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终点站(小说)


□ 韩宏蓓

火车终于启动了。
车站上喧嚷的人群被塞进了车厢,站台上一下子显得冷清了。随着站台的越去越远,车窗外的树疯狂地向后奔去。
她坐在车窗前,始终看着窗外,车厢内闹哄哄杂乱的吵嚷声她似乎完全没有听到。她左手握着一本书,右手的食指夹在书中,两只手使劲儿地压着,食指便变得胀白而有了些许的痛感。她不自觉地松开了手,但并没有把书放下,眼光始终没有收回,哪怕溜一眼发痛的手指。
咔嚓,咔嚓,咔嚓,火车似乎提了速,钢铁的车轮和钢铁的轨道摩擦发出的声音,像一把锋利的剪刀,一下一下地撕剪着她的心,不知道已过了多久。
咔嚓,咔嚓,咔嚓,她的心被这急促的咔嚓声剪得七零八落,感到胸腔内一阵剧痛,不由得抬手捂住胸口,紧紧地皱着眉头,她的生命似乎也被这咔嚓声剪得只剩下眼前的一点点。她不由得往里缩了缩身子,闭上了眼睛。她是从家里逃出来的,她不知道要把自己打发到哪里去。她奔到车站,这趟车就要开了,她买了终点站的票,就跳了上来。
她离开了这座城市,离开了父母,离开了孩子。她也许再也听不到母亲慈祥的唠叨,再也看不到父亲怜爱的目光,再也享受不到孩子小鸟依人的天伦。也许再见不到他们了,她的至亲至爱的亲人!孩子,尤其是孩子,她的血肉相连的孩子,能再见到吗?再见是什么时候?孩子会变成什么样儿呢?孩子的那双忧郁的眼睛连同那张幼稚的小脸便贴在她眼前的玻璃上。她的眼眶里窝了一汪水,她清楚地知道,随着她的离开,这儿的生活随之结束,这不仅仅是于她,于她的亲人,也随着她的最终离开而结束一切与她有关的生活。她感到从未有过的心寒,浑身也冷冰冰的了。
现在她带着一颗凄凉的心,随着火车的摇晃,跟随着火车奔向终点站。在她高中毕业的那一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得知了自己并非父母亲生,在她的追间下,父母亲口对她讲了她的身世。她的娘不堪忍受她爹的日日捶打吵骂,趁她爹睡着,用铁锤敲碎了她爹的脑壳,她娘也喝了老鼠药,留下了她这个孤儿。养父是她的大伯,把她从老家带到了这座城市,抚养长大。在那段灰色的日子里,在那伤心欲绝的处境中,她急切地渴望爱情,来修补心灵的伤痛。她饥不择食,迷迷糊糊地选择了他,不顾父母的反对,用了火箭般的速度,嫁给了他。
他是土生土长的这座城市里的人,从他爷爷那一辈就在这个工厂里工作。当初他的忠厚、体贴,让她有依靠的感觉,她以为他可以给她一个家,和她相依相伴。婚后,她渴望家温馨浪漫,渴望他出类拔萃,但她渐渐地失望了。伴随着失望,她发现了他的所有的恶习。他心胸狭窄,固执偏拗,懒散愚蠢。他从没有记住过她的生日,从没有在结婚纪念日送过她礼物,从没有对她说过一个爱字,只知道在厂里死干,几乎没有朋友,一点都不求上进……他的不修边幅,他对钱的斤斤计较,让她忍无可忍。她感到他不但没有给她一个温暖的家,没有给她一副可以依靠的臂膀,反而更增加了她的孤独凄凉。她尽着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改变他,但她无时无刻不感到自己的无能为力。她的任何想法、任何感情都不能与他相融洽。她感到自己走到了末日,每天只用躯体活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