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忧伤的小松树


我已经等了将近半个小时了,仍然不见山羊子小小的身影出现在坡口下的小路上。我有些急了,拉开车门,从驾驶位上跳下来。
  风很硬,像铁一样从四周的山林呼啸而来,打在人的脸上,感觉像是被了耳光似的疼。我跳到一块土坎上,希望能望得更远一些,也许把目光拉长了,能够看见山羊子正在往来路上奔跑。但我能看见什么呢?小路隐进一片黑黝黝的松树林里,就算我爬上车顶,望见的也只能是一片黑压压的松树林,和刮过林子上的风。腊月寒冷的风。今天是大年三十了,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半。我听见刮过来的风里含有隐约的鞭炮声。在这些林子里,也许隔一座山,或者隔一片松林,可能会有一个已经生存几百年的小村子,三五十户,甚至上百户。这样的村子犹如星星一样洒落在大山里。
  我这趟班车是从祥光镇开往不央村的,一天一趟,一来一去。中午十二点半出发,下午三点到不央村的这个坡口下,下客后即刻返回,一路零零散散地拉一些乘客回去。大概五点半左右回到祥光镇。今天是大年三十了,返回的这趟车,除了风,也许不会再有一位乘客了。
  我站在风里点了三次烟,终于点着了。我心里有些着急,再不返回,家里的年夜饭就晚了,我答应儿子在六点前一定回到家里。但山羊子仍然还没出现在坡口下的山路上。其实我也打不定主意他今天会不会来,毕竟大年三十了。我决定再等半个小时,到四点时,如果山羊子还不来,我将返程。
  孩子,你在路上了吧?快点吧,跑快点!或者你还没出门,那就快点出门吧,越快越好!是不是你在路上碰见松鼠或者什么好玩的事情,忘记来坡口了?还是你在来路上给风绊倒,摔破了膝盖和手掌心?不,山羊子,我宁愿你是不来了,让我在这冷风弥漫的坡口白白等待,我也不能把你想成给风绊倒了,摔破了你的膝盖和手掌心。山羊子,孩子啊,你从腊月十五就开始来坡口了,今天,你怎么不来了?你等的奇迹就快要出现了,只要你让你的身影像变魔术一样突然出现在坡口下的山路上,你的奇迹就出现了。可你为什么不来呢?
  我已经抽第三支烟了,坡口下的小路依然空荡荡的,传来的鞭炮声更密了,一声一声的,仿佛在催我回家。我四岁的儿子在我临出车前,端着一把他妈妈给他新买的玩具枪,朝我一阵哒哒哒扫射,说,爸爸,你一定要在六点前回到家,我等你吃年夜饭。我上前一把抱住儿子,把头扎进他的胸口一阵亲吻。嘿,我的宝贝!我说。可眼下,我已经失约了,就算我现在马上返回,六点我也赶不到家的。况且我现在还在风里驻足远望,我快变成一棵松树了。山羊子呀!我在心里焦灼地呼唤。
  第三支烟抽完了,我终于失去耐心,我边跳上车边想,山羊子今天不会来了。以往三点我到达坡口时,他已经在坡口下,依偎在一棵松树下候着,那样仿佛他也是一棵小松树,一棵忧伤的小松树。我望了一眼车副座上那只鼓囊囊的袋子,心里有些难过。我掉转车头后,又不甘心地往坡口下的小路望去,还是失望了。我按一声长长的喇叭,再按一声长长的喇叭,就在我绝望地发动车时,我等到了我的奇迹,从没进松林的路口那里,奔跑出来一个小小的身影!
  山羊子!
  我在心里狂呼一声,捉住那只袋子拉开车门跳下车了。
  “山羊子,快,不然我可走了!你这个小傻瓜!”
  我朝坡口下激动地叫喊,并且高高扬起那只袋子。坡口下小路上的身影忽然不动了,站在小路上。他今天没戴帽子,刚把他显得有些长的头发扯起几个棱角。
  “山羊子,上来呀!”
  我又朝坡口下喊。山羊子在那棵他依偎了半个来月的松树旁站着,忽然起劲地朝我跑过来,跑到我跟前时,山羊子气喘吁吁的,小脸蛋不知道是给冷风冻红还是喘红了。这个五岁的小男孩瘦弱得跟三岁的毛孩似的。
  “不冷吗?”我摸摸他的头,看他套在有些脏的球鞋里的光脚问他。
  山羊子有些羞涩,声音细细地说:“袜子洗了,还没干。”
  “嗯,男孩子应该勇敢些,吃得苦,不怕冷,我像你这么大时连鞋子都没得穿。”我说。
  山羊子显然并不想知道我小时为什么没有鞋子穿,他抬头望着我,说:“你怎么知道我叫山羊子?”
  我哈哈一笑,说:“你先告诉我,为什么你今天迟到了?我已经在这里等你大半天了。你看,我都掉转车头,准备走了。”
  山羊子低下头,小声说:“我妈妈不让来,她说今天过年了,不让我来。妈妈刚才到山上的小庙烧香去了,我才偷偷跑出来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忧伤的小松树”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