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由中国菜名的英译说起


□ 张恩和

由中国菜名的英译说起
张恩和

报载,为了迎接在北京举行的2008年奥运会,为了让外国朋友真切准确地了解中国文化,有关方面准备请专家商讨论证,对一些中国菜名以至街道名重新译定,出发点和基本原则是既要让外国人看懂,又要让他们感受到中国文化的底蕴。这自然是一项很实在又很有意义的工作。
中国饮食文化之发达,可谓世界之最,素为国人骄傲自豪。别的不说,单说菜名,从正面讲,真是丰富多彩,五花八门,而从负面看,有些菜名不用说外国人,就是中国人也感到如坠烟雾,不知所云。即如最普通的菜“四喜丸子”、“红烧狮子头”,国人大都知道那不过是“四个油炸猪肉丸子”和“红烧大猪肉丸子”,但要直译成英文,恐怕就会让外国人感到惊讶:“四喜”,什么“喜”,哪“四喜”?“狮子头”,连“狮子”的头你们都敢吃?也吃得着!至于雅一点的菜名诸如“游龙戏凤”、“美女出浴”、“佛跳墙”等,就更没法译或译了也没法让人看明白了。有人把“蚂蚁上树”(一种十分大众化的菜,即“肉末炒粉丝”)译成“一堆在爬树的蚂蚁”,把“童子鸡”译成“还没有性生活的鸡”,不但让人感到骇怪,还不免有点不伦不类。
除了菜名的对译,有些道路、机场和公共设施的英文标志,也常让人啼笑皆非。例如,机场紧急出口处标明的“平时禁止入内”的告示牌,相对照的英文却写成No entry on peace time(和平时期禁止入内)。中华民族园本是介绍各少数民族文化习俗的公园,牌子上的英文却被写成Racistpark(种族主义者公园)。此外,由于繁体字中的“幹”和“乾”同简化成“干”字,因此,一些中文标志牌上的“千”字就常被翻译成不雅的****。如北京某菜市场的“干果区”,英文告示牌上就写成Fuck the fruit area,意即可与水果做爱的地方。还有的卖场“干货”的标志,对照英文直接翻译成Fuck Goods;“干面”被译成Fuck noodle;而免洗杯、免洗碗等“一次性用品”,则被翻译成A TimeSex Thing(一次性交行为的东西),就不只是让人骇怪,简直是令人喷饭了。

由中文对译成英文(或其他语种),不纯是技术问题,还关系文化观念的差异,是更深层次的问题。真要“让外国人看懂,又要让他们感受到中国文化的底蕴”,恐怕不是一件易事,无法不让人心存疑惑。
中国人喜欢虚饰浮夸。无实事求是之意,有哗众取宠之心。明明东西不怎么样,却要取一个美轮美奂的名字。这样做的出发点和结果是迷惑别人,欺骗自己。最典型的例子是所谓“珍珠翡翠白玉汤”。这有一个故事,说是慈禧逃难西行,一路十分狼狈,有一次饥渴难耐,要一户穷人提供点饮食,这穷人哪有什么好吃的东西,只好把自己仅有的一点糊口的杂粥奉上。慈禧喝后大喜,说民间哪得这样的好吃食,问叫何物。太监不敢直告,便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是“珍珠翡翠白玉汤”。结果龙颜大悦,说:“没想到现在老百姓生活还这样好,能吃上连我都没吃过的这样好的东西。”其实,这好吃的杂粥不过是由玉米面、烂菜叶和豆腐混在一起而成。这自然是个故事,事实上许多菜名听起来美不可言,材料却很一般,做法也十分平常。而实际生活中,从来“金玉其表,败絮其中”的物事、工程、头衔、政绩……举不胜举,说不尽说,哪怕里面是豆腐渣,表面上还是要粉刷得光彩照人,花枝招展。其结果,是在美丽的名词下面掩盖着并不美丽的真相。而这,也和中国人好面子有关,外国人哪知道我们苦心孤诣的这套本领和手法呢!
汉语的丰富性和表现力也实在太强,一件事经用汉语表达可以妙笔生花,形态万千。前些年,明明是“失业”,可媒体不直说,偏生造出新词日“下岗”、“待业”,明明是“青少年犯罪”,却绕来绕去偏说成“可教育青少年”。似乎这样说,我们就没有“失业”,没有“青少年犯罪”。要在国内,人们倒能明白是那么回事,可要译成外语,却叫人家怎么明白?
又中国人的等级观念太强,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不可比的。同一件事不同级别的人做,必须用不同的话语。譬如同是到一地参观访问,一般人只能说“访问”,或者说“参观”、“观光”、“游览”,可官员去就得说“调研”、“视察”;同样是在会上说话,一般人只能是“发言”,官员则必须称“讲话”,甚至是“重要讲话”。二者分得一清二楚,不能混淆,更不能颠倒。这真不能不感谢咱们老祖宗精明能干,把汉语创造发展得极为严格精细.甚至连“死”这样一种所有人都必然拥有的“待遇”,也造出了不同人的死有不同的说法:皇帝死日“崩”,诸侯死日“薨”,大臣死日“不禄”,草民死只能称“卒”或“澌”(死);此外还有许多不体面的死如“毙”、“瘐”等,这在过去,均不得有丝毫差错。就是现在,也还有许多说法:“死了”、“老了”、“走了”,有身份者说法更雅,什么“仙逝”、“大去”,什么“驾鹤西去”、“魂归道山”,这些要译成外语真不知该怎么译,译了人家又怎么看得懂。看看迄今在世界各地广为运用了多少年的英语吧,便觉得他们实在粗疏得可以。就我所知,英语表示“说话”意思的也就那么几个词:say(说),Speak(说话),speech(演说),Talk(谈话),Tell(告诉),Dialog(对话)等;而“死”也不过是Die(作动词)和Death(作名词)。用我们的观点看,其不讲究也实在到了太粗放太含混的程度。这不由我总是怀疑:欧美人搞了那么多世界领先的发明创造,怎么就多“创造”几个词也懒得费劲儿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