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她在东莞:边城过年


□ 丁燕

  1

  这个春节,我将自己从东莞樟木头送回新疆哈密,和父母一起过。

  每一个年,都让人变成新生儿,要把某种安慰,均匀地平摊开,分配给每一个角落的人。被抛弃的人找到床,被放逐的命运变得轻柔,一切充满暗示,寓言重生。年,带来某种遥远的安慰,发出回家的召唤,让即将到来的春天,绿意浓烈。

  腊月二十八清晨,笃笃声响起,低沉、连续、均匀,将我从梦中唤醒。那是父亲在剁馅。新磨的刀,穿过天山羊的肉,落在松木案板上,一下又一下,编织出的声音网……那声音闷在小厨房里,却很有力量,熟门熟路地,爬上我的耳膜,将我拽醒,像一张帘子哗啦撩起,一束光透了进来,尘封在体内的某个隐蔽处,被豁然打开,我看到那个女孩,六岁,也在这样的年前,清晨,被笃笃声唤醒,发现大炕上只剩下她,父母已在灶间忙碌,她愣怔地想,别处的人,过着怎样的年?

  那女孩穿过时间之墙,覆盖到此时此刻的我身上。

  我的童年是突然中断的,而不是一天一天逐渐结束。我沉默地离家,在异乡生活,直至多年后返家,被时钟指针般的笃笃声唤醒。多年后我终于发现,世界远比我心中怀疑的更遥远,更无法触及,更令人迷惑……我已无路可走。当我把青春的热情毫无保留地消耗殆尽时,我像空壳、碎屑或皮囊,柔软而空荡。我从来都是一个人。一个人决定,一个人出行,一个人扛起后果。我于春节前一人返家的举动,是一种抵抗,一种筑梦,还是一种对残缺的弥补?血液在我的心头汹涌进出。离家越近,越被割裂和撕扯。像一只猫,悄悄透过岁月的围篱,朝那些阴暗下来的小窗户里窥视,我期待看到童年时的自己。

  2

  厨房里,肉馅已从大号搪瓷盆中冒出尖顶,大量剁碎的葱花搅拌进去后,生鲜味让人像一瞬间钉在十字架上,眼泪哗啦泻出。我无法告诉父亲,并非所有的美食,都必须由肉泥构成。他固执而老派,认定春节前剁馅,炸丸子,包饺子,是先人留下来的传统,不可更改半分。于是,我学着他,用手指捏起一团含混物,放人掌心,轻轻揉搓,团成瓷实圆球,那球滚动时,发出轻微的嗤嗤声,传导出某种兴奋……厨房不再逼仄、简陋、凌乱,而被人造的喜庆统领,那混合着各种调料,让肉味越发浓烈、尖锐的气息,满满当当地塞住鼻孔。

  丸子团好,放入抹过清油的盘子,一个挨一个,一群粉嫩的乒乓球,环绕着我们。少顷,阳光从窗外新雪中射进,让小球像灯泡被拧开,拱出光晕,让我和父亲,像表演者,演绎关于幸福的画卷。此时此刻,无论城市或乡村,每一个角落,人们都在为自己准备食物,所有的孤独、衰老和贫困,都闭口不提,这是穷人也被允许享受的时刻,哦,节日,就是穷人在人多势众的依仗下,进行的某种和日常状态完全不同的……犯罪。我被无数个小团圆包裹着,感觉每个小丸子都是一句承诺,一扇窗,让人看个够,闻个够,尝个够,但又不仅仅局限于此,在品尝到某种甜蜜的滋味之前,有一种更高的美感,彻底超越了口腹之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