗里的水染,又用手指点了苔藓。以指用赭石画了梅枝,用手指肚、白色点了梅花,题了“苦寒幽香。立民同志雅属,野夫指画。”盖了一个葫芦形的“吴”字印,左下方压了个白文印“乾坤再造”,印很重,右上方钤一随形朱文印“指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