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换个地方去睡觉


□ 孙春平(满族)

  作者简介
  孙春平,满族,1950年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一级作家。曾被授予辽宁省中青年德艺双馨艺术家等称号。
  著有长篇小说《江心无岛》、《蟹之谣》、《阡陌风》,中短篇小说集《路劫》、《逐鹿松竹园》、《老天有眼》、《怕羞的木头》等,作品曾获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东北文学奖、辽宁文学奖、《小说月报》百花奖、“茅台杯”人民文学奖等奖项。另有影视剧本《欢乐农家》、《爱情二十年》等多部集。
  
  老贺每天吃完早饭,就一手提只小马扎,一手抓着老大的茶水杯出去了。茶水杯是那种最大号的雀巢咖啡瓶子,出门前丢进一捏茶叶,再斟满水,一上午就足够喝的了。早餐是亲家母给准备的,或者一杯牛奶两片面包,或者一碗大米粥加两个茶蛋,再来两碟小咸菜,挺好,真的挺好的。亲家母每次送到门前总是说,午间还是回来吧,想吃啥,告诉我一声就是。老贺说,你忙你的,别管我,晌午不定哪位老兄弟又拉着去喝酒,说说笑笑的难得啊。亲家母说,您总是客气。老贺说,在自个儿闺女家,还客气啥,您忙吧。亲家母便不再说什么,微笑着将他送出房门。他知道亲家母在笑,但老贺不敢直面那张也是布满皱纹的笑脸,因为那笑里含着同情,含着忧戚,似乎还含着某些一言难尽的愧疚。亲家母是个善良勤快的女人,把女儿和小外孙交给她,尽可放心了。但毕竟是亲家母,比不得家里死去的那个人,哪能安心总让人家侍候自己呢?
  小区里有一片大杨树,二三十棵,茂密的枝叶遮出一片阴凉,阴凉地里每天都聚了许多小区里的老头子,年迈的奔九十了,七十多的占大数,老贺是年轻的,也六十开外了。老人们谈古论今,纵横恣肆,南山打狼,北山擒虎,想到哪说哪。有不愿说或说累了的,便下象棋摔扑克,一边玩一边逗着嘴儿,玩时也多少带点输赢,但大家不说输赢,而叫填大坑。看看日头当晌了,不管是谁输的钱,一并抓在手里,呼朋引伴地坐进附近小饭店,围坐一桌,或啤酒或小烧,几盘下酒菜,也不多喝,说笑一番,带着微醺的快意,重回到阴凉地继续聊,继续玩。当然,多数老人是不介入这个圈子的,他们要回家去用午餐,饭后还要打个瞌睡,然后才重返回大树下。但老贺是这个圈子的积极参与者,他的象棋和扑克玩得都不错,输少赢多,但每次,他都呼朋引伴地拉上那些不好意思相随的旁观者,还时常主动掏出票子让服务员再多添两个下酒菜。老人们都夸这位新来的贺老弟挺随和挺大度。
  其实,老贺也有午睡的习惯,可眼下条件不允许,也就只好告免。他现在住的是女儿家。老贺自己的家是在省里南部一个城市的郊区,也是两居室的房子。但一个月前,老伴突然犯了心脏病,没等救护车赶到,人已彻底地走了,医生说是突发性心肌梗塞,难得救治。女儿挺着大肚子赶回去奔丧,女儿要临产了,而且已临近高龄产妇界限。本来,女儿早和老伴在电话里约定好,月子是请母亲去侍候的,到时老两口一块去。但老伴突然间就去世了,侍候月子的事就只好落在了婆婆的身上。返回省城时,女儿不放心突然之间就变成了老孤雁的父亲,非让他陪自己回家,说暂时变换一下生活的环境,待日后哀伤的心境缓解些再回去。老贺理解女儿的心情,便跟过来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