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独龙江,那一刻我无语……


□ 张 鸿

独龙江,那一刻我无语……
张 鸿

这是一个梦吗?抑或是醒着?
对此我一无所知。
——约·冯·艾兴多尔芙

张鸿 一九六八年出生于辽宁大连,现为广东《作品》杂志编辑。从小当兵,可没打过仗;后读研,算是一个好学生;当过记者,但社会责任感太强;现专业为文,只让自己愉悦。从事散文和评论的写作,著有散文集《香巴拉的背影》。

面对独龙江,我失语。
从心底而来的一种畏惧,这是从未有过的。就是时至今日,我仍然不敢去回想。那一刻,很真切地感觉到灵魂之光黯然,那一束光不是以我个人之力能把握住的。
怒江的深处是独龙江。
独龙江就似她的名字,如一条孤独的龙卧在高黎贡山和担当力卡山之间,往西翻过担当力卡就到了缅甸,往北到了熊当村路分两条就到了西藏,一条经向红村往日东方向,一条经麻必洛村往察瓦龙方向。也许,这样一说就可以从地理位置想象她的所在。
在“独龙江”这个词出现前一定是会有“怒江”的。我不知道怒江这个词是从什么时候进入我的脑子的,可能就是因为地图、因为这个“怒”字,让我心生了不少的想象。那时,我就知道,我会走进怒江。二○○五年,我腾空,就想往怒江去,可是鬼使神差,我无聊地去了瑞丽,并当晚就飞回了昆明。
今年的七月,我到了昆明,本没有很坚定去怒江的打算,可因为很人为的原因,不由分说地,怒江就来到了我的眼前。从六库到贡山,第二天我就和小杨(一傈僳族师傅)进独龙江了。这一切的发生似乎有些身不由己但又是水到渠成。
一路的我,坐在小杨那改装的北京吉普上,是那么的欢愉。我视线中的一切是那么的不可“理喻”,大自然为何会在此生成如此之态?我对大自然的一切充满好奇,因为我的内心充盈着一种情感,这种情感常常会让我喜不自禁。我爱着,就像热爱眼前的这一块土地。
我对我的朋友说:我会安全归来的,因为有你为我祈福!是的,我坚信这一点,就如那一刻我坚信,我的四周有许多的大自然的神灵,他们一定在看护我,也一定会像我爱着他们那样地爱着我。
那时,我是愉悦的,愉悦得以致于事后想来真有一些与年龄不相符的幼稚。天上的白云、路旁的泉溪、直指云天的大树、以及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小动物,这一切都让我开心不已。小杨说,从贡山到独龙江的孔当村,他走了五年了,我是他遇到的第二个独行独龙江的女人。他是一个快乐的人,他说:你不是想和白云更接近吗?那你就爬上我的车顶,那里会让你更接近天空、更自由。
所有的不安全、路难行的话,对我没有任何影响,虽然这路况之差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遇到。泥泞和颠簸就是贡山到孔当这九十六公里的代名词。小杨一直教我,车颠时该怎么坐,而我却一点儿也不以为然。无力反抗那就快乐地享受。时不时,我除了下车拍照之外,就是帮小杨去搬石头填在车轮下,或者是车过豁口时,我下车自己走过,小杨说这是预防真的有“万一”时,能保住我的小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