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人的战争


□ 杨友泉

  一

  村长骑着电驴子出现在山凹口时,皮得心里一紧,村长是从不进山的,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呢?皮得这样想着,村长就慢慢放大,由一个金龟子那么大,慢慢放大成了正常人大小。隔着几十亩山地,就听村长嘴里不干不净地骂骂咧咧,好像树啊苗啊果啊的惹恼了他,骂路不好走,骂住这远干吗,日你先人!村长然后说,我就不信你会躲进乌龟壳里,你就是躲进十八层地狱我照样把你捞出来,你就是躲进东洋大海,“日”一声,把马甲脱掉,我照样把你认出来!村长把脾气牢骚发得尽兴了,已经来到皮得面前,这才说,皮得,你媳妇死球掉了,是被卡车轧死的。听说像球一样轧爆了,交警打电话来,让你去,你给我快点,说不定你还能说上一句话。

  皮得不晓得自己是咋个上车的,电驴子驮上皮得后,村长猛轰了两把油门,整个山坳震得发抖,皮得全身发软。村长说,你给我挺住,这最后一句话,是要说上的!

  皮得坐在村长后面一边死死抱住村长的腰,一边搜肠刮肚地想,瘦得竹竿样的媳妇,瘦得前肚皮贴后脊梁,里面没有多少气的,怎么爆得了?

  但是媳妇的确是爆了的。腹部炸开了,肠子喷溅出来,好像里面全是气,装着比皮得还多的气。

  立在一旁的交警说,还是来晚了,才断的气。这样吧,我们要把她收起来了。你签一个字。皮得签了字,但他还是没弄明白,媳妇肚里咋就装下恁多的气?这样想着,皮得立时就有愧了!皮得一直觉得只是自己肚里有气,自己读不上高中的气,女儿考起大学读不起的气,女儿打工回来再去复读、依然凑不够大学费用的气——这些气皮得以为自己肚里才有,自己爆了才应该,现在偏是媳妇。

  皮得跪在媳妇的脸边,只有媳妇的脸还是媳妇的,皮得在媳妇脸上又摸了一遍,确认是媳妇的,这才媳妇耶大哭了起来。

  哭了一阵,村长把皮得拉起来,你起来,村长说,哭几声就行了,不要老妇人一般,还有后事该你料理!

  交警早站在皮得后面,皮得一起身,交警就迎了上去,交警说,撞你媳妇的人已经被带到交警队去了。据当事人说,司机很早就鸣喇叭了,你媳妇听到喇叭后往边上走了一步,但接着就往路中央走,而且速度很快,像是冲着喇叭过去的——司机的这种说法,我当然不能采信,我还非常气愤,我处理过那么多案子,没有一个驾驶员像这样厚颜无耻的,我当时就给了他一个耳刮子!我对他说,有你这样说话的吗?

  但是,交警继续说,因为今天是街天,人流量大,见我们来了,从边上围了过来,我笔录了四人,四人的回答和司机的说法是一致的。他们说,看见一女的背着一只空篮,司机越按喇叭她越往路中央走,至少有十五个路边的人站了下来,有十个人大声喊快过啊!快过啊!他们以为那女人是要过马路,都惊叫着给她鼓劲,但是她突然停了下来!车并不快,但司机一点也不会料到她会在完全能穿过的地方突然停了下来!

  皮得听着听着有些不对劲,反问警察,你是说我媳妇是自杀?

  交警很年轻,眼睛扑闪扑闪着,一看就能看出是个很机警的警察。

  我没有这样说。交警说,我只是觉得有些蹊跷。不过你放心,该赔偿的还是要赔偿。

  皮得说要见那位撞死他媳妇的司机。交警不让见,交警不让见面是有前车之鉴的。半年前发生了一个车祸,村里人围住了肇事者,村里人看见好好的一个人,突然变成一团模糊不清的血肉,气愤不过,说了些过激的话。肇事者没有个眉高眼低,不晓得围住他的人都是一盆火,这一盆一盆的火,你不碰它,它一般不会害你。肇事者还想就那几句过激的话好好理论一下,这一盆一盆火就兜头朝他泼来,结果让他当场毙命。

  交警尽管全力保护肇事者,但哪里抵挡得住。一条人命整成了两条,处理事故的交警被上级处分了。这事件的经验教训是:不能让肇事者和受害人家属见面。切记!切记!后来就成了潜规则:不论在何种环境、不论在什么时候,都应严格遵守。

  皮得当然不晓得这样的规则,按照皮得的想法,就是想见一见这位肇事者,多高,是白是黑,长什么样?媳妇是咋迎上去的,真是她迎上去的?没有见着肇事者,尽管赔了钱,也有不明不白的感觉。好像媳妇是凭空死掉的,好像那钱是凭空得来的,好像这钱还不大干净。

  皮得就一天又一天往交警队跑,一天又一天被打发回来。皮得说你们总得让我见上一面。我不骂他,不打他,我就见一见他。

  他不在。交警说,或说跑车去了,或说关到狗洞里了。狗洞是县里的看守所,皮得不明白为什么要把看守所设在狗洞。

  要见他。皮得就一句话,然后在交警队办公室,从上班守到下班。皮得说,没有见到他,我媳妇就是凭空死掉,赔我的钱就是凭空得的,你们让我咋接受?

  就一直没有见到肇事者。

  皮得就在交警队的院子里拦下一辆警车,经过皮得几天的观察,那是交警队头头坐的。那头头生得平头大脸,虎背熊腰,其他交警见了他都要跟他打招呼,刘队早!刘队好!连进个门都要先让刘队进。皮得这天打早到交警队,见刘队上了车,并很快插入钥匙,打了火。这时皮得就几步走了过去,刘队以为皮得要过去,等了一会儿皮得还是站在车前,一动不动,知道皮得要耍赖。刘队按了两下喇叭,果然站在车前的皮得还是一动不动。

分享:
 
更多关于“一个人的战争”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