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白乌鸦


□ 安文新(彝族)

  闲下来没事,大伙要我讲个故事。好吧,温故而知新,就讲一段我自己亲身经历的往事……

  二十多年前,也就是改革开放初期,政府鼓励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确实也有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熟人老汪筹备了几万块现金,带着我和两个汽修工,到省城贵阳,打算买两辆二手卡车来继续跑运输。在贵阳我们刚找到一个落脚休息的地方,老汪就接到从家里追来的口信,说他老婆快要分娩了,有可能难产。

  于是,我们只得打消了买车的念头,马不停蹄地往回赶。到了县城,已是下午四点多钟,懒洋洋的太阳已经搭在山梁子上。这时的客运站上,空荡荡的没有一辆车,老汪急得直跺脚,头冒汗。突然间,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拍了一下我的肩头说:“你不是有个熟人,在这运输公司当头头?”他用手指了指设在车站大楼上的运输公司。

  “对,有个熟人,过去是在这运输公司当副经理。”我点了点头说,“不知道他现在还在不,听说他是个大忙人……”

  老汪说:“你上楼去看看,如果他在,请他设法帮我们弄辆车,如何?”

  “好嘛!我去碰运气。”老实讲,我觉得老汪有点儿异想天开。

  到了楼上,还没等我张口问,我就看见敞着门的经理室里,那个在埋头写东西的他,正是我要找的熟人,姓周,单名一个圻,平时大家都喊他的小名“周老四”,是当年我们一道学驾驶的同学,由于他聪明能干,文化程度又高,几年工夫,就被提拔到了领导岗位。如今改革开放,搞市场经济,当然还是他胆子大,首先拍着胸脯站出来,承包了这家国有的运输公司,管着上百号人和几十辆客货车,真是不简单。不过,听说此君“手爪爪”抓得紧,自家婆娘娃儿坐车也要喊买票,有一次驾驶员看在他的面上让他的丈母娘坐了一趟“白车”,还被他给狠狠地训了_一顿……

  他听到有人进屋,刚一抬头,看见是我,赶忙搁下手中的笔,站起身来,紧紧握住我的手说:“是哪股风把你吹了来?你这个难得见面的大忙人。”

  “穷忙,忙得把‘吃饭碗’都弄丢了。”我只得实话实说。他明白,我讲的“吃饭碗”指的是汽车。

  他爽快一笑说:“肯定是鸟枪换炮发财当老板了吧,还想来骗我,是不是?听说,你老兄和一个姓汪的合伙开了家汽修厂……”

  我连忙摇头解释说:“是人家老汪自筹资金开的,我只是个混口饭吃的跑腿罢了。”接着,我怕把话题扯远了耽误时间,只得厚着脸皮将要求相告。

  他听了之后,皱着眉头想了想说:“你是看到的,一辆车都没有,全都按时发出去了,最早恐怕也要等到六点以后才会有返程的。这样吧,在后院的停车库里,有一辆昨天才停下来准备进保的客车,我今天早上还试开了一下,再跑几十公里不成问题,油也够,你就把它开去吧!姓汪的既然是你的熟人、好朋友,就请他顺便帮帮忙,把车给保养一下,然后通知我派人来取,如何?说话算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