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摘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爱犬情缘


□ 安那托里基姆


我用第一部书的稿酬在乡间买了一间半旧的小木屋,修葺一新后,就在这里完成了以后的许多重要著作。也就是在这间小木屋里,我有了我的奥兰,它是我的伙伴、同志,也是我作品的合作者。12年里,我们在乡间共同完成的著作,后来被译成22种语言,在世界各地发表。漫长的冬季,当整个乡村变得空旷而忧伤时,两颗互相依偎的心灵激发出无比的创作热情,奥兰和我,两个相互支撑的灵魂,战胜了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敌人—吞噬一切的孤独。
我曾一直梦想着有一条聪明听话、强壮忠实、勇敢无畏的纯种狗。我喜欢西伯利亚莱卡狗,读过许多有关这种狗的书。终于有一天,我有了一条这样的狗。它被带来时只有两个月大,是一个聋拉着耳朵的毛茸茸的小家伙。那天我正好不在家,但从我进门看见它的第一刻起,我们就喜欢上了彼此。我跪在屋子中央,轻轻地抱起它,而它则用温暖潮湿的舌头舔遍了我的脸颊,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奥兰三个月大时我带它去森林散步。在踏进茂密林荫的一刹那,奥兰抬起了头,两只原本软绵绵的耳朵第一次竖了起来,从此,奥兰就有了两只像小斧子一样竖着的耳朵。昂起的头和竖起的耳朵是一条良种猎犬的重要标志,这意味着奥兰已经作好了狩猎的准备。奥兰与生俱来地具有优秀猎犬的所有特质,不到一岁时它就追上了一条体积比它大许多的驼鹿,面对驼鹿硕大的前蹄和铁铲般锋利的鹿角,奥兰毫无惧色。西伯利亚莱卡狗是唯一敢向狗熊和老虎挑战的猎狗,奥兰正是这个部族中的一员。发现驼鹿和野猪时,奥兰会发出野兽般的咆哮扑向猎物,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它向前紧迫不舍,直到猎物筋疲力尽,发出哀号。一次,奥兰去追一头成年母鹿,凭经验,我知道此刻什么也阻止不了它,只能循着它的叫声跟随其后,走了不多久,便看到了这样动人的一幕:被迫得走投无路的母鹿,躺在悬崖下的小沟里,彻底放弃了反抗。而奥兰此刻却变得出奇的安静,它小心翼翼地靠近母鹿,好奇地在母鹿鼻尖上嗅来嗅去,就像在和母鹿接吻。
我把奥兰训练成了一条优秀的猎狗,但我却不是一个猎人,这是我对奥兰最大的过错我扼杀了与生俱来的捕猎天赋。因为我的缘故,那些本可以被奥兰猎获的动物得以逃脱,我只能用它们的幸存来安慰自己,因为从内心深处,我不希望这些动物被人们猎杀。有些人打猎并不是为了生计,却也寻找出种种冠冕堂皇的理由,什么热爱大自然,热衷于打猎这项古老的男性的运动。于是,在“热爱”和“热衷”的幌子下,杀戮就变得习以为常。人们用越来越精良的装备来猎杀那些极富灵性的动物。也许有的人永远也不会理解,动物的生命并不比人类低下,人类却在不停地用愚昧猎杀着智慧。
奥兰的一生中,始终不变的是对我伟大而无私的挚爱,而我却不止一次地试图改变它,这是我的第二个大过错。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终究意识到,我到底不是一个猎人,这对一条优秀的猎犬来说,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而奥兰却用最宽大的包容接受了我,心甘情愿地从森林回到家中,成了我最忠实无畏的守护者。在寂寥荒芜的乡村,奥兰无时无刻不陪伴在我身边。深夜,最轻微的声响都逃不过它敏锐的耳朵,如果有人向我们的小木屋走来,它便立刻咆哮着扑向窗边,提醒我可能发生的危险。散步时,它是我的开路先锋,它总是跑在我前面,赶走野狗,扫清道路。并不是每个迎面碰上的行人都可以靠近我,奥兰总会先回过头,用目光征询我的同意。很快,在附近一带的村民眼中,我和奥兰几乎成了传说中的人物,我的守护神赢得了村民的尊敬和喜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都市文摘》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都市文摘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